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首届“千里走宁海”之“冠峰至里坑”行走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1年01月24日

那天冠峰公路边仍有积雪,尤其从冠峰到上里坑北坡的那一段。不仅公路边上的雪没融化,公路中积雪仍在,车轮碾过的地方还结了冰层。中巴车开着,车会不会打滑,我坐在车里都有点紧张。好在司机有经验,说没事。慢慢地,车有点跳,我们终于来到了向阳的坡段。

那时,这一带,山区,深山里的山区,我还不是太熟悉,上里坑村主姓李,下大岙村主姓金,他们一个从城北花园(现梅林镇)迁来,一个从县城迁居,迁居时间都约在明代,一在明初,一在明中叶。当时,我对这些一无所知。后来,为研究霞客古道,才逐渐一点点有所了解。霞客“开游”天台山从宁海西门出发的时候,我们王爱山这边的村落好多都已经存在了,包括上里坑村与下大岙村。霞客在其游记里提直石岭的“石梁道”,提弥陀庵,自然有其道理在。而这一次——2013112日“千里走宁海”——冠峰到里坑段步道行走,是我参与徐霞客旅游俱乐部行走的第一次,也是我开始深入了解家乡山水的重要一步。行走开头与结束,都有冰雪相迎,空气特别清新,中间涉过清清泠泠冷冷的清水溪,冬日山溪水的澄澈,让我印象深刻而难以忘记。

我们是从下大岙开始行走的。这里的积雪不像冠峰草坛上那样积得有寸把厚,这里的雪只在路边草丛中不时地显现出来,有的裹在乱草窠里,有的卷在栎树叶中,有的积存在地里包圈心菜的草绳上,还有就是北面屋顶的瓦沟中积着的一条条的小雪沟。这点点处处的白雪,让我感觉到山间的一片宁静。我用力地呼吸着这边清新的空气,为山间的清新叫好。我们一行11人,走过一段机耕路,斜切入小道走向混水溪。听周老师说,这一片机耕路所在的山就叫大岙山,混水溪发源于天台华顶山,往下流去与清水溪相汇,再流入大松溪流入白溪——徐霞客称水母溪——到白峤港出海,今天我们会穿越白溪上游的清混两条溪坑。下切过程没走多少路,我们就看到混水溪了。往上流看,溪中乱石“翻滚”一样,多而大,以各种姿势蹭着溪水。溪水不大,在乱石间跳跃,但水清澈,有白花花的水花,有哗哗的水声;往下看,溪流跌落有点大,稍远似有深潭,有一汪汪的碧水,再远看,溪流转个弯就掩在山林皱褶中看不见了。水清清的,混水溪怎就叫混水溪了呢?溪中有水泥桥一座,这桥跟平原地区建的沉稳的水泥桥不同,有上下两道,高高的,像古时的石板桥。这桥与混水溪上的高山峡谷比,显得单薄,瘦伶伶的,生命力似乎不强。果真,我第二次来,桥一孔就坍塌了,第三次来,桥只剩几段水泥墩与断块在溪石间了。我们有从桥上走过的,也有从桥下溪石间跳跃着、亲过混水溪清澈透亮的水上到对岸的。

上山下坡,穿越山间小道,过竹林,经过鞍部山厂石屋,到了大坪废村。大坪村现在只剩老屋,没有村民了。我想象,山间住有村民的话,我们走到,肯定能看到他们端着饭碗出来,站在高坎上与我们聊天,有村民还会请我们进屋去坐坐,顺便给我们吃山乡特色的中饭。因为我以前感受过这样的热情。我们在主线254标桩处拍合照打卡。这是首届“千里走宁海”的规定动作、“标志”性的要求,我们是按体育局的要求在走全国首条登山健身步道。

我们来到清水溪边的时候,已经走了近五公里了。见清水溪,溪滩平缓开阔,与我们刚见的混水溪不同。溪滩上有巨石,但更多是卵石积成的平缓溪滩。溪滩上有树,有大树小树,有枯树秃枝,但都挺精神的,尤其是被水流冲刷挺过来带秃枝的树,树的那样一种不屈不挠精神,特别让我心动,照现在时尚的话说,我在心里要为这经历“磨难”的溪坑树点赞。即便是那些倒在溪滩上的枯木,也有了别样的沧桑,让我感动。清水溪,水清,尤其是流在这溪滩上的,清得确实没话说。那边山崖下清幽幽的潭水,清而寒,古人说“寒潭”,真说得是极准确、真说得好。“寒潭清幽”我脑子里忽有了这样的词语。

清水溪溪水流得不是太急,步道要过的溪流,水也不太深,过膝盖差不多了。我们在溪边脱鞋、挽裤脚,稍作准备就下水过溪。不想,这过溪还真有难度,这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一是水冰骨冷;二是水中溪石滑溜不好踏脚;三是水流中间没有大石块可以助力支撑;四是水流看着不争,实急。过溪步步惊心是没有的,但每一步踩得稳当却是要紧的;水冰冷,小腿冻红了没关系,上岸回暖后,小腿暖暖的,倒是很舒服的;重要的是稳当,即使晃晃也没事,只是不要摔倒到溪水中去,就好了,就成功了。此时登山杖的重要性体现出来了,团队相互扶持的重要性体现出来了。我们相互鼓励着、牵拉着过了清水溪。事后想想,能多带双厚袜子也很重要,脱了鞋,穿着厚袜子过溪,既可防水下石滑,又能防水底沙石磕脚,涉水过溪就确实会稳当许多。

坐在溪滩上,回说冰骨冷溪水,我们不说“冰冷”,而说“冰凉冰凉的”。溯溪往上走,是清水溪探险线路,我们没过去探险,只是我在大家坐在溪边休息的时候,往上走了几步,却没有找到“路”。我们穿鞋上路,走主线步道,没再顾及“探险”。但过溪后的上坡道却是一段特别的道,让我深深记得。这路像东北人用木头垒墙,这里也用木头,一段一段,沿陡坡铺设成人工登山道。我登一步想一步,铺设山道的人在这里锯木头,在山坡上一步步挖步道,一段段铺木头,够辛苦的,我们要致敬他们。

走过这一段,上去一段的溪石溪坑树及石与树上的绿色苔藓构成的景,也别有一种味道。我们在主线标桩260拍照打卡后,穿松林,走荒道,继续深山小道穿越。路上多见积雪与冰挂,脚踩上雪地“嚓嚓”响,摸摸路边的冰挂,冰冰凉,有在东北“林海雪原”的感觉。走着感受着,不知不觉,我们从岔路镇的王爱“穿越”来到了黄坛的双峰,来到了上月山村。念到上月山,山与月搭界着,我感觉到深山里的“山月”诗意。李白有《峨眉山月歌》,宋代袁燮有《山月》:“好风吹雨到山前,月与山翁故有缘。静夜相看两寥寂,水流岩下泻潺潺。”周老师说,上月山,原来叫状元山,我一听,却意兴阑珊诗意没了。上月山海拔有729米高,周边的高山还有比它更高的。上月山西南有高804米的羊毛山,东南有高796米的灶头山岗,东面有高750米的狗洞岩岗,西北稍远处有高783米的逐步尖与高895米的桃花峧岗。我们本次行走的终点站里坑村,就处在上月山东北海拔870米高的望海岗山南面的山谷中。深山老林,我们在穿越啊。我们最后一段走在新开辟未完工的机耕路上,路上全被积雪覆盖着,雪干爽,不沾泥,走起来也蛮舒服的。远远地还有雪景可观赏,还有高高顺着岩崖飘落的瀑布可看,觉得有趣极了。

上午8:55,我们从岔路镇下大岙地起步,下午250我们到达终点黄坛镇里坑村。3点,我们从里坑乘车返回宁海。这一路行走,我们穿越了宁海白溪上游的两条重要溪流:混水溪与清水溪,穿越了宁海西部的深山老林。这一段步道,是宁海千里登山健身步道非常经典的一段。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