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研究会

 

嘉京桃园赏桃花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05月13日

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今年第一次古道寻踪与学术研讨活动结束后,我们由冠峰返回,顺道赏花于嘉京桃园。

嘉京桃园在一片平缓的山岗上,距现在旅人们俗称的雄伟的“布达拉宫”——筋竹庵不远。十天前我与家人特意前来,桃园桃花却还只是静静地在拼命蕴育。今天一见,却已是灼灼其华,惊艳了众人。哇,这一片桃花开得真好啊。下车时的一声惊叹,让我心生欢喜。嘉京桃园的桃花,开得真是好看,红艳艳的一片桃花海。桃花美在眼前,我却没有好词语来形容她。以前我常说,心中有景,眼前就有景。可在桃花花海美景前,我心中却没了可说的美景,因为,我没法把眼前的美景描绘出来,我只会引说“灼灼其华”,算是有《诗经》的那份久远的诗意了。去年有同行者说,徐霞客写宁海极美,八字写尽了出西门的宁海风光:“人意山光,俱有喜态”。写松门岭“令人攀历忘苦”的景色,用“泉声山色,往复创变,翠丛中山鹃映发”,有声有色,极尽“往复创变”,突出“翠丛中山鹃映发”,留下可供无限想象的美好空间。如果当年嘉京桃园这一片不是“随处种麦”的麦田,而是成片的桃园,徐霞客又会怎样去描绘呢?《徐霞客游记》里写桃花有什么妙词美句可供用来展现嘉京桃园桃林花海的美妙景象呢?我回来,查阅了《徐霞客游记》。徐霞客写桃花,在《楚游日记》中用了“后坂帏红,桃花吐艳”。其他地方,我看了,古人用桃花作馆名、坞名、地名、山峰名等的也蛮多,徐霞客记录了他走到见过的这些地方的名称,如桃花坞、桃花源、桃花冲、桃花峰等。徐霞客写到桃花景,多与柳色、竹色、松影等相衬,如“桃花柳色,罨映高下”“望隔溪坞内,桃花竹色,相为映带” “松影桃花,恍有异致”,又如写竹影“水泉飞洒,竹影桃花,罨映有致”等。与桃花有关的名称,在《徐霞客游记》里出现频率最高的当数“桃花箐”了,桃花箐是鸡足山附近的一个村落,当年是否有桃花,我不知,游记里也没有描述。游记里写桃花林、桃花花海,像是《滇游日记七》上有这么一处:“遂从北坡下,数百步而桃花千树,深红浅晕,倏入锦绣丛中,穿其中,复西上大道”。徐霞客写桃花写得最让我开心的是这一句:“桃花夹村,嫣然若笑”。

今天在嘉京桃园,桃花正“吐艳”,桃花正“嫣然若笑”,千树桃花成花海,正“深红浅晕”引我们入“锦绣丛中”来。想想,我读《徐霞客游记》,还是满有益处的,徐霞客还是让我在今天赏桃花花海的时候有所加持。我已经连续二年赏花于嘉京桃园,知道桃园在哪儿赏桃花最美,不只是因为那儿的桃花开得艳,也不只是那儿的花海“深红浅晕”,而是桃树的形态,桃树站立成队的那种气势,在哪一块儿表现最充分、最有味道。那边,拍照,向着天空,以蓝天白云为背景,那桃树展现出来的风姿,我就是喜欢,我就是喜欢这种看桃花的感觉。这边桃花树旁有突出地面的灵性的块石,有浅沟,有缓坎,可让我坐着舒舒服服地品桃花,看花蕊,听蜜蜂的嗡嗡;这儿能让我蹲得舒服,看得尽心尽情尽性。今年,我又走到那边去呆着,坐着,转着,拍着,与花与蜜蜂说着,享受着桃花的“嫣然若笑”。说遗憾总还是有的,每年来,看桃花虽然看得是满足了,照片却总没有让我自己能满意的,因为那种美的感觉,我总是没办法把它拍出来。

忽想到池莉说的故事,想到故事里说的话。我问自己,亲密的人之间,说话重要,还是眼睛、表情、动作重要?池莉的朋友说了:“亲密的人之间,更重要的是眼睛,是表情和动作”,她说的“不是说话”。并问:“你说呢?”是啊,我说呢?人与人重要的是“在一起”的“在”,是那种相处在一起的微妙,那个时候,相处的气息,相处时的眼神、动作等,语言有时确实显得是多余的,那种默契和融是多么幸福的感觉。我进一步感受感想,现在的人是不是有点太重外在的东西了,太在乎语言的“海誓山盟”了?那“海誓山盟”可靠吗?古人由内而外,像徐霞客,不论外在,他只行自己的路,只记自己的景,只写自己的感,把最真最实最美的行,留给后人,任由后人自家去评说。只是我不太明白,同是明朝人,徐霞客尊称其为“宪副”、对其十分崇拜、对其游作诗文极口称赞的王士性,却没被后人尊为“游圣”。王士性一生,游迹几遍全国,凡所到之处,对一岩、一洞、一草,一木之微,他都悉心考证;对地方风物,他更是广事搜访,详加记载,留下《广志绎》《五岳游草》《广游志》等,现今被辑成了《王士性地理书三种》出版。王士性是著名的人文地理学家,人文地理成就或高于徐霞客。但王士性不是“游圣”。这又是为什么呢?

大队人马说着,笑着,穿行在锦绣丛中,或拍一张桃花,或让人作“人面桃花相映红”来一张,还有人自由地去寻找《诗经》里的“薤”,准备带回去美美地享受。到了南边的平台上,我赶过去,看到了粉色桃花映着金灿灿的油菜花,这色彩的美,太让人惊讶了。远山青色淡淡的,近处草地绿莹莹的,偶尔有紫云英碎红花在地间作锦,那一树的梨花,白白的,点缀些嫩绿叶片儿,兀立在红艳艳的桃花海上,桃红梨白,真正是春天的美景。只是没人想到会去吟唱人人都能感觉到的美。桃红梨白真有人写成歌在唱的。那歌词,也真写出了我眼前所见的景,且有歌的韵律美:春风里呀花儿开,桃花红来梨花白。花儿朵朵轻摇曳,鸟儿唱呀蝶飞来。花儿开呀人儿来,娇滴滴呀美姿态……这一波波的美女桃花丛中的寻花拍照,我就感觉没学好摄影技术的遗憾,我真不敢给美女们拍照片。缓坡山岗,桃花在桃枝上,在阳光下,随层层叠叠的缓坡,似花波海浪微微在涌动。我有感慨:醉美桃花林啊,我也只能是感慨。有人说,这一片桃园桃花比胡陈东山桃园还要漂亮好相。我没说,我只是觉得两处桃园桃花各有各的美。人声喧语,嘉京桃园似闹闹的,但往四野地里看出去,空旷的天地间,一片的桃园,却又是静静的,阳光下的嘉京桃园是一片宁静的桃花源。

大家快过来,来,过来,都过来,拍合照,拍合照来。拍完合照,大家穿过锦绣花丛回车上去了,我闻着酒香,走进桃园生活管理用房里,要了点桃园正在蒸馏的去年八月酿下的金桃酒,带到车上,与大家分享。有人品着酒,说:赏桃花,品金桃酒,美。(20200328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宁海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