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柘湖杨环线行走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2月31日

千里走宁海仍在持续开展,2020126日,“前童站”走柘湖杨环线,等我知道消息,已过报名期。好在走环线,我就决定自己开车到柘湖杨,再跟队伍走。可出发时,车库被堵,114回电说未联系上车主,让用其他方式。我笑笑,再等等。等我与家人到达柘湖杨,早不见前面行走的人影了。

白溪岸边,柘湖杨村口的长廊上,坐着老人们,他们看着我们急匆匆地快步,早猜着是参加活动的,说:“介晏,人家早就走了,你们落队了。”我看看自己,也真是登山的样,一身迷彩服,一个大背包,还拿根木头登山杖,难怪老人们会关切会主动跟我们搭话。我笑笑:“没事,路走过,熟悉的。”心里却想着能赶上队伍,到岭头路廊就能与大部队一起走了。

过柘湖杨大桥,桥两侧都有钓鱼的,互相都关注,互相看一眼,最后,都没说话,他们钓他们的鱼,我们走我们的路。走着。看着。说着。大桥造得真好。两边的水,真清,真蓝。现在的堰坝比古代的黄沙坝更黄沙坝了。

看向前方,左边山头上有一座弥勒佛,金光耀眼,黄墙大檐角的大殿掩映在树丛中,还很有点寺院的气象。那里是柘湖杨村人称的大庙,大名叫“东山庙”的地方。前面一浪山,山顶上有风车一座座,静静的,风叶没有在转动。过了柘湖杨大桥,一条水泥路去向罗家岙,一条沙石路通向岭头路廊。“千里走宁海”红飘带在沙石路边草丛上挂着,作路标指引着方向。我们就“毫不犹豫”地走向沙石路。留着稻茬的田里有着一片绿意。路边有“九树沟采摘基地”牌子,山地上种着猕猴桃。一二座小屋棚,在路边,里面养着鸡。山脚边上还有一头奶牛,在悠闲地吃着番薯藤。路,一直是机耕路,山色的斑斓,树丛的多姿,树叶的多彩,总感觉山中的丰富与喜悦无限。过了大雪节气,北方早有雪了,我们这儿却还是满山很浓很浓的秋色。就杂树中一树的枫叶吧,高高地映着天空,那枫叶上尖尖的角,饱满丰富的色彩,也让我动心,心里只怪语言贫乏,形容不出那种美好的感觉。

多年步道走下来,走上山道,看到山道两旁熟悉的草木,石头的田坎,一块块的绿色菜地,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看到高梁泡了,红红点点,一丛丛,一片片地酸酸的,甜甜的,那种味道就在嘴巴里出现,想着高梁泡泡的酒,摘几颗放到嘴里就成了自然的动作。“路边的野果,你要采,你要采。”我不禁说出了口。走着山道,快乐由内而外地情不自禁。我想着听山谷中人的说话声,想着感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空山之空、空山之寂中,诗人感受的那份暖意。现在,当下,我却没有听到人说话的声音。

人微微出汗了,停下,脱下件衣服,喝口水,忽就听到说话声了, 过一会儿,弯道里走出两妇人,一老一中年,像是母女俩。“不走了?”“嗯,不走了,出来走过,舒服了。”“舒服。也是,呼吸了新鲜空气,人就真由内而外地舒服了。”我与家人感慨着。说话声音又有了,是一对父子,说着话往回走着,我们见着互相笑着。问:“回去了?”答:“山路有点陡,不想爬了。”小孩像是初中生,有点胖。再往上走一段,真走上古岭道了,古道用块石铺筑,一级一级向上,路还真有点陡,还难走。这里的块石,棱角还是棱角,不滑溜,黑黑的,还有枯苔,似不太亲切与友好。有些地方,被流水冲过,块石翘着,还不太平整稳实,更是要小心迈步向上。走这样的山岭,这才叫真爬山。虽不用手脚并用,登山杖却是最能发挥其作用的了。“哎哎哎……”上面有人在呼叫了。我知道,这时候应该有回应,我也“喂哎哎哎——”,果真前面问了:“后面还有人吗?”“有,四个人回去了,还有两个人。”“好,你们慢慢走,前面就快到岭头了。”赶上去,有落伍的站着路边休息。这一边土层深厚了,草木长得温厚深情多了。看到路边的金樱子了,想到去年采摘的,泡出的酒,色泽红亮,就又动心了,就采摘起来。休息的两位赶上来,说着“鸡头铃泡酒”的话,走向前去。“这边长得好呢,一大片,又大又红。”我们回应着:“好,我们上来摘。”

到岭头路廊了,路廊三间,屋顶已经坍塌,我心里有了丝丝的不舍,就围着转,围着看。这路廊所在的一片,有很好的沼泽,住人,田与地足够养活数十人。春天行走到此,路廊前的沼泽水草长得很是诱人,不论是草地,还是碧绿的草色,还有那一汪亮亮的水,还有那供人无穷想象的桃源般的生活。这里海拔不高,只有250米,路廊南面,2.5公里,就是有叶梦鼎读书传说故事的状元峰。

见四位领队等着,我让他们先走,说我们再盘桓一会。我走进路廊,看到墙壁上嵌着两块石碑,想细读,见字迹漫漶,看不清楚,我怪自己前几次行走,没进来细细辨读。好在还能看清一些字,我看到了“茶亭碑记”的字样。现在我正关注着宁海的茶文化,“茶亭碑记”让我兴奋。但不能读出碑记完整的意思,心里却有一些懊恼。柘湖杨村宗谱里有这篇碑记录存吗?我希望能读到完整的碑记。柘湖杨村,我熟悉的。柘湖杨村名的三个字,都有意思,我都考证过。柘,落叶灌木或乔木,树皮有长刺,叶卵形,可以喂蚕,皮可以染黄色,木材质坚而致密,是贵重的木料。湖,村在白溪边一段弯道处,村内有湖,自然;湖,清亮亮的,我想象。杨,跟“皇帝”杨镇龙有关,是元初兵燹之后,杨传道在泰定年间(1324-1328)从黄坛迁居到此。村有湖,湖边长柘树,村内住杨姓,村称“柘湖杨”,是真有点意思的。村还分上杨与下杨,我有好几位同事与学生在此村。我真希望柘湖杨村的宗谱里有岭头路廊石碑上的“茶亭碑记”。

反正不追随队伍了,我们就完全放松下来,按自己的节奏走,慢就慢,快就快。在路廊盘桓多时后,看路标,到石舌章4.1公里。我们过茶园,按红飘带往石舌章方向走。看到路边的金樱子,我们也再摘一点,想着今年也像去年一样,泡同样多的酒。过油麻岭,海拔有278米。之后,开始走下坡路了。过一片竹林,清新的感觉。见到高大的杉木,有一棵往上长成三株,直指天。

树丛中有野茶树,长得高高的,茶叶绿厚肥壮。一路上,好多路段都铺盖着枫叶,一树枫,能覆盖好大一片范围啊。走起来,飒飒的响,提醒着踩稳,不要被树叶滑倒。能见到连头山的双塔了,一会又不见了。走到饮用水水源保护范围了,路边有废弃的水管,倒塌的竹棚。见到山溪上的石拱桥了,这可难得了。我就想一直关注宁海古桥的钱塘是不是会知道这座桥。这座山溪上的石拱桥叫什么桥呢?忽想到饮用水保护牌上有“里甩洞桥”,这桥或许就叫这个名了。石拱桥,宁海人一般就叫“甩洞桥”。下面还有“外甩洞桥”吗?一路走,我们没有发现。走到山脚,见到一毁掉的平桥,一条大石梁,一头挂在桥头,一头扎在溪沟底。

路标指向石舌章,因走环线,我们按照红飘带路标折向鱼。鱼鳞坝,鱼鳞般的坝面,有绿浮萍朵朵在鱼鳞上,有水流从“鱼鳞片”上滑落,看着很是新奇,听着细细的水声,也很滋润的。鱼鳞坝内,水面平静,蓝天下的一湾碧水,让我想到楠溪江的水,想到朱自清《绿》中梅雨潭的水,这水映着山色,那水上水中的山色,随光线还有深浅颜色的变化。我看不够似的,坐在坝顶,心想着用手撩水玩着这碧水。看着上游,感觉更妙,这上游有铁路桥横躺着,白色的动车沙沙地从上面滑过,那种动静,那种远古与现代的结合,让我有说不出的妙意。见到鱼鳞坝北侧下方溪岸上有高墩,高墩上有亭子,我就想那知道那叫什么亭。

亭,停也,那亭肯定是配着观鱼鳞坝的景致而造的。我跑去细看了。上亭子的台阶,虽是水泥浇的,但里面用的是鹅卵石。亭名“狮子亭”,亭柱外联有二:“层岚献翠宜春宜秋,嶰壑流风可滞可兴”“湖月不随潋滟去,山风直送清凉来”。内柱一联,篆体,我没读出来。一带弯弯白溪水,衬着鱼鳞坝、狮子亭,连着连头山、状元峰的山景,这一处还真是诗意,如果是唐朝的王维到此呢?会写出怎样的诗句来呢?李白呢?会写出“自爱名山入剡中”那样的诗句来吗?这里,我代外地人“撰”一句:“暝投西门宿,明登油麻岭。”

享受过这边的诗意,我们沿着溪坝走,看溪边的松林,观溪边“芦花”,过妙山闸,看溪边一处处的垂钓者,简单聊几句,钓了多少了,来自哪儿的,一天坐下来,爽快不爽快。聊着,想着熟悉的爱好垂钓的同事,我们说着要让人们也到这边来休闲享受白溪溪岸风光的话题,觉得今天“千里走宁海”不是在“走”,而是在“游”,在画境里游。宁海成为全国全域旅游示范县,风光宁海这边真好,我感觉到了生活在宁海的幸福。沿溪岸走回柘湖杨村,我们才发现“宁波市全民健身季‘千里走宁海’前童站”牌子在柘湖杨村上杨文化中心前竖立着。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