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研究会

 
 

大战王爱山

霞客旅游网 作者 :林克刚 2020年08月20日


王爱山位于宁海县西南部,与天台县、新昌县接壤或相邻。

明代旅行家徐霞客曾两次过往王爱山,并将其所见所闻写入《徐霞客游记》之中,王爱山由此为外界所熟知。

值得一提的是,在唐代末期,王爱山还一度成为两军激战的战场和撤退通道。

据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载,唐大中十三年(859)至咸通元年(860),浙东爆发了裘甫领导的农民起义,先后攻破象山、宁海、奉化、唐兴(天台)、慈溪、余姚、上虞等县城,聚众三万,分三十二队,并派兵攻打衢州、婺州(金华)、台州、明州(宁波)等地,一时朝野震动。朝廷急忙任命名将王式为浙东观察使,领军镇压。

王式到任后,审时度势,当即兵分东、南两路,围剿义军。彼时义军主要集结在宁海境内,双方在宁海的海口、上疁、海游等地展开激战,结果义军惨败,宁海县城亦被王式收复。

裘甫率兵万余人退至宁海南陈馆。随后,王式指挥朝廷军对据守南陈馆的裘甫义军形成合围之势。

南陈馆的具体位置,今已失考。据宁海籍史学家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载:“南陈馆在宁海西南六十余里。”笔者以此推测,南陈馆可能在今王爱山附近区域。

收复宁海县城后,王式对当时的局势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贼无所逃矣,惟黄罕岭可入剡,恨无兵以守之。虽然,亦成擒矣。”

王式调集人马攻打南陈馆。裘甫义军士气低落,一战即溃,被斩杀数千人,南陈馆失守。结果不出王式所料,裘甫带领残兵从黄罕岭遁入剡县而去。

后裘甫义军退守剡县城内,朝廷军随即赶到,将县城团团围住。期间义军屡次出战,均被王式击败。裘甫见大势已去,为避免伤及无辜百姓,只得出城投降。王式立即将裘甫押往长安报功,不久被斩于东市。而剩余未投降的部分义军后来陆续被剿灭,浙东战事逐渐平息。

那么这个黄罕岭在什么地方呢?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黄罕岭,在奉化县西北,剡县之东,其路深险。度黄罕岭,则平川四十里至剡。”胡三省提到的黄罕岭,唐时在剡县境内。

唐时剡县未析分新昌县,其辖地即为今嵊州市和新昌县全境,宁海与剡县是紧邻,通过王爱山西北部即可进入剡县。

王式言陈塘馆的义军“惟黄罕岭可入剡”,透露出的信息是:宁海西南的陈塘馆到剡县有一条通道,即“黄罕岭”;此“黄罕岭”不在剡县,而是在宁海境内,其行进路线是:陈塘馆——“黄罕岭”——(进入)剡县。反之,“黄罕岭”如果在剡县境内的话,则与王式的语境不合。

南宋《嘉定赤城志》:“王爱山,在县西六十里,与天台分界。唐咸通中,剡寇裘甫据宁海,杀其令陈仲翁,懿宗遣王式发兵攻之,战于海口、上疁、海游三处,甫遂从此山遁去。今父老犹能言之。《通鉴》作黄罕岭,误矣。”该志书认为《资治通鉴》提及的“黄罕岭”即王爱山,并对此进行纠正说明。

《嘉定赤城志》成书于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距唐咸通约三百多年,当时王爱山的父老乡亲对王式与裘甫的战事“犹能言之”,这说明此事不仅在王爱山附近真实发生过,且场面非常惨烈(被斩杀数千人),并可能被王爱山乡民亲眼目睹,印象深刻,以至数百年之后,尚在民间口口相传。

笔者认为,“黄罕岭”可能是“王爱岭”之误,两者读音非常相近,很容易混淆。王爱山古时有“王爱岭”之名。如北宋罗适所撰《永乐院碑记》:“元祐六年,始按刑二浙,明年春抵乡曲,智贤已谢世,惟禹昭师迓余于王爱岭。”永乐院位于王爱山东段,今尚存部分建筑。这说明在北宋元祐年间(1086-1094)已有“王爱岭”的地名。宋元祐距唐咸通不过二百余年,那唐时是否就有“王爱岭”呢?笔者认为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

此外,因这场战事的记录者是北方人,对浙东地形不熟,以至记录上存在一些错谬,胡三省对此曾经提出过批评。

据南宋洪迈《容斋随笔》载,《资治通鉴》关于讨裘甫事,选用郑言的《平剡录》。郑言,字垂之,汴州开封人,唐会昌四年(844 )甲子科状元及第,入翰林院为翰林学士。郑言曾以幕僚的身份随王式征讨裘甫,并将过程写成《平剡录》。

据《资治通鉴音注》所载,裘甫兵败后据守剡县城内不出——“攻之,不能拔,诸将议绝溪水以渴之”,意思是王式手下将领建议断绝溪水,让城内义军缺水而渴死。对此,胡三省注曰:“剡城东南临溪,西北负山,城中多凿井以引山泉,非绝溪水所能渴,作史者乃北人臆说耳。”胡三省认为作史者(指郑言)是北方人,并不了解剡城的实际情况,此乃只凭个人想象的“臆说”。

故郑言可能不了解宁海地形,将“王爱岭”错听为“黄罕岭”,从而造成误记。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