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涅槃羽化的徐霞客

——读徐霞客诗歌有感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赵邦振  2019年4月11日

  

突如其来的2020“新冠”疫情,将我“软禁”在家里不得自由,闲来无事,于是又一次打开了《徐霞客游记》徜徉其间。我的视线,由徐公指引着走向了广袤的天地,最后慢慢地聚焦在他的诗歌上。

我慢嚼细咽了一段时间,竟然品尝出另样的味儿来了。悄悄然,我从诗歌中,意外地看到了一个涅槃成佛、羽化为仙的徐霞客了。

真的,我透过诗歌,瞻到了他的慈眉善目、他的仙风道骨。

“水月遥分大士供”“鹤骨森寒对玉壶”,开卷的第一首诗,映入我眼帘的便是这充满宗教气息的景象:徐公与堂兄雷门对坐品茗,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佛的庄严和道的清奇。

徐公的人生是绕不开佛和道的,他的一生几乎为之而活。他“骑鹤”江城、醉歌“崆峒”,他舞步“华首”、绾胜“浮屠”;他为“梵音”而生,更为“慈筏”而死;他为“拈花”而笑,更为“僧伽”而歌。他哭过,哭的是和尚静闻;他笑过,笑的是鸡山胜侣。他走在生死轮回的路上,“此时香色已俱空”;他走在长生不老的途中,“长抱明月朝紫烟”。他向西方走去,西方是昆仑瑶池、武当剑舞;他向南方走去,南方是鸡山传衣、落伽普渡。他想近走,雁宕山有他的道友;他想远行,妙峰山有他的佛侣。古洞探幽,他效奇门遁甲之术;秀水猎奇,他仿慈航渡劫之善。他累了,就在悉檀寺中憩身;他饿了,就想罗浮宫里解饥。他高兴时就学七贤卧林,他忧伤时就坐灵龛念经;他了的情是四大皆空,他悟的性是清静无为。他走的每一步路,除了朋友、土人的帮助之外,就是弘辨、静闻、妙行等这些僧人或者道士。

他的诗歌,明白地告诉我,他就是一个绝对的佛教徒;同时,他也想做一个道士,他出游时的着装打扮,就有十足的道士风范。请看他的诗歌,游走八方、神驰天下,一忽儿在峨眉绝顶挽髻弄拳、一忽儿又在传衣寺内盘腿谈经,一忽儿到罗浮山上品茶、一忽儿又到罗汉壁前烧香……缕缕不断的佛骨道心从他的灵魂深处热腾腾地喷涌而出,烧焦了他的游记、他的诗,烧出了一个活脱脱的般若智慧、清静无为的徐霞客。

徐公的诗歌虽然存世不多,仅有四十首左右,但在这为数不多的诗歌中,所涉及的佛道内容却是大量地存在。“言为心声”呐,徐公投足便“口中念佛”、举手则”挥甩佛尘”的,这心中怎能没有佛和道呢!徐公的诗歌正是他佛缘的外露、道意的渲泄。再看他的游记,他所到之处,或佛或道,几乎找不到无佛无道的人世存在,从中是不是隐藏着一个玄机,他的出游,很大的目的就是礼佛求道?信否,他的三游天台山,莫不是那里存在着天台禅宗?他的晚年鸡足山之行其心何坚,莫不是那里是一座佛教圣山?

徐公出游的最终目的,或许就是佛也道哉,或者是考察自然与敬佛访道兼而有之?

徐公走了,走了将近四百年,他的诗文中仍然弥散出浓浓的佛道之香,并且在这股香味中,又羼入了更多的时代异香,他对此应该是无比欣慰的。

徐公,你的诗歌告诉我,你就是涅槃羽化了的精魂!

相关链接:赵邦振《徐霞客诗歌欣赏》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赵邦振文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