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寻访慈尊寺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1年10月20日

宁海,晋代寺院有四。寿宁寺、清居院、柯仙寺,我均已到访。唯慈尊寺,不曾访到。

在古县治白峤村采风,读到“慈尊寺,在县东二十里。瀛岩上,晋时建。”眼晴为之一亮。白峤东,亭头山,来去长街,山上黄墙檐角,常闪眼前,应该就是慈尊寺所在了。

驱车,从城区至雪坡村东面亭港冷冰厂,问人“慈尊寺”“瀛岩”“天妃宫”所在。人指向亭头山。确定寺、岩、宫都在那边。沿公路,步行至山脚,见路口石牌坊,方柱上刻联:“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长流五大洲。”枋楣雕龙,题额“安乐寺”,醒目。“安乐寺?慈尊寺?”

上山路,水泥浇筑,台阶宽宽,向上延伸。因少人走,绿苔莹莹铺地。山坡开阔处照得见阳光,有长条石凳可坐歇。路右,像有桥栏,立一“乐助修路捐款芳名”碑。再上,左壁岩石高处刻“期年老人王功文先生捐路面灌浇2006年暮春”。

路折左转,台阶上升,抬头见庙宇一角,地面岩石起伏稍平处,双柱夹一“重修胡公庙碑”,碑文行草,可读:“浙东之地重胡公之神而立庙者多矣,永康方岩为至大者。胡公,明永康人也……一九九三年岁在癸酉荷月吉旦”。读碑文,我想到了长洋岭天灯寺内的胡公殿,想到了桑洲山头槽胡公殿祈梦的事。推庙门,庙门紧闭推不开。读门联:“入殿烧香朝朝暮暮敬神明,出门做事时时处处存善心。”我喜欢其内容;虔诚敬畏,存一颗善心。往东,下台阶,是宽宽陡陡水泥路,路下就见寺院大殿侧墙。一狗凶凶,吠声吓人。我挥手:“别凶。”见有观音阁,我对狗儿说,慈尊寺,我待会再来看。

我先看向路东北高高台阶上的大门,飞檐翘角,顶脊双龙跃动欲飞“观音阁”,门也关着。怎么进?山静静,树阴阴,路旁杨梅满树,没人采摘。往上走,路通向哪儿呢?走,探一探。忽就见到白亮朝西大铁门。推一推,居然开了。主体建筑就是大殿。大殿东侧,有厢房。殿房之间亮棚下有老太在念经,有老太在装银色纸元宝入袋,袋外书写有地址。与大门旁小屋走出来,比我年老的老人聊,得知,老太们是从宁波过来,是为亡灵做超度的。

老人告诉我,观音阁与胡公庙,都是迁址新建,都只有二三十年时间。安乐寺刚请了一位师父,是从杭州灵隐寺过来的。寺院就叫安乐寺,是不是“慈尊寺”,他就不知道了。说“瀛岩”,老人就很兴奋。说小时候,在港里游泳完了,就爬到瀛岩上躺着晒衣裳,还晒人。瀛岩他们叫“皮箱岩”,方方正正的,有半个道地那样大。老人边说,边划范围。是不是刻了字,他没印象了。书上说是刻了“瀛岩”的,为宋代县令高袭明所书。岩石上还刻了诗(诗附后)。瀛岩说是修路扩建时炸掉的,我从宁海交通志里查,没明确是修路还是扩建的那个时间段。皮箱岩就在下面寺院南面马路顶的地方,原来皮箱岩是悬在海上的,上面还有老鹰岩,现在都没有了。胡公庙,就在皮箱岩后面,隔开一条岩缝,小小的一座屋。老人告诉我,下面的狗是不“凶”的。

我下到寺院里,狗不见了。在寺院里帮忙的阿姨,帮我打开大雄宝殿的大门,我见到里面的佛跟一般寺院不一样,没有金光满身,包括十八罗汉在内,全都是玉色的。我见到了刚来的年轻师父。师父虽来了只有一天,来之前,却已对宁海与“慈尊寺”下过功夫。我与师父聊了一会。师父知道广德寺,知道有圆师父,知道鉴真大和尚曾到过寿宁寺,师父也知道原来的瀛岩就在寺院的南面公路顶上。我看了师父分别从《县志》与《嘉定赤城志》里找出来的“慈尊寺”的文字记载。安乐寺就是慈尊寺。正聊着,雪坡村一老板进来,听了我与师父的交谈,“知道”我还了解一些情况,也真诚地是想了解一些情况,就带我去看“瀛岩”所在,看我想知道的“天妃宫”所在。他告诉我,现在到安乐寺,车是可以直接开上来的,只是要从山的东面盘旋上来。寺南面往东的一条路,是他修的,现在还只是修修通。他说,她母亲信佛,他也就跟着做些善事。我提到明朝的朝鲜人崔溥,他说,崔溥就是从这边的港口上的岸,他还告诉许家山、西洋岭、竹架岭(我怀疑是许家岭的转音)的位置。他说,现在寺院所在的地方就是明朝的北寨,与白峤港对面南寨——巡检司城遥相呼应,扼守海口。他说,天妃宫就修在东面的山坡上。我们朝天妃宫走去。

 

我看到天妃宫了。天妃宫一座简易平屋,建筑现代了。天妃也现代,却是慈和端庄的。匾写“亭头天飞宫”。重要港口边的天妃宫——妈祖文化应该是很重要的。现在天妃宫的位置,绝对是观景佳处。视野开阔,白峤港,越溪桥,越溪山,前面还有黑马山,都在眼前可见。我站在这里想象崔溥上岸到白峤驿所经行的路线。

老板有事顺道到山下的厂子里去了,我返回寺院,见到空空场地的山坡边上有几块石碑,就去看,看到了《安乐寺碑记》。碑记文字还可读,我细读了一番:

“距城念里许有亭头关,通东海之要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山有八仙,池水清香可口,饮之则延年益寿。青松刺柏,苍翠长青;奇花异草,芳香馥郁。春听莺歌,妙乐怡神;夏聆蝉鸣,焉知炎热;秋赏明月,清风畅怀;冬观雪岭,蒲团生暖。上有天妃宫、胡公殿,下有老鹰岩、朱砂洞。奇峰怪石,峭壁巉岩,轻舟泛碧浪,渔汛卷春风。风景这边独好,江山如此多娇。山中有古刹,始建何朝岁月,星移柱移栋折,沦为丘墟,一片残垣。时遇佛法复兴,众神圣灵感兹。有信佛善士陈春女等众群,善捐输物,重建佛殿,庄严雄伟,殿宇焕然一新,为善男信女焚香、念佛、静修、至道,普感欣喜。祝余作文以碑记之为耳。甲戌仲冬吉旦陈天福书。”

天下称慈尊寺者多,宁海称慈尊寺,当初有何取意?现今“慈尊”改为“安乐”,又凭的什么呢?我又不明白了。据说刻在瀛岩上的诗,是这样的:

温台万邱壑,走遍成重胝。佳山落床头,咫尺反不知。我闻野老说,山乃神所移。蓬莱本三峰,一峰今失之。上干云霓秀,下压鳌背欹。夜半见海日,紫晕开咸池。魑魅著老木,狂鼯向人啼。危亭无遗栋,绝壁无旧题。夫子勇过我,竦身敢独跻。我病不能从,梦寐常追随。秋风海上来,霜清鲈正肥。行寻越溪鞅,肃此尘外鞿。

宁海文史专家谢时强先生在《宁海诗存》为这首《题宁海瀛岩》诗作了如下注释。

【注】本诗《嘉定赤城志》作梁间(907-922)诗,《天台续集》别编作无名氏,《宋诗拾遗》作高袭明;《雪坡李氏宗谱》作李道嵩,清同治雪坡李鉴塘曰:“此诗载于旧谱,今石刻中只存四句,而题名已模糊,府志亦存四句,以为李道诗,则亦李道嵩所作也。”瀛岩在县东二十里雪坡村亭头山西南,“崖崿险绝,下蘸海中”。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