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研究会

 

亲近“甬行证”

霞客旅游网 作者 :俞凤翔 2020年03月05日

  

224日上午,去本人所在的北星社区去做登记发证志愿者,发的是最近新推出的“甬行证”,等同于微信和支付宝里的“甬行码”。“甬行证”身份证大小,里边有“编号”、“姓名”、“身份证号”、“签证日期”等信息,左下角盖有两个长方形的红章,一是宁波市公安局通行专用章,二是宁海县卫健委通行专用章。

“甬行证”同“甬行码”一样,有红、黄、绿三种颜色,代表不同人员的身份。“红证(码)”人员包括:确诊病人、疑似病人、无症状感染者、与确诊人员有密切接触的人员、正在实施集中或居家隔离医学观察的人员、从疫情重点地区来甬的人员以及到过疫情重点地区来甬、返甬的人员和来自其他特定地区的人员。“黄证(码)”人员包括:有发热、气促、呼吸道症状的人员、接触过发热或呼吸道症状病人的人员、居住或暂住地同一楼道有过确诊病人或密切接触者的人员和其他有跨省旅居经历、来自省内外有较高风险县(市、区)的人员。“绿证(码)”人员为“红证(码)”、“黄证(码)”以外的人员。入甬的“红证(码)”人员原则上予以劝返或延迟返甬;“黄证(码)”人员一律按规定实行居家或集中隔离观察;绿证(码)”人员可在本市范围内通行。

7点半,我就来到了北星社区,用钉钉打卡上班。走进社区办公楼大门,只见登记处在社区办公楼院子西侧,两个蓝色的帐篷下排了一列桌子,桌上放置了酒精、体温测量仪,还有表格。表格有好几种,有“人员排摸信息登记表”、“乡镇(街道)村(社区企业‘甬行证’)申领人员清单”等。人员信息要按照“高中低疫情管控风险等级划分来登记,湖北所有城市均为高风险地区,安徽、江西、河南、湖南的部分地区为中风险地区,除高、中风险地区以外的地区,以及境外地区,为低风险地区。“清单”分两种,一种是申领登记的,一种是领证登记的,上午申领要到下午3点以后才可以领取,下午申领登记的,明天上午9点半以后才可以领取,每隔半天有派出所专人负责把申领人员名单送到派出所审核、做证,然后把做好的送回来,依次轮回,周而复始。

上午负责登记的还有一个志愿者,是来自跃龙成校的陈籽湘女士。陈老师戴着口罩,看不出长相,从言谈举止中可见她是一个诚恳善良的人。陈老师是老志愿者,218日刚开始登记发证的时候,她就在服务了,这些情况都是她介绍的。她说,自登记发证以来,至今已经做了1000多张“甬行证”,有本社区市民,也有外地租房在这里的。开始几天,一天做好几百人,4个工作人员开足马力,量体温,登号码,请签名,忙“死”了。

上午,我和陈老师分工,她负责发证,并登记“人员排摸信息登记表”,我负责申领登记。

陈老师说,昨天有个湖北女士前来反映:她做了绿色“甬行证”,但在阿拉警察里显示的却是“红码”,去冬以来她没回湖北,扫描出现“红码”就出不了门办不了事。有句老话说得好,白天不能讲人,夜里不能讲鬼,我们还在聊这件事,一个女的急吼吼进来了,也是湖北人,姓赵,说的是同样的事情。她说,如果没有“绿证”“绿码”,连菜市场也进不了,简直寸步难行。将心比心,我们也为她着急。碰到这事,我俩认为得去公安部门审核,只要证明近段时间没出门就行了,就可以到社区来办理《甬行证》了。后来问了社区叶聪浓书记,果真如此,我们就叫她去派出所审核。这位赵女士满怀希望,匆匆走了。

来办证的大多是老年人。多数老年人都识字,能够自己填写表格,但为了确保字迹清楚,便于公安部门审核,我负责填写申领人员信息,按照身份证填写“姓名”、“身份证号码”,然后问他们手机号码是什么,然后,请他们签字。一个上午下来,每个人都很友好,很配合。陈老师告诉我,也有碰到态度不太好的,前几天她发现一个老爷爷没戴口罩,就善意提示,结果遭到那人的呵斥,说:“口罩口罩,你们发我口罩了吗?”

来办证的也有个别中青年,对于这些人,我们就鼓励他们用手机注册“甬行码”,用微信、支付宝均可扫描注册,按要求填写,包括家庭住址、健康状态、近段时间有没出过门,有没有感冒发烧症状,等等,填写清楚就OK了,以后去哪(限于宁波大市内),扫一下,打开“甬行码”,显示绿色,就可以通行。这些来办证的中青年,并不是不会用手机注册,而是手机坏了,或者注册不成功(长时间显示“身份正在核实中”),不得已才来办证。然而也有个例,据说有个小伙子,差一点就是零零后了,大学在读,用的居然是老年机,说是从来没用过智能机,所以没有注册过微信支付宝之类的东东,只好老老实实来给自己办证了。

1120分,派出所一个警员来了,来提取登记人员信息,拿去审核办证。上午做了50多人,北星社区该办证的大多数人已经办了,剩下的已经不多。

今天天气依然清白,空气里看不见灰尘。前来办证的人跟我们谈笑风生,说这个证好,携带容易,使用方便。有的说,如果能够封塑就更好了。我们解释,办证的人太多,封塑的工作量太大,“甬行证”临时用用,疫情过去,证就作废了。

12点,志愿服务结束,钉钉打卡,下班回家。我边走边想,虽然疫情还没结束,口罩不摘,凭证出行,但国内抗疫形势越来越好,疫情如同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摘掉口罩,大口呼吸新鲜空气的日子已为期不远。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秘书长)

 

相关链接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