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研究会

 

浅谈《游天台山日记》的散文特点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葛云高 2019年2月24日

游记,散文的一种,指以轻快的笔调和生动的描写真实地叙述旅途中见闻和感受的文体。 游记内容广泛,或记某地的政冶生话、社会状况、风土人情,或记某处的山川景物、名胜古迹、趣闻轶事,以细致的记叙和具体的描写为特征,同时还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我品读徐霞客写的第一次《游天台台日记》后,感到该篇游记散文有几个特点:

一、写景状物生动传神

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519日,徐霞客自宁海出西门,520日来到天台山脉的王爱山上,他写道:“行五里,辻筋竹岭,岭旁多短松,老干屈曲,根叶苍秀,俱吾阊门盆中物也。”此处,徐霞客把苍松比作苏州闺院中的盆景一样美。当他登上华项峰海拔1110米的时候,他写道:“山高风冽,草上结霜寸许,而四山回怏,琪花玉树,玲珑弥望。岭角山花盛开,顶上反不吐色,盖为高寒所勒耳。”可见华顶峰之高,草上结霜寸许,眺望四山的树木、翠竹都结有雾淞,成为琪花玉树,高兴极了。从华顶峰下来后,又看到“溪回山谷,木石森丽,一转一奇,殊慊所望。”表达他心中的满足程度。于是,他遂由仙筏桥向山后越一岭,写道:“沿溪八九里,水瀑从石门泻下,旋转三曲:上层为断桥,两石斜合,水碎迸石间,汇转于潭;中层两石对峙如门,水为门东,势甚怒;下层潭口颇阔,泻处如阈,水从坳中斜下。”他将石门的水瀑分上、中、下三层,把各层的水来描绘,上层的水碎迸石间;中层的水为门东,势甚怒;下层水从坳中斜下。以“碎”“怒”“斜”来形容水势,在人们眼前展现了一幅活灵活现的山水图奇观。

次日清晨,霞客顾不得吃饭,即循仙筏桥上昙花亭,见石梁就在亭外。写道:“梁阔尺余,长三丈,架两山坳间。两飞瀑从亭左来,至桥乃合流下坠,雷轰河溃,百丈石上。茶从梁上行,下瞰深潭,毛骨俱悚。梁尽,即为犬石所隔,不能达前山,乃还。”天台山的石梁飞瀑乃山中之奇,自古有“冰雪三千丈,风雷十二时”之誉,堪称天下奇观,是浙东“唐诗之路”精华所在。霞客观石梁走石梁描写的石梁感性突出,写石梁的形态令人难忘。

对寒、明两岩景凶,至明岩时,只见两山回曲,所谓八寸关也。写道:“入关,则四周峭壁如城,上齐石壁,相去一线,青松紫蕊,蓊苁于上,恰与左岩相对,可称奇绝。”再过六七里至寒岩,又记述道:“循溪行,山下一带峭壁巉崖,草木盘其上,内多海棠紫荆,映荫溪色,香风来处,玉兰芳草,处处不绝。”此处,霞客妙笔著景,用了“奇绝”“不绝”词来描述,不但鲜活灵动,而且洋溢着逸兴豪情。

二、抒情于景笔底流彩

古人写山水游记,皆将景语作情语。写景是山水游记载体,抒情是文章的灵魂。徐霞客《游天台山日记》的开头一句〝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堪称径典。这一天,霞客往天台山去,恰巧是天气晴好,路上碰到的人们有的在田地中劳作,有的在行走,看到的人们都心惰舒畅。当他问路肘,人们都纷纷指点,说话和和气气,正直,和善。一路上经过的山野竹木葱茏,因是春天,山上的竹木长出了娥杖汁,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闪闪光彩。自古有“天意”和“人意”之说。因为霞客碰到的人们精神风貌如此好的人意,山上的竹木放光彩,于是写道〝人意山光,俱有喜态”八个字,赋以人情与山水之情。

来到王爱山松门岭时,这里“山峻路滑,舍骑步行”。但当走在山野间,别有一番味道了,溪水淙淙,不断变幻的山光水色,山杜鹃花盛开了,看到这美景,不由聊发出少年狂:“而雨后新霁,泉声山色,往复创变,翠丛中山鹃映发,令人攀历忘苦。”将原来的“山峻路滑”内心纤葛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以“往复创变”融情于景,“令人攀历忘苦”了,富有戏剧姓。

去寒、明西岩道中,从步头始走二里的地方,霞客写道:“入山,峰萦水映,木秀石奇,意甚乐之。”将峰写得生动传神,使人眼前出现大大小小山峰围绕的景色。水写的文采飞扬,有峰与水景物相互衬托之感。木秀石奇,看似描写直观而简单,但对自然风物作了赞美。因此,他“意甚乐之”,有景色眼前过,情犹在胸,动人心弦。

三、写人记事感性十足

叙事散文,指以写人记事为主的散文。这类散文以对人和事物的具体叙述和描绘为突出特色,同吋表现作者的认识和感受,也带有浓厚的抒情成分。徐霞客是写叙事的高乎,对人和事描写多有奇笔。他在《游天台山日记》中,四月初一日,中饭在王爱山筋竹庵吃,他写道:“适有国清云峰同饭,言此抵石梁,山险路长,行李不便,不若以轻装往,而重担向国清相待。余然之,令担夫随云峰往国清,余与莲舟上人就石梁道。”这里可以看出徐霞客是一个谦虚之人,他接受了云峰的建议,轻装前往石梁,与莲舟上人(他是江阴迎莲寺住持)二人前往。

徐霞客游石梁,上方广寺,坻万年寺等处后来到国清寺。他记述道:“日暮,入国清,与云峰相见,如遇故知,与商讨奇次弟。云峰言:‘名胜无如两岩,虽远,可骑行。老两岩而后步至桃源,抵桐桕,则翠壁、赤城可一览收矣。’”再次见到云峰,把他当知音,与云峰商讨游天台山水先后顺序。其后,徐霞客就按照云峰游序进行,而且云峰还陪同徐霞客一起游览呢。这真是:世上最难断的是感情,最难得的是友情,最难找的是真情。在他们俩人中得到体现。

徐霞客从国清寺往西走五十五里后,至明岩。他写道:“明岩为‘寒山、拾得’隐身地”。后来他出八寸关后,复山一岩。他写道:“岩外一持石,高数丈,上岐立如两人,僧指为‘寒山.拾得’云。”翟灏《通俗编》说:“《游览志余》:‘和合神即万回哥哥。’……今和合以二神并祀,而万回仅一人,不可以当之矣,国朝雍正十一年封天台寒山大士为和圣,拾得大士为合圣。”此 “和合”为二仙始。

寒山、拾得都是唐代名僧。他们在天台山明岩地方建禅房修行隐居,曾给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后来,他们圆寂后,人们为纪念他们,将岩上如两人站立形象,说是寒山、拾得,使人们永远铭记他们俩人恩德。

    徐霞客对天台山情有独钟,我猜想,他可能拜读过东晋文学家孙绰在《游天台山赋序》:“天台山者,盖山岳之神秀者也……夫其峻极之状,嘉祥之美,穷山海之瑰富,尽人神之壮丽矣。”因此,他在《徐霞客游记》一书中作为篇首日记。正是天台山的奇山异水、飞瀑喷泉、古木奇花深深地吸引了这位大旅行家,使之一而再,再而三地登临天台山细细考察,写下光彩夺目的《游天台山日记》,如今,《游天台山日记》已被编入大学语文教材,广为传诵。

 

相关链接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