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徐霞客情倾天台山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葛云高  2019年4月11日

  

徐霞客是著名的旅行家、文学家、地理学家。他自幼喜读古今地志,一生未入仕途,志在游历祖国的大江南北,他历经34年旅行考察事业,撰成60余万字的《徐霞客游记》一书,他被李约瑟称为“千古奇人”。就是这样的一个千古奇人,在他游历的名山中,唯独情倾天台山。在他的《徐霞客游记》一书中可以看出端倪,大凡的名山是游历一次,游二次的只有黄山和雁荡山,可对天台山游历三次,而且还将该山作为《徐霞客游记》篇首,这是为什么呢?我想是儒、释、道三教思想在天台山上影响着山水风光和人文景观。儒教学说为天台山增添了血肉,佛教思想为天台山注入了灵魂,道教理念为天台山提供了筋骨。有了血肉,天台山才风姿从朗,光彩照人;有了灵魂,天台山才鲜活,才具有无穷的魅力;有了筋骨,天台山才有了生命。因此徐霞客先生三次游天台山,就是这个原因吧!现我略叙儒、释、道三教在天台山上之事。

 

儒教学说为天台山增添了血肉

天台山,陶弘景(456536)在《真诰》中说:“山高一万八千丈,周八百里,山有八重,四面如一,当牛女之分,上应天宿,故曰天台。”早以雄俊秀丽闻名于世。东晋以来,这里就是中国山水文化的发祥地。东晋文学家孙绰(314371)在《游天台山赋序》中写道:“天台山者,盖山岳之神秀者也……其俊极之状,嘉祥之美,穷山海之瑰宝,尽人神之壮丽矣。”开中国历史上山水诗之先河的谢灵运也到过天台山,他在《登临海峤初发疆中作》诗云:“瞑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高高入云霓,还期哪可寻?”

唐代时,天台山的秀丽风景曾让众多的文化墨客为之神往。有人统计,《全唐诗》收录诗人2200多位,其中312位天台山走过,有赞美天台山风光的诗。特别是李白从“此行不为鲈鱼脍,自爱名山入剡中”“辞君向天姥,拂石卧秋霜”,到“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云”,三入越中,二上天台。并写了脍炙人口的传世佳作《梦游天姥吟留别》。而且还对天台山上的琼台赞赏备至,他在《琼台》诗中写道:

……

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云。

碧玉连环八面山,山不亦有行人路。

青衣约我游琼台,琪木花芳九叶开。

天风飘香不点地,千片万片绝尘埃。

我来正当重九后,笑把烟霞俱抖擞。

明朝拂袖出紫薇,璧上龙蛇空自走。

另一位是杜甫,他20岁时就入台、越,游览忘归达四年之久,可见天台山的魅力了。

东晋大画家顾恺之,刘宋时著名的山水诗人谢灵运,唐代的孟浩然、刘禹锡、元稹、刘长卿,宋代的苏东坡、陆游、王十朋等都到过此山,也都留下咏天台山的诗作。徐霞客对他们的是推崇和敬仰的,因此对他来说天台山的地位高于其他山。如若徐霞先生在天有灵,现在天台山作为“唐诗之路”旅游线,他定能感到欣慰的。1985年底,中国唐代文学会、中国李白研究会会员竺岳兵先生,将这条著名旅游线定名为“唐诗之路”,并得到学术界的认同,成为我国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的又一文化旅游品牌。

华顶峰是天台山的主峰,海拔1138米,因它挺立于东海之滨,就更显得依天独立,崔嵬峻极。华顶峰下,相传王羲之(303361)东晋书法家,官至右军将军,会稽内史,人称“王右军”,《兰亭集序》是其有名的作品。他曾在峰下石洞中写《黄庭经》,后该洞命名为“黄经洞”。洞边有墨池,他在这池子里洗过笔砚。华顶峰下有“太白读书堂”,相传李白曾在此读书。国清寺内藏有刘伯温画的猛虎图,相传这只虎还斗败原国清寺内早年茂的一幅《卧虎图》的卧虎呢。寺内还有唐柳公权所书“大中国清之寺”题刻。有王羲之独笔鹅字碑,堪称都是国宝级文物。

天台山脉向东伸延有“江南第一奇山”之称的梁皇山,是以皇帝命名的山。明崇祯《宁海县志》载曰:“旧传梁太清(547549)末,侯景作乱,陈霸先兵起,有王子避地于此,故名。”南宋时,相传梁皇寺内王十朋苦读经年,绍兴二十七年(1157)上京赴考得中状元,官至龙图阁学士。梁皇寺前有“洪忠宣生祠”,祀的是宁海主簿、后官拜尚书右仆射的洪皓,被人称为“宋之苏武”,因勤政爱民,宁海百姓为之建造祠祭祀。明代大儒方孝孺先生游梁皇山后,曾有“或闻龙吟憩石泄,或听鹤唳游梁山”之句。

天台山东延山脉王爱山的命名,始于随开皇九年(589),隋文帝派兵下江南,灭陈统一全国时,陈后主之子吴兴王胤举家南逃。到此山岗,见区位偏辟,土地肥沃,风景秀丽,遂定居,以岭头陈名村,故命此山为王爱山。而且还是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的《孟姜女的传说》发祥地。徐霞客对该山有“王爱我也爱”之情,二次游历。

以上可以看出儒家文化在天台山上积淀深厚,是闲适人生,润泽人生之山,难怪徐霞客产生出对该山情倾厚爱了。

 

佛教思想为天台山注入了灵魂

天台山是我国佛教天台宗的发源地。天台宗创始人智顗(538598),俗姓陈,字德安,颍川(今河南许昌)人。他的父亲是南朝梁的益阳侯。陈灭梁,智顗家属离散,他十八岁就投湘州果愿寺出家。23岁到光州大苏山拜慧思为师,修行法会三味。陈太建七年(575),他到天台山修建草庵,陈宣帝赦令当时天台山所在的始丰县(即今天台县)以租调供寺用。隋开皇十一年(591),受“智者”的称号,人们称之为“智者大师”。他在世时,共造大寺35处,度僧四千余,传业弟子有32人。他死了以后,杨广派人按照他的遗图在天台山下造寺。登帝位后,在大业元年(605),又颁赐“国清寺”匾额。这就是天台国清的来历。

唐贞元二十年(804),日本僧人最澄和定海等作为“入唐请益天台法华宗还学生”,来到我国,从天台宗九祖湛然的门徒道邃、行满学台宗教义,并依道邃爱菩萨戒。第二年,最澄等携着经籍回国,并在比睿山开创日本天台宗,这就是“台宗东传”。

国清寺南宋孝宗时的参知政事洪适有诗赞它说:“物外千年寺,人间四绝名”,四绝是指齐州的灵岩寺、南京的栖霞寺、荆州的玉泉寺和国清寺。

国清寺大雄宝殿中的释迦牟尼像系青铜铸成,十八罗汉系楠木雕刻,均为元代文物。还有宋米芾所写的“秀岩”及明董其昌所书的题刻。

方广寺位于石梁景区,始建于东晋,是五百罗汉应真道场,唐高僧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佛言震旦天台山石桥方广寺,五百大罗汉居焉。”

高明寺在天台城东北10公里太平山麓,寺宇依山建筑,分313院。方丈堂中有椤严坛,为传灯结侣行道遗迹。西方殿壁嵌明万历年间董其昌所书《椤严海印三味坛仪碑记》。

梁皇寺位于梁皇山景区,始建于唐武德五年(622),初名资福寺,宋改崇福寺。宋代高僧遵式,宁海人,叶姓,字如白,小住宝云洞,天台宗,后讲法于杭州的昭庆寺,学者数以千计,赐号慈云。北宋雍熙年间他曾在梁皇寺前建造砖塔。相传梁宣帝的王妃,在逃难时带来的《梁皇忏》就留在梁皇寺中,得到后来僧人的传承,名扬四海,成为中国佛教之经典,为国内各大寺院必做的一大佛事。

王爱山有王爱西跳的《蒋氏宗谱》记载,三国名将蒋琬的后裔蒋硕,于公元266年由四川隐居王爱山,地名因姓氏为蒋山。南北朝梁天监中,后裔蒋政曾舍宅建永乐寺。寺内保存着“浙学先河、理学先声”的宋罗提刑适撰写的《永乐院碑记》。

天台城西北七里有赤城山,是济公活佛的故里。民间流传的许多关于他的美丽传说,成为家喻户晓,雅俗共尊的历史人物。

除了以上大的寺院外,天台山上还有很多寺院和庵。有筋竹庵、筋竹岭庵、弥陀庵、华顶寺、天封寺、中方广寺、下方广寺、慧明寺、天兴庵、宣云庵、大百万寺、万年寺、明岩寺、护国寺、慈云寺、通元寺、碧云寺等。徐霞客三次游天台山,总共是19天时间,但他住宿寺院和庵就有9夜,体现出佛教的广结善缘。使他感受到佛教文化有其独特的魅力,并与中国传统礼教和伦理观念逐步融合,占据着碧玉连环天台山的地位,因此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往来天台山。

 

道教理念为天台山提供了筋骨

天台山上终年云雾缭绕,草木丛生,药材丰富。在魏晋南北朝时代,曾建有大规模道观,道教徒认作养生、采药、炼丹的“洞天福地”。“赤城山洞”就是道教“十大洞天”之六。十大洞天,道教称神仙所生活居住的名山胜地。宋张君房《云笈七签》卷二七引唐司马承祯(647735),《天地宫府图》:“太上曰,十大洞天者,处大地名山之间,是上天遣群仙统治之所。”十大洞天是:第一王屋山洞、第二委羽山洞、第三西域山洞、第四西玄山洞、第五青城山洞、第六赤城山洞、第七罗浮山洞、第八句曲山洞、第九林屋山洞、第十括苍山洞。

据《天台山志》记载,生活在东汉末于三国孙吴时期的著名道士葛玄就到过赤城山。葛玄(164244),字孝先,三国时山东琅琊人,迁江苏丹阳句容。据晋千宝《搜神记》卷一载:葛玄从师元放()爱《九丹液仙经》,修炼成仙。他是道教天台派、神仙学说的创始人。唐玄宗于开元十年(722),致书居住天台山桐柏宫修道的天台道士司马承祯,称台岳为“葛氏之天台”,指出台岳是葛氏创立道源名山。

梁朝的陶弘景(456536),他性好著述,老而弥笃,“尤明阴阳五行,风角星算,山川地理,方图产物,医术本草”,曾注《本草经》,又撰《药总诀》,增补葛洪《肘后救猝方》作《肘后百一方》。 他遍历名山,寻访药物,也到过天台山。宋朝熙宁年间,张伯瑞(9871082),也在天台山炼丹,他是道教全真道紫阳派的祖师,称紫阳真人,为南五祖之首。

道教是中国汉族土生土长的宗教,以多神崇拜,神仙可求和用方术修炼以追求长生不死,登仙享乐及用祭祀斋蘸,以祈福免灾为主要内容和特征。道教在天台山上主要有“天人合一”的整体观和“清净无为”的养生观。道教还在天台山留给后世一项珍物,是华顶云雾茶。为天台山提供了筋骨。

据《天台山志》:“葛玄植茶之圃已上华顶峰。”华顶云雾茶质地芳香某醇,久享盛名。天台山的茶籽,如同中国灿烂的古代文化,也飘洋过海,传到日本。最澄在唐贞元二十年(804)从筑紫(福冈)出发,经过大风大浪的历险,于同年九月到达大唐明州(宁波)的海岸,经台州。在台州剌史陆淳的护卫下,登上向往已久的天台山国清寺学佛。师从湛然大师弟子天台七祖道邃及行满,明代静尘大师《问茶品佛》明确记载,次年回国时,最澄带带去天台山茶叶与茶籽,种在近江(滋贺县)比睿山东麓日吉神社的旁边,成为日本最古老的茶园。

南宋孝宗年间,日本荣西(11411215),他二度来天台山,乾道四年(1168),作为留学僧来中国学佛。淳熙十四年(1187),第二次来天台山,在万年寺师事万年圭虚庵怀敝,留居二年五个月,其间荣西深入万年山,石梁一带茶区,了解种茶、制茶技术和煮茶泡茶的方法,茶道文化及其功效。绍熙二(1191)荣西回国时,将天台山华顶云雾茶籽带回云,在他登陆的第一站九州平户岛上的富春院,撒下天台山的茶籽,使茶树在日本大地上牢牢扎下根。

 综上所述,天台山是儒家、佛宗、道源三为一体的融合之山,所以徐霞客情倾她的山水神秀。因此他在《游天台山日记》中开头有“人意山光,俱有喜态”八个字堪称经典,赋以人性与山水之情。有“溪回山合,木石森丽,一转一奇,殊慊所望”表达了他心中的满足感。并有“峰萦水映,木秀石奇,意甚乐之”的赞美,有景色眼前过,情忧在胸,动人心弦。正如清代著名学者潘耒步徐霞客后尘,也去游览天台山,游后发出了浩叹:“吾足迹半天下,所见名山岳镇多矣,大率山自为格,不能变换。掩众美、罗诸长、出奇无穷、探索不尽者,其惟天台乎!……台山能有诸之美,诸山不有尽台山之奇,故游台山不游诸山可也,游诸山不游台山不可也。”对天台山作出了高度的评价。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原会员)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