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研究会

 
 

悦食冠峰庄园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08月20日


行途中,总要饭食。徐霞客在游记中,在宁海境域内,明确记他“吃饭”有两处。一处,在《游天台山日记》,时间为万历四十一年(公元1613年)三月晦,他第一次入王爱山去天台华顶峰,“自宁海出西门”后,他“闻此地於菟夹道”,宿梁隍山,四月初一中饭“饭于筋竹庵”,同饭者有莲舟上人、国清僧人云峰,还有担夫;接着与担夫分道,他与莲舟上人直走石梁道,宿弥陀庵,四月初二日,写到“饭后”出发直往天台华顶山。另一处,在《游天台山日记(后)》,时间在崇祯五年(公元1632年)三月十四日,霞客第二次入王爱山去华顶山,此行自宁海发骑,四十五里,宿岔路口,十五日,渡水母溪,登松门岭,过“玉爱山”,“饭于筋竹岭庵”,并特别点明“其地为宁海、天台界”,此游日记未记同饭者;饭后直接走七十余里,经已废弥陀庵,过天台天封寺,宿华顶寺净因房内。因为徐霞客的这两次出行,我跟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与宁海徐霞客研究会的同好同研者们,不下数十次走王爱山探胜寻幽觅踪,感觉路途行走,探究趣味无穷。而这路途中的冷食、野餐、村民家中蹭食等,印象最美好的当是悦食冠峰庄园。而每当此刻,我就会想:徐霞客当年会在“筋竹庵”“筋竹岭庵”两庵中吃些啥呢?他第一次“饭于筋竹庵”,见“山顶随处种麦”,他的饮食里是否会有宁海特殊的麦食呢?

冠峰庄园,在鸡冠峰下,仰天湖旁。为原冠峰五七高中校舍。竹节接山泉水入水池,水晶晶亮的,周边一片蔬菜地。庄园内,环境清幽,夏日间也凉风习习,只见山青,只闻水声,舒心惬意。石墙屋舍,熟悉得让我都没心思去数数其院内到底有几棵水杉、几株桂花,每次倒是会在院子里仰头看看水杉树上的石斛长得怎么样了,地上的芋头长势如何了,这块地上除了洋芋,还换种上了其他什么蔬菜,或是茄子,或是番茄,或是天萝的。吃饭环境当然不能与现在的霞客居、谭家菜包厢比,但那种全开放的山乡环境,圆桌板,不铺桌布,长凳、板凳,随意摆放,自制土烧放桌上随舀随倒,足够尽性情随意的。菜上的,全是“土”菜——我就特别喜欢这全土的菜肴。喝酒前,先喝上一杯豆浆——这里的豆浆不喝上一杯,有人说,是“会吃亏”的。在这里吃过饭,或吃过后再回味,有人会说,这里的红烧肉特别香。我平时不太吃肉,每次来到冠峰庄园,能不开车就不开车,我就喜好这里的肉香,这里的酒纯,虽不能大口喝酒,却真可以大块吃肉的。因为这里的肉香,我每次都会吃上二三块,多的也会有小四块小五块的,也会喝上这里的猕猴桃酒杨梅酒什么的那么一小杯。这也算是我在冠峰庄园悦食的标配了。

来到高高的山岗上,在这周边满是绿色的曾经的校舍里,我真的开心。吃饭时,我还会给每个同行者敬上一口,以示我在这里的悦食与开心与祝福。白豆腐,倒点酱油,洒点小葱,山乡烤笋、笋丝笋干又各为一二碗的,青菜小炒,或是菜椒片炒,色彩也自然在餐桌上调配起来了,茄子再来上一碗,也够有意思的。黑砂锅里的红焖鸡,算是庄园一大特色。切块均,颜色深,热腾腾,香喷喷。有一次,我们差不多连汤汁都“吃”光了,吃到最后的,还不停地说,香,香,香,倒汤拌饭吃,香,还有锅巴香!那小时候全家过年吃全鸡的滋味,像是全被诱发了出来。豆腐,除白蘸,除清滚白豆腐点香葱,还有粗粗的白豆腐渣,拌点绿色芥菜或菜头叶丝,端上来,也够引发一番议论的。还有粗粗的,却红亮亮的番薯丝面,满盆上来,被人提醒着,等凉会,才好滑溜溜鲜美地入口。听人说等凉会,你会想象有人急吼吼伸筷的样儿。最有意思的玉米粉饼,浅浅的焦黄,脆脆薄薄的一张张,五六张叠着,端上桌来。那眼睛也会亮了,特殊的玉米粉香中带点锅焦香,很多人一下还舍不得扳下来吃,都说,让手机先吃,让没来过的人看看。还有的手忙脚乱地就去拿个相机,待手机、相机咔嚓咔嚓够了,才有人小心翼翼地扳下一块品尝,松,脆,香,你扳点,我扳块,吃将起来。我念念不忘的那个锅巴——整个香香的大锅巴,锅怎么样,锅巴就怎么样——整一个尺四锅样的大锅巴。那次,我们是举着这个锅巴,转着圈,让几桌人都看了,才分给各桌品尝的。这个锅巴是铲完米饭后,再在锅灶下,燃一把松针火,让锅巴更松、更脆、更香,整体离锅而出。这次,我们却没有机会品尝得到了,因为锅巴太厚了,烧得火候还不到点上,整不出整个锅巴来,但也像卷麦焦筒一样卷着送上来,让人品尝这柴灶锅巴的味道。

好吃,是快乐记忆着的。现在一般餐桌上已经很难见到的肉圆,这次也端上来了。肉圆,那可都是我们以前亲戚或邻居家婚宴上必有的一道菜肴。那时,像是约定俗成的,每桌每个人都不吃这肉圆,而是按每人两个分给全桌的,让人们带回家去。有时某家的小孩不能来吃喜酒,就在家里等着大人把香唝喷的大肉圆带回去享受。冠峰庄园土菜好吃,我们似乎吃的又是一份特殊的记忆。在这里悦食,是不需要“光盘”号召的。我第一次吃着,就想我大学同学来宁海,我就让他们来这里“悦食”,品品真正的土菜,分享分享我吃土菜的乡愁感受。好吃的,冠峰庄园,还有呢。那平常的烤洋芋吧,在这里却是色泽金黄,汁挂着、香着,洋芋皮皱得恰到好处。这样的烤洋芋,看着,人的食欲就会大增。有人想要探究怎么会烤得这么好看,走去问厨师,厨师卖着关子,说:“这烤洋芋,是有秘制配方的。”既然是秘制配方,就不轻易示人,我们就都知趣地不再追问。霞客一路行来,一路行去,有像我们这样的悅食吗?想象,有。想想,可能也不会太多吧?霞客他“独蹑万山之颠,径穷路绝”,是很少会主动去悦食的,也少有我们这样的“俱乐部”“研究会”条件。霞客是喜欢酒的,记人送酒,自己买酒,携酒至舍身崖,饮酒酒楼下,与友人欢乐夜饮……游记中记饮酒的文字也不少,但他的兴致更多在山水的探寻中,在与“太虚同游”的美妙感受中。且看下一段霞客在“万籁尽收”“一碧如洗”“清光”中记载的优美文字。

甫至峰头,适当落日沉渊,其下恰有水光一片承之,滉漾不定,想即衢江西来一曲,正当其处也。夕阳已坠,皓魄继辉,万籁尽收,一碧如洗,真是濯骨玉壶,觉我两人形影俱异,回念下界碌碌,谁复知此清光!即有登楼舒啸,酾酒临江,其视余辈独蹑万山之颠,径穷路绝,迥然尘界之表,不啻霄壤之别矣。虽山精怪兽群而狎我,亦不足为惧,而况寂然不动,与太虚同游也耶!(《浙游日记》)

悦食冠峰庄园,我也“也耶”,“也耶”,想象“寂然不动,与太虚同游”,感慨徐霞客与山精怪兽“群而狎我”的融通,感慨徐霞客与太虚共游同游的无限意趣。其时,其地,其景,特有之风情,回味,回味,还是回味。如果再有夜宿鸡冠峰,夜游仰天湖,也在“万籁尽收,一碧如洗”的情境中,悦食冠峰庄园,那当更会有无尽的意趣与情致了吧?

悦食冠峰庄园,我们。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