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那天早晨,我在象山蛟龙沙滩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1年01月24日

 

起先我不知道,我行走的沙滩叫蛟龙沙滩,也不知道蛟龙沙滩是沙蟹保护基地。“熟悉”的地方,真不一定就知道原先“熟悉”的东西,就如这半边山的宁波工人疗养院边的沙滩。

到象山半边山,我是第二次。前一次是随徐霞客研究会考察半边山地质地貌,走着公路,没走到沙滩上,只是转一转,望一望,有个“麒麟踏浪”大概印象,没有深入。这一次纯粹,只是参加40周年同学聚会,心意也不在沙滩上。只是住到这边的工人疗养院了,早起,同学仍睡,我就起来,一个人到沙滩上溜达。

出疗养院大门,左拐,走几步就能望得见整个沙滩。躺在床上时,我就想见见日出的,可出来已晚,太阳早已升到海面上了。只是云层有点厚,不见整个的红日,也不见万丈光芒,红霞满天也不是,只见云层厚厚薄薄,条带状的沉着飘着的在空中,把太阳、把霞光都“弥散”了。一大片的沙滩外,是一小片的海水,海水外,天际边,有一二座馒头般小岛。那一片海水如镜面映着晨空,中间有亮亮的一片,海水两侧伸入海中的山,还沉沉的有点黑,尤其在镜头里。黑亮的反差实在有点大。在海水与沙滩边上有一二、三四个人的活动剪影,人影小小的,有一种特别的意趣。风吹来有点凉意,我裹了裹外套,走上沙滩。沙滩,脚踩上去,挺坚实的。除了一些拉长的车轮还是其他什么划下的痕迹,沙滩表面更多保留着海水退去时的样子,就像高空看到的一大片沙石林,有贝壳处还成小洞穴点缀着石林,让我想象海水带着沙子退行的样子,脚底有痒痒的感觉。走一处,看见的沙滩,又像田垄一般的,一垄垄的,浅浅平平,脚踩在垄上,明显有高低起伏。靠近山边的,更有直伸向远方的平坦沙地,像小小的沙地平原。还有一些地方,形成浅浅的沙沟。沟边的浪蚀岩石,凹凹凸凸,承着了暖色阳光,黄亮亮的明暗色彩,也有特别的味道。

看见海浪一层层推来,没有大声喧哗。哗……哗……哗……慢慢的,有节奏的。一浪一浪,一层一层的横铺着推进来。这就形成了前浪、后浪了。能看到推进来的浪有三层四层的特别明显。沙滩上的前浪要退回去了,后面的浪紧跟着追上来,前浪后浪相拥一起,到了第三层,浪头就比前两浪高了许多。我想到了曾经流行的“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想到了我。现在,我是前浪,是肯定的了,我的同学也肯定都是前浪了,我们大都已经退休,不是前浪,还想做后浪?只是,我们要算是哪一层的前浪呢?至少不是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吧?我看到前浪正退着,与后浪汇在一起,再被推回来一点,与后浪一起涌起,形成高一点的后浪,在这浪头中,有的在碰撞中还溅出溅成了浪花。我们这刚刚退休的前浪还能有所作用,还能溅起浪花,让后浪们来关注我们吗?其实,浪花是早就被人注意的。宋代的王寀有绝句《浪花》:“一江秋水浸寒空,渔笛无端弄晚风。万里波心谁折得,夕阳影里碎残红。”他写的是秋江上的浪花,是被夕阳染红的浪花,是一片渔笛弄晚风的浪花,是万里波心里可供人折得的迷人的浪花。浪花也总是美丽的。印象中一年级语文课本中有《浪花》的课文:

我坐在沙滩上玩耍。浪花看见了,迈着轻轻的步子走来,悄悄地挠着我的小脚丫,笑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才哗哗哗笑看跑回家。

一会儿,浪花又笑看跑来了,这次,她给我捧来雪白的贝壳,青青的小虾,我的小篮子都装不下啦。

哗——哗——哗——,浪花跑去又跑来,像群淘气的娃娃。

奇怪的是,我怎么一直没有这样喜乐的浪花在心中呢?我小时候读的语文书中也没有这样淘气的能笑的浪花。浪花是不是也是要童心与诗心的?就像诗人写的,有疯了一般的童心?

它忽然看见我/挣脱了小链子/一窜一窜/疯一般地向我/狂奔

/惊喜地/生出双翼/使出浑身的力气/向它飞去

看!/沙滩上的孩子/早已和它们/肆无忌惮地/疯在一起看来,有时“疯”也是要紧的,“一窜一窜”也是需要的。我们这一代人谁那样疯过呢?谁在生活中像浪花一般“一窜一窜”狂奔过?还“肆无忌惮地”?我的老同学有吗?他们当年也应该都算是幸运的“天之骄子”。

现在这里的沙滩上没有孩子,在浪花边跑步的年龄也该是前浪级别的。这浪花的想象与我前次来听说的故事,风格却也是截然的不同。那次我听说的故事是这样的:猪八戒在海边大战东海龙太子,一怒,竟用钉耙将山劈成了两半,一半留在象山,一半到了台湾,这边一半的一片区域就成了麒麟踏浪的地形。我看向四周,现在我又看不出周边麒麟踏浪的形貌来了。

慢慢走回疗养院,看到沙滩边上绿色的花圃,有红花黄花零星地开着、点缀着,色彩与沙滩的色彩不同,阳光现在也有了暖意。就在这时,我看到了边上的牌子,才知道这里是沙蟹保护基地,这沙滩叫蛟龙沙滩,这花圃叫蛟龙花海,沙滩花圃有个“蛟龙”的名字,多么有意思!沙蟹,现在可能不是时节,我在沙滩上没有见到一只沙蟹。沙蟹时节,蛟龙沙滩上,沙蟹满滩,沙滩蟹舞,又会是怎样的一番热闹与生动呢?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