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宁波朴树王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1年10月07日

小时候在朴树下活动,用小竹节制成“真空气枪”,采朴树籽作子弹,前一粒后一粒,用竹筷用力一推,“子弹”能射好几米远。我们在“叭叭”有声中,互相追逐打闹,很有一番趣味。最近,听说宁波市有朴树王在宁海县跃龙街道上枫槎村,我兴致勃勃就去找寻这棵朴树王。

为免开错岔道多走冤枉路,我一出门就打开高德地图导航,直奔上枫槎。从城区过去,10几分钟就转向上枫槎。等转入村口,开一段路,看周边没有古树迹象,我就没按导航提示转入村里,导航就一再提示:“您已偏离航向,请掉头,请掉头,……请选择适当地方掉头。”见村边地里有在整理菜畦劳作的人,我把车开到路边,停下,走向村民:“种菜啊?我想请问一下,你们村的沙朴树长在哪里?”村民很热情,放下锄头,走到路边:“沙朴树?你从哪里来的啊?”“城关来的,想看看你们村的沙朴树,听人家说,你们村这棵沙朴树是宁波的沙朴树王。”“真格啊?沙朴树是很老了,有好几百年了,前几年村里是把她围起来保护起来了。你走到那边路边,就能看到的。哦,现在看不到了,屋起了挡住了。我让内客人带你去吧。”我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你指一下路就好了。”“那,你看前面,第一根电线杆不算,再过去那根电线杆过去一点,左转,弯进去就能看到了。”

我谢过,按村民所指走到第二根电线杆处,左转,沿屋后小路走,却走进了一个院子,见有人在院子里,就问沙朴树。“你说什么?我耳聋,声音大点,再大点。”等我不停比划着问清,我已经说了五六遍“沙朴树”“你们村年年大的沙朴树”了。好在最后老人听清了,给我指点。我按老人指点的从她家后门走出,才意识到我刚才是少走了一个村道。沿屋后水泥小道向山的方向走几步,转向北看,一棵光秃秃的没有一片树叶的大树出现在眼前。肯定就是这棵树了——宁波市的沙朴王。树高高大大的,就立在那边一个圆形的平台中间。树旁竹林边有老人在掏地,已掏了一片松土,挖了一条沟。地上放了三个佛手瓜,他正准备把瓜一个一个放沟里。“老人家,掏地种什么呢?种这瓜?佛手瓜就是这样直接种的?我原来以为是用种子种的。”我见一个瓜上长着像南瓜藤的藤叶,佛手瓜却绝不像南瓜。“是啊,佛手瓜。藤会往那边长出去。这瓜特别会生,一个一个生得密。”

我指着沙朴树问:“这棵朴树有多少年了啊?你们村的谱里有说到这棵树吗?这棵树有故事吗?”“好多年了,谱里有没有记着,我不晓得。原来,这里有三棵沙朴树,另外两株死了,原来就在那边。怎么死的,我也不清楚了。大概是被台风打断的吧。”老人说着,放下锄头,带我去原来长沙朴树的地方,说就在这里,这里一棵,那边一棵。“这株沙朴是三株中最大的一株,原来树还要大,上面有一蕻被台风打断,倒向那边,倒落来的一蕻也很粗很大。落在地上一大片。”“您小时候,三棵树都还在吗?”“在的,小时候,经常在树下闹,沙朴籽熟了,青的变成橙红色,像乌籽一样,籽好吃的,有核,吃到嘴里是甜的。”

来寻找沙朴树王前,我查过朴树的资料,说朴树有黄果朴、白麻子、朴、朴榆、朴仔树、沙朴等别名。朴树的生态习性是这样的,喜光,稍耐荫。耐水湿,有一定的抗寒能力。对土壤的要求不严,喜肥沃湿润而深厚的土壤,耐轻盐碱土。深根性,抗风力强。寿命较长,抗烟尘及有毒气体。沙朴树的生长区域,主要在淮河流域、秦岭以南至华南各省区,散生 平原及低山区,村落附近习见。下枫槎树的这棵朴树,生长环境与之相洽。在村落边,低山脚,古时候还是在近海边,生长土层深厚,东面开阔,背阴又向阳。“村里对这株沙朴古树以前有保护吗?”“有保护的,那时候,这边的竹子是不会让它长过来的。树周边,人坐坐,树与人一起,杂草乱树都不会乱长起来。这棵树就长得特别好。”

 

我看朴树王树,南侧一米多高处,有半米多宽的地方用水泥填堵着,树有一部分原来是空了。老人告诉我,原来树没被围起来的时候,树根露在地面上,盘根错节,很粗很粗,很有活力。他们小时候会坐在树根上玩闹。我没带卷尺,估计树底部三四个人大概能围合起来。看铭牌样式,我就知道全县古树名木挂牌时间都是2018年的,是统一那一年挂的,之前挂的大多是2010年的。看铭牌上的数据,这棵沙朴树,平均冠幅20米,树高25米,胸围6米。胸围6米,真是要三个半人才能合围得过来。往上看,树长得很壮实,有粗枝紧贴主干扭着缠绕着像不忍离开一样,贴一贴、亲一亲主干,再向外、向上、向四周伸展。有的断枝收缩回去,主干把它包起来,像婴儿一般露着头,从底下往上有三四处。有一断枝头,还像龙头一样从树干中伸出来,让我想到西岙通惠桥上的桥头兽。朴树树皮灰褐色,粗糙不开裂,枝条平展,有沧桑,却有劲,我似乎感觉到“遒劲”的那种力量。树往上长,主干由粗渐变细巧些,树冠却越发变大起来,树枝向四周散开,越散越细也越有味。三月的细枝,虽未见叶芽,却有潜藏的活力,展现在空中。从不同的方向看,那展现的姿势画面,各各不同,有中国水墨画的味道。我转着看,越看越喜欢。就是感觉自己语言贫乏,没法儿把看朴树的那种细微美好的感觉说出来。

这棵朴树,已有715年历史了。在她生长的这些年历史里,她看到了多少的人间沧桑呢?昙猷弃枫槎上岸(405年),她是没看到的,但《宁海地名志》记的朴树所在的上枫槎村,村里迁居的郑、徐等主要姓氏,多在明朝洪武年间,这棵朴树,几乎却是全程看到了村落变迁的,包括后来在村东北山脚下人们兴建起来的昙猷禅寺。树是有灵魂的,更何况她是树王呢?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