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石浦古城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1年01月24日

石浦是渔港,石浦渔港里有老街。那些年,我们去石浦,不是很容易,但去了都感觉新鲜,除了渔港码头,我们还想着在石浦老街里走走看看,找点不一样的东西。现在石浦老街变成了石浦古城,变成了需要买门票才能进去参观的景区了。

我们的同学会开到了石浦,到石浦了,自然要去“石浦古城”走走的。过去,我们进老街,是看新鲜。现在呢?是与老同学一道,随心尽意地走一走,带着一些些同学同乐的味道。说看吧,也真是随着导游一个景点一个景点地看过去的。各个景点里也真用了心思,搜集摆放制作的东西也真能反映我们那个时代生活中所常见到的,即使没有,也用图片或文字进行“还原”,图文并茂,生动可观。我们又因了时空的距离与间隔,因了那种生活的消失与不见,见着这些不真却“像模像样”的“老”物件,也确实能唤起回忆,引起话题。这或许也是同学会的一个意义吧。“百年龙袍”,是否百年,没人去追索,百年龙袍原来是中华美食“蟹黄汤包”,且是石浦老街的一绝,却是新鲜的。石浦钟表店,能看到一些老钟表,也真有点老意思。这里不知是什么店铺,高高地挂着“回收老铜钱、老银元、老家具、老连环画……”,也确有我们心中的“老街古韵”味道。“回收?我们人能回收吗?”店铺里摆放的各色玩意儿,也是琳琅满目,不像全是回收回来的。

“港城沧桑”,是个重要景点。在一个三合院子里,也真有沧桑感。院子里见到油亮的大帆船,船舷两侧各伸出三个炮口,是战船。是否想象到战火,每个人可能会不一样,因为石浦的历史风烟,在每个人内心的记忆是不同的;见到慈禧元宝石,有同学就细细去“考证”了,同学在这太湖石背后看到了文字,大声说:“这太湖石真还是有来历的,是从海上打捞上来的。”“港城沧桑”屋里布置更为丰富,有石浦古城的模型,这让我想到我第一次来石浦老街跳着登老街石台阶的情景。这里还有现在港城的全景照片可供“鸟瞰”。

这里有人物的重点介绍,说石浦“历代名人纷至沓来”。我熟悉的蔡元培与马叙伦避难到象山隐住七天的事,就在这里得到详细介绍。民国大总统黎元洪授匾“孝义可风”褒奖的石浦人纪子庚也进入我的眼帘:石浦也真有出色的人。“万历《象山县志》是邵景尧编的。”有对地方文献感兴趣的同学,站到邵景尧的介绍文字前细读了:邵景尧少有才名,与著名学者杨守阯等结社赋诗,号称“浙东十四子”,科举得榜眼,耆年雅望,象山人以他为豪。这里还出现了历史名人文天祥。公元1275年,文天祥以宋朝特使赴元营议和被扣押,北行途中设法脱险,颠沛流离,辗转四明(宁波)、台州、温州等地,到达福州。在这过程中,文天祥带着几个随从,乘船经过象山涂茨镇乱礁洋海域时,乱礁洋给他很深印象,他写成《过乱礁洋》诗:“海山仙子国,邂逅寄孤蓬。万象画图里,千崖玉界中。风摇春浪软,礁激暮潮雄。云气东南密,龙腾上碧空。”那时,文天祥遥望大海,东南边云气浓密,他暗暗期待当时在温州的益王赵昰,能如蛰龙一般腾飞于碧空,希望抗元的胜利早日到来,再建南宋国事。文天祥之事在我们心中激荡,毕竟我们是中文专业毕业的,都在青春年少时背诵过《正气歌》,记得那“留取丹青照汗青”的著名诗句,文天祥让我们在自己的人生历程中有“汗青”的历史意识,有“留取丹青”的想法。

石浦有皇城沙滩,这里有“宋皇城”的介绍,不细看,还真不知道,原来“宋皇城”只是有城墙围护的一座大坟墓,而非我们原来想当然的“宋代皇城”。电影《渔光曲》是在石浦拍摄的,电影后来(19352月)在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荣获第九名,被誉为中国第一部获得国际荣誉的影片。曾经着意去过的东山岛,也引我思绪。昔日石浦渔村光景是怎样的呢?与电影联系着,这里有“昔日渔村”茅草屋、渔网及各种渔具。这些以前常邮的渔家生活用品经这样一摆设,旧时的茅草屋、渔网等等,也都有了故事,有了《渔光曲》电影的味道。

走在洁净的石板路上,两侧古玩、海螺、中国糖画、团扇、儿童玩具,伴着飘动的屋檐下的红灯笼,很喜乐的样子。我们聊着石浦的四季特色活动:“春踏沙滩(三月三踏沙滩),夏玩海钓(中国象山国际海钓节),秋看开渔(中国开渔节),冬品海鲜(象山味道四季十六碗)”,登上一层层石台阶,见着了“开蚌取珠”“现磨珍珠粉”,也觉意趣无限。“耕海牧渔”,这也是重要的游览项目呢。走进“耕海牧渔”,寻味渔民生活,我也有兴趣。在这里“作业”有了别样的意义。这里渔民的牧海“作业”也真是多:蟹笼作业,拉钓作业,拗罾作业,蜈蚣网作业,港湾涨网作业,拖虾作业,独捞船作业,大捕船涨网作业,红旗对作业,水下采淡菜作业……细看,这些作业,实景模拟,都可“模仿”着学习,什么船,什么网,在水上怎么样,在水下怎么样,展示的清清楚楚,还有深水大型水箱养殖等。这里还有省级非遗传承人杨雪峰制作的精致船模展出。我们同学一起边走边聊中走过这一圈。只是可惜,当年我们班只有一位象山爵溪的同学,他带给我们石浦的海洋信息不是太多。

见着“石浦特色菜五香鱼丸”纸板招牌。墙弄口有钢瓶伴着燃气灶摆放,有人守着摊儿呢。摊主呆呆地隔着瓶瓶罐罐看着我们。从那边走过去,都是两层楼木建筑,整修过的,石板路,墙弄窄窄的,有弧度地弯曲延伸着。这里面过去应该是最有烟火气的地方吧,我走几十米回来了。墙弄虽整洁,像景区一样干净,却没有了我们小时候生活中的烟火味了,冷冷清清的,门大多关着,也没有游客走动,这里的主人们都干嘛去了呢?这确实是一条街,却没有街应有的热闹。街还是有名称的,但现在我却记不起来叫什么街了,只记得街口立有街碑,当时没细看。我们被导游叫着走进了瓮城。瓮城上面的城楼,有“威镇浙洋”匾,“浙洋”有味道;“威镇”,为什么不是“震动”的“震”呢?你说呢,镇海为什么不叫震海呢?有来自镇海的同学反问呢。瓮城下有“潘记炸虾饺”,我们没有人去品尝。沿台阶登上瓮城大门,门有门洞,正中有厚重闸门,可以下闸关闭。“瓮中捉鳖”是否就很形象了呢?是啊,瓮中捉鳖,瓮城就像个大坛子。回头望城楼,城楼匾为“泽通瀛海”,内外匾,联结了“海洋”也有意思。

这里别有天地。左侧是关帝庙,右侧是店铺。顶上天空是美丽绸伞的天空。关帝庙戏台上正与游客做着互动节目,表演的阵势应该是戚家军的吧,有号着“戚”字的大黄旗飘扬在戏台边上。游客的行头也是古装将士,他们说念着,全是玩笑搞笑一类的,下面是笑声阵阵。那么严肃的历史被搞笑。导游问有没有要不要参与的?我们没有人要参与。庙内两厢墙壁绘有“温酒斩华雄”“千里走单骑”“威震乾坤,马到成功”等故事。我与同学转一圈出来,见庙外围墙边有同学正被一行为艺术表演吸引着,并为表演者竖着大拇指。这还不够,我们中当年的“小蜜蜂”还吃吃地笑着,坐到表演者的身边去,同时拉着一位男同学坐在另一边。坐定,她用手在表演者面前上下比划。我们也真佩服表演者,不论小蜜蜂怎么比划,不论我们说什么,表演者就是一动不动,姿势一点没变,就像真的雕塑一般“纹丝不动”。我们都开心了,笑着,继续竖着大拇指为他点赞。小蜜蜂大笑了,雕塑的头微微侧向了小蜜蜂,又停住不动了。直到一位小女孩走过来,要去拿下“雕塑”的眼镜时,表演者的手才抬了起来,与小女孩互动了一下。

走过这一方甬道,地势降下处,有高高的墙,有门洞,门洞上方墙上嵌一石碑,刻“保障一方”,可见这高墙的作用了。这一路下去,还有这样的一二个门洞建筑,街也许就这样被分成前街中街的了。墙上紧贴一木制对联:“一条大街通南北,两边小店卖东西”,俗到极致,却更有了雅趣,就像茶联“开门七事茶在后,待客一杯总在先”。接下去的大街,由高往低走,层层降落,两边小店真卖着各种东西,热闹程度远高于瓮城的另一边。黄色店招“刘大妈螺花坊”飘着,让我想到象山影视城中飘扬着的酒旗。“竹青螺花店”,螺花垂挂,似春帘,似春瀑,螺色花色相映,也真是一道绿色风景。纯手工饰品,海螺,深海黄鱼鲞,东海野生蟃鱼,石浦特产仙草冻,宫廷小吃象山米馒头,牛轧糖,糖桂花……各色物品、小吃、干海鲜,沿街摆放不叫卖,大家都只是随意,你买我来接待,你不买我也不强卖。我们随走随看,店家也不吆喝,年轻些的还看着手机,手机里有她的精彩世界。“源生钱庄”,有点内容,我也随同学从楼下到楼上走了一圈,巨大铜钱中的“正大光明”,我有兴趣看;对联“不将辛苦事,难进世间财”,说的也真是我那时接受的真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故事,也被用泥塑的形式在这里呈现出来。金属钱柜,大大的,沉沉地摆放着,看看也有些意思,这东西,其他地方不一定能看得到。楼下“龙龟抛银民谚”也给我们老同学一乐:“抛中龟头,鸿运当头;抛中龟背,长命百岁;抛中龟池,富贵一世。”

宏章绸庄,大皆春,栽兴烟馆,侍郎府,亚洲飞人馆……石浦古城老街,内容还是蛮丰富的,我与同学走走,坐坐,聊聊,也有近两小时逗留其间。我们是聚会,是叙旧,是闲着来欣赏的,不是以前那样是来买东西感受新鲜的。以前是生活,现在是休闲,生活与休闲的艺术在这里结合起来了?我不知道。走出景区,有一店面引我注意:中华姓氏文化,刨根问姓。刨根问姓?刨根问姓!中华文化是要问姓问源流的,石浦古城老街,我倒是应该学着刨根问问“街”的。这次我又是走马观花,没有追根问源,刨根问问石浦老街!现在的生活不就是以旁观者的心态乐一乐吗?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