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涨坑环线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1年10月07日

涨坑环线,12公里,海拔最高450米不到,我竟走了5个多小时。不是路难走,是我留恋山景山色了。

进村,入山,是人常走的路,却是空山,一片清新,心为之一振。“空山不见人,唯闻人语响”,深呼吸,绿色快意来到眼前,人感觉特别舒服。见道旁红茶树——我们叫乌饭树的——有二人多高,嫩叶诱人。我想晶晶亮的乌饭香,我想采摘乌饭树叶的快乐了,我忍不住就采摘了一大捧。闻闻,乌饭树叶中有春天阳光的味道。

岭坡,平岗,缓坡,阳光。小道上,有人匆匆回走。怎不走了呢?有事得回去,没办法。遗憾的样子。再上一段,又见,一小胖墩,着红衣,三四人陪护,也往回走着。怎么回事?还只爬过两三个小山岗呢。大人说:“第一次走,他吃不消了。”我想我自己,小时候在山野狂奔的样子。小胖,你从山野奔跑采摘开始吧,自由生命尽情奔放,有健康,有快乐,有阳光,更有朗朗笑声。我却没敢把这句文绉绉的话说出口,怕伤了陪伴人的心。小胖,够胖的,也难为他了,满脸通红,嘟着嘴,是真走不动了。我倒想,小胖墩,能出来走,已经很了不起了!学校呢,学校啊,多重视山水自然教育多好。大自然有一切生命教育的资源呢,我心里在说话。

一路,有松树,有芒萁,有蕨菜,有野茶,有竹林……有叫不上名的山草树木,也有断墙碎瓦,可能的望山厂(屋)。一边山野山荒,一边仍有些人气。竹林春笋,有刚拱出土的,有长到两米多高的,路中还有被前面行走众人不经意踢翻个的……林中,处处有竹笋,一株一株,节节高长。停步,转悠竹林、竹笋间,想“雨后春笋”,想《井岗翠竹》与少小年时玩闹的村后竹林。

林中,枯竹横倒,竹林有点荒了野了,似被乱挖乱砍了。“君何不一约同游竹林?”同声笑语,“此处竹林离村太远,约不起。”竹笋笋壳棕褐色,带点小绿的笋壳尖,伴着轻风,向着阳光。我蹲下身去,细瞧,看嫩白点红的竹鞭芽,似乎听着其发出的声响了,噌噌噌地,催着竹笋向上,向上。头上竹枝摇动,阳光斜入林中,一种“劲上”“劲上”的生长味道与精神。高高低低胖胖尖尖的竹笋,层层的笋壳包裹,笋壳何时会脱落呢?以前的乡村,端午节会包三角粽、狗头粽、横包粽,到了那时节,我们会等着笋壳的脱落,上竹林里采集那些干净的大笋壳,会期待大铁锅柴株大火猛烧起来的肉粽、糯米粽、红豆粽、番薯粽。那种粽的香甜,不仅仅是粽的,而是现在回味起来的那种农家特有生命记忆的生活。

本次行走,我与同伴是有意晚半小时开步的,心中只想着悄悄地跟着队伍,既不迷路,又能很好地享受山中的清静。过了竹林,上了山坡,转过一个山湾,山上的杜鹃花多了起来,山中的清冷像被花的热烈驱赶了一般,太阳也升高很多了,身子也越走越暖,我们把节奏把握在不出汗上。我们边赏花边走上山岗。山中林木多为栎树,我们在栎树林中爬坡,随着“千里走宁海”“宁海县户外公益联盟”红飘带一路跟进。山岗上树木有所变化,还在一山坡面上,我们见到一丛丛的扁柏,那边的土壤,是很厚的腐殖质土壤。

几度岗上岗下,我们明白,这一路,我们一直走着山脊“线”。各色的杜鹃花伴着栎树与其他的树木开放,在阳光下,周边看到的色彩,极为丰富。丰富的色彩,让我不断看花、看树、看天。花,杜鹃花,太好相了,太好相了,其中的玫红色,特别耀眼;树叶的颜色,深深浅浅,真有说出不来的味道,那种舒服,没有什么可以形容。

一路穿行,忽听得人声。怎还有那么落后的人?“后面是那一部分的?”我抬头一看,见是象山珠山户外的领队,很是兴奋:“啊,是你?”去年我应邀参加过他组织的珠山户外活动,回来写过一篇文章,后来《今日象山》选去刊发。“我一下还想不起来,你是……”我迅速摘下帽子,迎上前,伸出手。“哦哦哦,袁老师,太让人兴奋了,太让人兴奋了。”我们握手。“我是收队,边走边收队,边做美篇。”我见他前面有母女俩,小女孩才六七岁样子,他边说边拿着手机录像。“这孩子已有三年驴龄了。”“真了不起,小朋友厉害!”我为小女孩竖大拇指。“袁老师,五月四号,我邀请你们一起参加行走,一条新线路。”

告别,我们先行一步。一路的栎树,让我特别留意。这一带的栎树不像是常绿树,倒像是落叶树,地上铺满厚厚的落叶,山岗上的路,走起来“飒飒飒”地响。栎树都像是乔木类的,在山脊上生长,又不特别高大,多为碗口般粗壮,高在二米左右。栎树的那种奇特与苍劲的树干,我非常喜欢,穿越在栎树林中,我常常会多看她几眼,拉着栎树,摇摇她,栎树树形多姿而优美,摇她就在亲近她,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栎树长出的树叶那种色彩,太让我喜欢了。

坐在山脊岩石上,我会想少年读书时参加小秋收采摘橡子的事。后来我查过资料,知道栎树全身都是宝。栎树叶含有蛋白质、碳水化合物、脂肪等多种成分,可养蚕。果实橡子——我们叫柴籽——含淀粉,可制作橡酒、酒精、淀粉、橡油,现在很受人们喜欢的橡子豆腐,就是用栎树果实制作的。栎树树皮、叶片、壳斗、橡实,可以从中提取单宁,单宁是制革工业、印染工业和渔业上的必需材料。栎树还是培养木耳、香菇的极好原料。栎树花还是治小孩腹泻的一味好药,这是我们父辈传承下来的方子。

在山林中,呼吸舒畅,心意自然舒畅。起起伏伏中,登上最高山岗了。看群山绵延,心也像被打开延展,想大喊,想大喊。站上山顶岩石,四周转着看,未见云海,但见苍山,苍山雄丽,高兴,心中还是高兴。虽然我找不准哪一座山峰是茶山磨柱峰。

我只是想,是谁设计了这一条环线,太好了。太好的,还有最后下山的幽谷深涧,悬崖峭壁,谷深水急,瀑布高悬,别有一番风景。过瀑布下的水库,有接象山领队的小车停着,他让我们一起坐车走,我们谢过。一个大工程工地,展现在眼前。原来,茶山的“宁海抽水蓄能电站”的进厂交通洞,就在这一边。我们从3号进场隧道走出,走回涨坑村。

涨坑村在宁海大佳何镇。林姓为主,建村已有600余年。村内有360多年的枫香树。我在村“民风廊”里读到一首诗,题《古洞深潭》,诗云:

水作帘栊石作宫,神龙往昔在其中。

潭边古洞千寻远,洞外深潭百尺通。

暮色苍茫飞彩蝠,晴光敛艳饮长虹。

涨源不异桃源里,胜景还知造化功。

我感觉,我们今天(418)的千里走宁海——涨坑环线,充满了诗意。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