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山尖上的舞者——三门隐龙山行走记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2月31日

终于见识山水驴友户外的行走风情了。

一般的行走,在三门隐龙山,多从三门县健跳镇毛叶村上,到三门县浬浦镇前山村下。山水驴友户外呢?则走个逆向,从前山村上,到毛叶村下。虽然大家走的都只是隐龙山的一段,又都是隐龙山风光最精华的部分,但行走的难度却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到毛叶村下山时,那近70度风化严重的陡壁,确实让人惊心。还有,那一路的行走风光呢?反向走着看着的感受呢?也真都不一样。这一次,山水驴友户外行走隐龙山,他们“纵情山水”“看见最美的自己”的别样风情,我真有特别感受了。

隐龙山在浙江省三门县,原来是滨海的山,现在在山脊上仍能看到那“沧海桑田”景致,看到建在海边的三门核电站。隐龙山岩奇,谷幽,峰峭,隐龙山上的景观自西至北有蟾蜍跳天台、仙姑岩、天船、佛手峰、天摩岩、接天岩、铜锤岩、状元花、凤冠顶、穿天刀等。隐龙山虽未开发,却名声在外,是一个让人向往的驴走胜地。走龙脊,走龙脊,走过了,相信都不会忘记,有可能还会再来,再来一走再走,今天,我就是第二次行走。

隐龙山当地有传说,我有兴趣记录。800年前,有云游高僧海觉禅师在隐龙山修建“碧云寺”,使隐龙山成为僧人诵经圣地。《笠翁对韵》有“僧占名山云绕茂林藏古殿  客栖圣地风飘落叶响空廊”,我信“云绕茂林”,我更信“僧占名山”。诵经圣地的隐龙山,在那年——元兵攻破临安的时候,南宋幼主端宗为躲避元兵追击,在右丞相陈宜中等大臣们的护送下,乘船南下逃亡,进入琴江浮门,才躲开追击。心绪稍稍安顿的端宗来到隐龙山四顾基“碧云寺”拜佛,缘宿三夜,亲题了“隐龙山”三字。

山水驴友户外,现在是不太在意人“圣”与“不圣”,他们现代时尚,他们更在意山水的惊奇诱人,在乎山水驴友的性情放松。隐龙山“龙”的山水风光与“龙脊”的惊险刺激,让他们开怀,让他们“纵情”。一路,队伍前,队伍中,队伍后,山上,山下,爬坡,攀龙脊,过陡壁,穿茶林,走山岗,小播放器尽职尽责地在他们的登山包里尽情歌唱,或雄健,或深情,或辽阔,或宛转悠扬,都是选的“高山流水”与“清纯”的歌。听着山水歌声,那感觉就像我到了九寨沟一样——一路地听藏地的歌曲——那才是真正的天籁。天籁是天籁,天籁还是一种特定情景下的特殊的感受,不是吗?那座座奇岩怪石,也真吸引了他们。我看他们乐着,我也乐着。回眸一笑百媚生吗?山水间肯定发生着这样美好的瞬间。我想他们也肯定会相互笑着、偷偷乐着。我回眸,那精灵的巨岩猴头变成了新鲜的黑色巨型蘑菇。

我的兴致还在躲躲藏藏的红红的杜鹃花上,还在绿叶丛中黄黄的栀子花果实上,还在那带刺的金樱子果实上,还有那白色的茶花、各色摇曳的小花,还有那一丛丛长在岩石滩地上的“芦花”。那“芦花”,其实是我们少年时常叫的“茅干”,是晒干用作柴火的。现在,到了秋冬,茅干叶杆枯了,“花”却盛开了,那景致,驴友多是喜欢的,人面芦花蓝天景,也真会成为美景美照。“芦花”那种风中的摇曳姿势,柔柔的揉柔人心,让人喜欢与动情不已,如果联想到水边的芦苇,想起《诗经》里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是不是会更动情呢?只是,今天,有些可惜,天不太蓝,风还点凉意,阳光躲着不送暖意。在“芦花”前,姑娘们的情绪还不能全部展现出来。

悄凛凛的巨岩前,当然得来一张,管它是什么天造地设的美造型。他们自己的造型已经熟练着,一摆就摆出来了,手臂一起伸出来了,大墨镜还得戴上一二,以展示那迷人风情。笑脸张开,看着摄影师,也看着看着他们的你。到了高背岩,要上高背岩了,好,你伸出手来,我拉你一把。来来来,一个一个上……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但他们拍出那种效果来了。有一段平平地走上去就得了,要跳要攀爬的,也只有那么一二个坎。上去了,那高高的,宽宽的,也可说是阔阔的高背岩顶上,有足够的场地展示风情。

站上高背岩,那种“山登绝顶我为峰”的豪情,我们可不能展演太过,把手袖起来,我靠向你,你挤向我,稳稳地站住,不管风大风小的,边上还得摆个向天的“心”字来助兴,还要有个高低错落层次感。当然,也还有兴奋的,要跳起来,要离岩三尺三,要在天空里飞那么一会,找那种凌空飞翔的感觉。还有那深沉的,举首向天,装“问天”的姿态,让我想到了屈原、李白与苏东坡,真有“青天有日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我改李白的“月”为“日”字了。

他们说,他们是山尖的舞者,当然也得“舞”一下。远远的,我看着他们的剪影了。双手握拳,顿两下,展臂伸掌向天,向天地敞开了胸怀。这一群山水人啊。山水间的乐子真让他们找着了。想到他们坐在“岩壁滩”上就餐的风情了。随意就找个地方坐着,拿出丰富的吃食,还真有“天南地北”的好东西。“啊,人生啊……”来一口玫瑰花酒,还咂咂有声。其实他们中网名就有“玫瑰”“人生”的。他们开心地说着“人生”说着“玫瑰”,声音里就有了别样的一种韵味。有快快插嘴的:那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啊。我听出来了,他们中真有称“一毛钱”的。他们中还有“如风”“玲珑”“别忘我”“红苹果”“醉在异乡”“踏浪而来的风”。我也醉在他们这吃食世界里了,顺手就拿了一杯他们给的杨梅酒。来一曲,来一支,也真人拿着手机搜一搜,来一支,来一曲。那位清唱的,清清嗓,唱出的越剧“十八相送”,还真有那么一点缠绵。

一路行来,风光在眼中,风光也在行走的脚步声中,陡壁险坡龙脊,在笑声中一一就“跳跃”着过去了。让路给正向行走的,笑笑打个招呼,问声哪儿的,台州的,宁波的,江苏常州的,就本地三门的。怎就反向走呢?那神情中还有那“不怕过陡坡?不怕那陡壁?”的疑惑。见到了嘉定户外、江南户外、巨力户外、缘致户外、游侠客等等的飘带了。还有山水户外那拍合照、拍视频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好吗?”“好!”“山水美不美?”“美!”声音还在隐龙山山尖上回荡,回荡……(照片来自山水驴友户外龙脊线活动群)

附录

宋端宗赵昰(1269710日-127858):也称宋帝昰,是南宋第八位皇帝,1276614日—127858日在位,共在位2年,卒年9岁,庙号端宗,谥号裕文昭武愍孝皇帝或孝恭仁裕慈圣睿文英武勤政皇帝。端宗是宋度宗的庶长子、宋恭帝的长兄,曾被封为建国公、吉王、益王等。宋恭帝德祐二年正月十八日(127624日),元军攻克临安时,5岁的宋恭帝和谢太皇太后相继被俘。赵昰在母亲杨淑妃和弟弟赵昺、国舅杨亮节、谢太皇太后的侄儿杨镇、赵氏皇族人员秀王赵与檡等的陪同下,由谢道清秘密派殿前禁军都指挥使并摄行军中事的江万载父子带自募之义军和殿前禁军护卫,出逃婺州(今浙江金华),在婺州得陆秀夫带一部分大臣和朝庭机构来投,但立足不稳,又由江万载父子及江氏“三古”家族带兵保护出逃到温州,由陆秀夫找到已逃至此的陈宜中,汇合带兵到此的张世杰等,一起保护赵昰等一大班人登船入海到达福州,定行都于福州濂浦平山福地,改年号景炎,行宫为平山阁。当时时值战乱,哀鸿遍野,宋军撤离此地时,曾开仓济民,当地人民甚感其恩,元军占领福州时,当地人民将平山阁改名为泰山宫,祭祀南宋高宗赵构及入闽的益、广二王。左右列的是文臣武将:江万载、文天祥、陆秀夫、陈宜中、张世杰。当地泰山宫便塑神像,以泰山宫作掩护,回避元代的查禁。——摘录自百度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