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行走收获】元稹《一七令•茶》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1年02月12日

 

茶,通常说兴于唐盛于宋。中国既是“茶的国度”,又是“诗的国家”,唐朝许多著名诗人都写有茶诗,如皮日休、陆龟蒙、白居易等,元稹也是其中一位。元稹以其一首宝塔诗《一七令·茶》,给唐茶留下了别样的纪念。这些年走在宁海的山山水水间,500公里步道上时见茶园。行步道,赏茶园,说茶诗,也别有行走趣味。期间,元稹的宝塔茶诗,常常被我们提起,尤其是那几次在茶山、龙宫、赤岩坑、望海岗、望府楼等处,我们聊到了望海茶、望府茶、赤岩峰茶,自然也聊到茶诗,聊到元稹的宝塔茶诗。

元稹(779年-约831年),字微之,别字威明,洛阳人(今河南洛阳),北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的第10世孙,唐朝大臣、诗人、文学家。元稹年少即有才名,与白居易同科及第,结为终生诗友,并一同提倡“新乐府”。人们常把元稹与白居易并称为“元白”,把他俩的诗作称为“元和体”。元稹情感丰富,古文制诰,格高词美,除了给我们留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等千古佳句,还有《莺莺传》等传奇作品传世,《莺莺传》成了王实甫《西厢记》创作的蓝本。这样多元有趣的诗人元稹,是不是也别有意味让人回味?由此推想,元稹宝塔茶诗的独特、新奇,也自在情理之中。

 一七令·茶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独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注:铫diào便携小金属锅。引申为一种带柄有嘴煮开水熬东西用的器具:如茶铫。)

元稹的这首宝塔诗,先后表达了三层意思:一从茶的本性说到人们对茶的喜爱;二从茶的煎煮说到人们的饮茶习俗;三就茶的功用说到茶的提神醒酒功效。茶,色翠绿,香清高,味甘鲜,且耐冲泡。茶,消暑、解渴、生津,还助消化,连带治病。茶也是药,茶作药,亦常促发人们的想象,让人想起神农尝百草、茶解百毒的故事。

宝塔茶诗读来饶有趣味。诗中的茶,有动人的芬芳:看香叶,有楚楚的形态;见嫩芽、曲尘花,有生动的色彩:“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饮茶画面感带来的美妙引人想象:夜邀陪明月,晨独面朝霞,有茶,雅,茶真可让人享受神仙般快乐生活。“睡起有茶饴有饭,行看流水坐看云”(《痴绝翁》),茶洗尽古今人,洗尽古今人的什么呢?真可以自思自悟。茶,慕诗客,爱僧家,茶有神奇妙用。禅茶一味?茶禅一味?自己品味。

(本文图片由望府茶业提供)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