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研究会

 

第一次

霞客旅游网 作者 :俞凤翔 2020年03月15日

  

【小序】在二00年的正月里,在这个N年难遇的特殊时段里,我们会遇到很多个第一次,只不过每个人第一次的境遇和感受不同而已。我把自己的第一次出门和第一次理发两件事记录下来,当做是人生的一个顿号或者感叹号。是的,就是这个意思。

 

 

在这个不同寻常的正月里,我第一次出门出门,是正月初三(127日)的早上。本来,这个春节我不需要值班,我曾经跟同事说,春节不值班的事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今,这个“好事”被一个电话给搅了。

初二接到单位通知,叫我初三到单位值班。值班的目的是防疫,任务是接听值班电话,上通下达疫情。按照上级要求,本单位已经陆续设计了一些表格,需要了解掌握企业人员情况,排查旅行社退团、酒店、民宿退房情况,处理投诉事件等等,娱乐设施、酒店、旅行社是排查的重点。

到了正月初三,宁海的防疫工作已经做了很多了,春节前的十二月廿八(122日)上午,县政府就召开了紧急会议,传达省、市会议精神,部署防疫工作,要求各级各部门立即传达会议精神,共建防疫抗疫的钢铁长城。其中,我们文广旅游局早部署、早发动,在县政府紧急会议结束后的那天上午,林仙菊局长(还是我们县徐学会会长)就组织召开班子会议,成立领导小组,制定工作方案,明确工作职责,落实防疫任务。下午,宁海文旅发布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这些你必须知道》。廿九(123日),宁海文旅又发布公告:自2020124日起,停止全县一切文化活动和旅游节庆活动,全面关停影剧院、KTV,恢复时间另行通知;全面排查湖北籍企业员工情况。

正月初三早上,我戴着口罩出门。天空阴沉着脸,仿佛陆地欠它债似的。西北风寒冷刺骨,中山路寂静一片。我知道,绝大多数店面将在一段时间内不能开门了,就是银行、饭店、娱乐市场等凡是集聚人气的地方,都要关闭一段时间,他们都接到主管部门的通知了,这是是防疫的需要。年前多数家庭已经备足了年货,所以跃龙菜市场也少有人光顾。中山中路,本来熙熙攘攘推销手机的音响声,跃龙市场的吵闹声,而今难以听见了。一般来说,但凡高楼林立,街上车水马龙,但是今天早上的宁海大街,高楼林立依然,车水马龙不见。

从中山中路驱车出行,穿过中山路和气象路交界的红绿灯,东行百来米过中山桥,左转向北,沿桃源路北上。车道里,只有三五辆小车通行。开车二十几年来,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即便本世纪初的农村,路上通行的车辆也不会这么少。

我忽然想到,这个挺好啊,开车不拥挤,想怎么开就怎么开。念头刚起,我立刻就嘲笑自己:这不是废话吗?路上车辆少,总不能超速吧?总不能追尾吧?总不能闯红灯吧?

我忽然又想到,宁海城区这么多人,除了单位防疫需要人员以外,而今都宅在家里了。这个真的是体现了政府的一呼百应的号召力之强大,哪个国家有这么厉害?新冠病毒还真是吓人,人类不怕死的总是少数,谁敢冒着极大风险不戴口罩,无缘无故到寂静的街头逛来逛去?

十几分钟就到了桃源大厦。正月里第一次开车上街,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不仅车辆稀疏,竟然还一路绿灯。我就想,这是好的预兆啊,我是为防疫去值班的,一路绿灯,不就昭示着疫情灭除将为期不远吗?

 

 

 

新冠病毒横行期间,我冒险去理发。养了一个半月的头发,实在长得不像男人了,影响上班形象。理发有危险,但不理也不行。

时间是224日傍晚,农历二月初二。那天在社区值完勤,看到北星路有理发店开着,我就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理发。挨墙两面大镜子前没人,估计理发师去厨房了。思量再三,觉得再拖拖吧,于是,回家。

归途中,向同事发微信,商量理发的事。同事说:“可以理了,要不然成妖精了,再说,我们宁海的疫情被控制住了,不会有事的。”这话我听进去了,是啊,这么多天确诊人数没增加,以前确诊的大都出院了,应该没事的。回到家里,照例酒精消毒,香皂洗手,然后跟老婆打了个招呼,说要去理发。要是早几天,我去超市买食物她都担心,而今她却赞同,真让人不敢相信。

穿过人民大道地下走廊,到了人行道南侧,西行几步,就到了北星路口,在向南走几十米,右侧就是我看中的理发店。

这会儿,店里有人了,戴着口罩的女人在给戴着口罩的女人理发。哎呀,咋是女的理发师呢,没有男的吗?算了,女的就女的吧。

我走进店里,没有吭声。理发师在镜子里看到了我,问我干嘛?我觉得奇怪,我头发这么长,走进理发店不理发我干嘛呀!我说“理发,你好了吗“。她说“好了。”紧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我老公也会理。”。太好了,这话中听,是意外的惊喜。

我走进左边空着的理发椅,准备坐下,被女理发师制止了,她说:“你在门外微信扫一扫,虽然麻烦点,但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我一听,这话不是我们机关干部向群众宣传的话吗?市民的觉悟这么高了,我们宁海的疫情防控、防疫宣传真到位啊。

我一边感叹,一边打开支付宝扫描,以期弹出“甬行码”,结果支付宝不能用,只好打开微信重新注册,注册成功后,显示绿色码,给女理发师看了,她点点头,表示可以理发了。

理发店是放心了,但是我却不放心,我就问:“你这里没有武汉人或者去过武汉的人来理过发吧?”她说“没有”。我想也没有,这个店也是刚开两天,有关部门责令扫描“甬行证”验明正身方可确定可否理发,所以,我这话问得一点营养都没有。这话没营养,再问一个有营养的:“你们的理发器具用什么消毒?酒精?”我想电动理发推剪、梳子等器具,不可能用沸水消毒的吧?他夫妻俩没一个人来回答我的问题,我问错了吗?这么难回答?

不管了,不管店里的理发设备有没有消毒,今天的头发我理定了。带着最后一份坚持,我终于勇敢地坐上了理发椅……我的坚持有两点:一是理发时不摘口罩;二是理发后不洗头,回家自己去洗。这份坚持,权作自我安慰吧。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秘书长)

 

相关链接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