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去看看“头上青天”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1年01月24日

202118日,星期五,周总理的忌日,周明礼老师为纪念,发了一篇旧文《打响周恩来祖居地在浙江宁海的品牌——由毛泽东祖居地在浙江江山想到的》,并发了《今天,我们曾经走过》第136篇,后一文提到了新岭(摘星岭)的结绳坑,提到了“头上青天”。我忽想着要去看看那“头上青天”的石刻了。

元旦放假,我与家人两上状元峰,车过马铺,却没有去看看,今天去看“头上青天”,应该是有点意思的。从城区跃龙新大桥外出去,十五六分钟就到马铺。现在这个山岙里已经没有村落,只有农家乐与民宿,前几天路过,还见到有人在这里搞烧烤活动。我在马铺空场地停好车,问站在马铺山溪水坝顶聊天的人,新岭古道入口处的小庙在哪里。回答说不知道。问从马铺往上走到一市与东岙的古道还在吗?他们说现在哪还有古道,早就没了,还说“你看看公路”。是啊,看看公路,即使有古道,还有谁会在乎古道!再问“头上青天”石刻,他们还疑惑着:“有头上青天?刻在岩石上的?我是马铺人,我怎么没听说过呢?”看看他俩年纪,真可能是没听说过的。如果问他们祖先什么时候迁到此地居住,我想,他俩也不一定能清楚。

新岭,很多年前,我走过一次,现在我也不太能肯定“头上青天”到底在哪儿。只记得在半山腰,上了百步峋(峻),到那儿,路一小段较为平缓,可以在刻有“头上青天”的岩石下歇息。瞎眼人谋路人卖羊钿的事,就发生在这里。今天来,我就是想着这“青天”的故事。本想打听下,得到了解情况人的指点,少走或不走冤枉路,在马铺却没有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又想着给周老师打电话,但想想,出来走路本来就有“探索”的意味,多走点路又有什么不好呢?岭道比较难找,就想着回到结绳坑摘星桥处往上走,走那古道就不会有错。

想到这,我就从马铺开车出来回到主路上,没开出几步路,坐在副驾上的侄儿眼见,对我说我这边看着有两间屋,像是庙。我停车看看,是呢。看车停在路边弯道上不安全,我就掉头把车开回马铺。回头走回到路边小庙处。庙已不成庙,里面的神佛全没有了,一间的屋顶还有一角坍塌了下来。庙北路有两条,一条往上,一条往下。好像是应该往下走的,但不敢肯定,就先往上走。往上走,路像路,有块石乱铺,走着却又感觉不对,路应该是卵石铺的才对。但心犹豫着,就继续往上。路边有巨岩,像是可以刻字的。再上,上面是新开辟的梯田,种着香榧。路或许被破坏了呢?继续走,见到横路了,想想可能吧,就让侄儿等着,我去探探,一直走,心里仍是怀疑,这是野路,不是“官道”,路没有一米来宽的,且是自然砂石路。等见到输电铁塔,才知不是。返回,准备下撤,心却不甘,继续看着梯田里的香榧树往上走,不想竟走到水泥路上来。这肯定不是了。

下撤,回到小庙路边,沿路往下走,路中见到卵石,且有一米来宽,这才是官道的样。其实,就没走几步吧,估计也就百米不到,“头上青天”大字就出现在眼前了。“终于见到你了。”我心里说着,就拿出手机拍照。周老师当年(2006年)见的“头上青天”四字,是刚刚填了红漆的,特别亮。我今天见到的,红漆褪了色,大字倒一点没有被风霜雨雪“磨损”掉,从上往下走,看四个字,正好是“头上青天”,像是现代人从右到左的顺序书写的。原来感觉很高很高的“头上青天”,现在伸手就可摸着了。大字的题款,上款题“乾隆己酉££”,最后两字像是“九秩”,但不能确定,从“九秩”的意义理解上也不能确定,可能是其他的字。乾隆己酉年是乾隆五十四年,即公元1789年。下款题“邑令郭文志书”,字迹基本清晰,只是“文”字的“撇”有点模糊。“头上青天”,那时百姓生活的头顶上确实是需要“青天”。这一段路上,我来回走了走,路上长满箬竹,溪上巨石处处。

我回到结绳坑摘星桥处,桥保存完整,桥为乱石拱,但中间多为片石。据住在桥边二十多年的石舌章村民说,数百年来,桥没被冲毁过。他见我走到桥下,就说,今年旱得厉害,桥下水少,以前这个季节桥下都是有哗哗流水的。我问他靠什么生活,他说,他养羊养鸡,看着一直到状元峰的山,每月有一千多元的收入。他陪我看着周边的建筑。桥边有一座三间长的路廊,他说原来是四间的。路廊内有三驳石柱,柱上刻有字,如“叶昌贤捐石柱四口”“镇海县张端山捐钱陆千文”“包住德捐石柱四口”等,路廊重修于2012年。路廊东北还有一间“诸神庙”,建于2013年。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