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发人深省的开篇语

霞客旅游网 作者 :王高富  2020 年 01 月 05 日

《徐霞客游记》卷一上《游天台山日记(浙江台州府)》“癸丑之三月晦,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这一开篇语,真是发人深省。

编入《徐霞客游记》的共有19卷,39篇,加上《盘江考》《江源考》共计41篇,在这41篇文章中,唯独卷首写上了开篇语:“癸丑之三月晦,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其他的文章要么写出游原因,要么直接写景,而没有借景抒情的、富有诗意的开篇语。这十二个字的开篇语,留给了宁海一个宝贵的财富,它揭示出《徐霞客游记》(以下简称“游记”)在宁海开篇。这为聪明的宁海人提供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旅游平台,响亮地喊出了“天下旅游,宁海开游”的口号,并成功地举办了十九届开游节,成功地争取到中国旅游日的发祥地。现在宁海已成为全国生态百强县第二,全国全域旅游示范区。

但是对于《游记》在宁海开篇,徐学界的争论至今还喋喋不休,有“游记散失论”,有“宁海运气论”,有“天台开篇论”。我想这些议论,归根结底还是没有了解《游记》产生的深刻内涵。

整部《游记》其实质是《江源考》的整个过程。徐霞客喜欢“问奇于名山大川”,但他后来对于《禹贡》“岷山导江”之文深表怀疑,“何江源短而河源长也?岂河之大更倍于江乎?迨逾淮涉汴,而后睹河流如带,其阔不及江三之一,岂江之大,其所入之水,不及于河乎?”“不审龙脉,所以不辨江源。” 故不探江源,不知其大于河;不与河相提而论,不知其源之远。”因此,《游记》的39篇日记都是《江源考》的日记,《游嵩山日记》《游太华山日记》属于逾淮涉汴北历三秦的考察内容,是“江源考”的补充部分。

了解《游记》的产生内涵后,我认为在此之前,徐霞客万历丁未(1607)始泛舟太湖,东眺东、西洞庭两山,访灵威丈人遗迹。自此历齐、鲁、燕、冀间,上泰岱,拜孔林,谒孟庙三迁故里,峄山吊枯洞等皆不属于江源考之范畴。虽找不到有游记记载,即使有游记,徐霞客自我也会删去。这与《游记》的中心内容无关。《粤西游日记 》《滇游日记》的缺失,那真是一件憾事,但开篇仍是“自宁海出西门……”

徐霞客是一个文化人,肯定写过不少的文章、诗词,《游记》仅是他所写的一部著作,这部著作是他以步析、目测,历尽千辛万苦而完成的,因此他也特别地重视,临死时才委托 季梦良为他整理,出版,得以传于后世。关于他的《游记》从宁海开篇,我认为也是情理中的事,因为他从家乡出发,游了普陀山后,然后来奉化堂兄仲昭处,与仲昭商量后,确定了考察的路线,加上宁海属于天台山的余脉,历史称为“台岳东门”。《游天台山日记》在宁海开篇也是符合常理的。

那么,宁海何以使徐霞客这么赞誉呢?这“云散日朗”是写景还是抒情呢?我们当时的宁海西门有什么值得徐霞客这样发自内心的喜悦呢?是“人意”吗?是“山光”吗?哪“人意”从何而来?这“山光”又是怎样呢?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徐霞客这样爱宁海西门必定有其无可告人的爱藏在心底。翻开徐霞客的家史,或可窥其一斑。

徐霞客22岁为父亲守丧三年期满后,与出自江阴望族的许氏成婚,但许氏婚后八年未育,后生一子名屺,三岁时,许氏就病亡了。屺由祖母王儒人“腹抱口哺之”。33岁娶继室罗氏,生一子名岘。39岁时,金氏生屿,在屿之前生有一女。由于金氏门第不当,许氏病故后,未能扶正。40岁时,母王儒人去世,终年81岁。王儒人原先买来一个婢女周姓,周姓婢女年纪虽少,但聪明伶俐,活泼勤快,很得徐母称心。徐霞客对她也很信任,对周氏的身世也略知一二,有了婢女服侍老母,徐霞客就放心旅游考察了。王儒人去世后,婢女与徐霞客同时为王儒人守孝三年,守丧三年期满后,徐霞客为了周氏有个很好的归宿,准备纳为妾,因此就相爱有孕了。在徐霞客闽游期间,周氏怀孕,被罗氏发觉,醋意顿起,就擅自将周氏卖给李家,待徐霞客回来时,已木以成舟了。徐霞客真是悲痛欲绝,但也无能为力,只能把对周氏的爱藏在心底,而对罗氏也就更加地怨恨了。周氏被卖到李家,不足月就生下了一子,取名为李寄,李家对此也很懊恼,周氏母子的日子那是可想而知了。李寄“少长欲旋里,族弗能收”,字介立,意味着徐家不能入,李家也不要他,他只能在中间立着了。李寄“性颖异好学,少应试拔第一”,为奉母,不仕,不娶,居田里山庵,以私塾为业终其一生。李寄应该属于徐霞客的第四子,为整理《游记》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2018年,宁海县周氏文旅研究会成立,发现宁海西隅檀树头《周氏宗谱》里有“逃亡绝户”一栏,在万历年间,有排行相同的兄弟近三十人,除一支迁到檀树头,其他的均无着落,他们到底去了哪里?无从考证。这个被徐霞客深爱的周氏是否与宁海西隅周氏有渊源,难道这就是“人意”?徐霞客从宁海西门迈出了科学考察事业的第一步,内心也很高兴,这也是人意?因此他由衷地写出了“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的开篇语,这确实是个谜,这个谜只有徐霞客心里清楚,我这里只能用“发人深省”来感叹罢了。

参考文献:

1、《徐霞客游记》;

2、薛仲良《徐霞客家集》;

3、《徐霞客与当代旅游》2019.9第三期,姚毓青《浅谈宁海与<徐霞客游记>开篇地》;

4、宁海西隅《周氏宗谱》。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原理事、学术委员)

相关链接

   

崇野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