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宁海有状元峰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1年01月24日

元旦,总得做点什么。随意翻读着书,忽有念头出来。外面冷,却天蓝气清,阳光大好。出去走走?哪儿可去呢?脑海地图“嗖嗖嗖”地闪过这七八年来走过的宁海山水。“状元峰”,“叶梦鼎读书处”,快速闪回。去状元峰登高吧,让元旦新年有个新的起点。心里就定了个准点:状元峰。

状元峰,原来不叫状元峰,叫枧成山。传说是因叶梦鼎在山上读书成了名而改的。叶梦鼎出生在宁海东乡的长街西岙,名陈吉甫,六岁时出继给胡陈东仓外婆家,改名叶梦鼎。叶梦鼎读书用功,少时曾在枧成山结绳坑私塾读书,后来一路做官,官越做越大,一直做到宰相。这就成了读书人的榜样。他读过书的枧成山,后人就把它的名改为“状元峰”,既表达一份纪念,又传递一种期盼:读书中状元。难怪呢,后来宁海能出读书种子,原来却是有一种共同的期盼在民间。我有一位同事是状元峰下人,他常讲叶丞相读书入神打着灯笼借火种的故事,类似于徐迟写《哥德巴赫猜想》说陈景润摘数学皇冠上的明珠一般。我的同事是教数学“研究数学”的。

状元峰也真有意思。他所在的山脉,从天台山绵延而来,突起为鸡冠峰,走王爱山,度桑洲岭,过摘星岭、白岩山,直伸展至王干山,从三门湾深入东海。状元峰,是此山脉绵延中最为耀眼的一处。状元峰,三峰鼎立,主峰,海拔544.1米,二峰海拔531米,三峰海拔450米。状元峰主峰,是宁海南部最高峰,我们称其为“宁海的南岳”。我感觉“状元峰”自命名以来,一直都是有吸引力的。我第一次登状元峰,是老老实实,一步一步“穿林打叶”登攀而上,且是带着全家人一起来登攀的。第二次我来,则是随着“千里走宁海”活动,与俱乐部的驴友们一起热热闹闹登攀而上,那时,山顶风场正在建设,状元峰因风车公路“劈”成了独立孤峰。现在,这边的风车公路成了风景线,更多的人可以更方便来到状元峰了。

今天,2021年元旦,我车上状元峰,没想到,路上还碰见了三辆车从山上下来,还见到一个人徒步走向状元峰。在山顶上,我又听到有人下车看风车看风景的喧嚷声。状元峰还是有很多人在惦念着的。登高天地宽,我再一次感受,尤其是到了状元峰视野最开阔处。登高见到冬日的那种天蓝,还有风机的错落风姿,真让人要凝视。这些年“千里走宁海”走的好多地方,都在这里一一地得以集中展现,我更有特别感觉,我要一个个地转着看。

往西看,梁皇山,一弧南北向绵延,后面是层层叠叠似无边,连上了天台的华顶高峰,那一边有赤岩坑、磨石仓、大小短柱山等等的隐伏其中,我们都曾穿越;梁皇山景区著名的玻璃天桥,现在只见一条白白短短的细飘带。往北望,近处的连头山往西走向大塘山,是一列平岗,原来这列山,上面是这样的平缓啊,东面覆船山上的两座宝塔距离竟是这么相近,可以相互呼应;这一列平岗下是一带的村庄摆列在白溪边上,最大的当是竹林村了,白溪水碧玉般映着天蓝,碧玉色彩还深深浅浅地显着不同光,穿洞的铁路上有高铁驶过;整个城区一览无余,可以一一指点出宁海大厦、世贸中心、西子国际,得力高楼则清晰可见。

往东看,东北方向的杜鹃山似有敦厚感,后面有帽峰山延展开的七姊妹山;峰头突出的宁海东部最高山茶山,在一片绵延的山峦上,遥遥可见;东面,望府楼山上茶园一片,灵泉寺虽不可见,位置却大略可以指定,山上方村在那个山湾里静静躺着,夏日特别热闹的一市村在,在那山岗上隐约着,周边是感觉很美的茶园;东南面,前些天,刚刚在夜晚见过的一市木峰山突出着,让我有亲切感,木峰有八景,“木峰耸翠”说:“群峰秀削天中起,万木阴森雨后开。”现在,站在这里是感受不到的,木峰现在只是海边一座有尖峰的小山;由木峰山往前看过去就是一片海,远远的跨海的高速公路桥一段段的过着山岛相连着,像小孩搭的积木桥,横躺在海上。

往南望,是一片相连的山,山上茶园处处,远处的,在阳光下,有点迷蒙的,就是三门与宁海相连着的层峦了;往西南看,还能看到桑洲的小罗尖山峰(骡峰山),那山有明代刘基的传说故事。山高我为峰,那是一种豪情。山高看到四周风光,那是一种舒心与爽心。户外让生活更美好,这是驴友们的一种美好感觉。

状元峰最高峰,在9号风机旁,到此,必须要登上最高处的。这既是一种登山的回忆,也是一种新的体验。山顶多柴籽树,株株直立,有细枝横斜。粗的有小臂粗,给人硬硬的能经风霜雨雪的感觉。树丛间,全是厚厚的落叶,路有点陡,走着“沙沙”地会滑。握着树干,小心攀爬到顶,记忆中的步道标桩仍在,标桩未标海拔高度,只标主线桩号126。站顶峰上,四围都是高出人头的树,树虽落了叶,但看四周风景,转过一圈,枝枝地纵横挡着,美景不现,确不是最佳观景点。从另一侧下山,路更陡,落叶上仍存有雪。出发前偶然看到:“他日登高天地宽,人间春色从容看。纵有狂风拔地起,我亦乘风破万里。”我想到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中的“他日”,海子的“从明天起”,现在又加上历史上人们对读书郎“状元”的期待,走下山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感觉:期待是幸福而美好的。宁海有“状元峰”,似乎也是美好的。(20210101

 

(作者:袁伟望,宁海县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