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黄坛有个小村叫旭山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1月24日

早晨,买麦饼,互相问起哪里人。店主说是“笋山人”。“笋山?我没听说过呢。”“说大村金家岙,应该知道了吧?”“哦,金家岙,我晓得,《文化宁海》写过金家岙的文章。那边有个岭,岭上有座蛮有名的寺庙。”店主说:“是呢,那个岭叫鹅冠岭,寺庙叫罗广寺。我外婆是城关人,我很小就跟出来了。”我心里却想,很小就跟出来了,过了数十年,有人问哪里人,脱口而出的却仍然是“笋山人”,中国人的“根”意识真的很强啊。回来,我查“金家岙”。地名志载:金家岙,片村,包括旭山、金家岙、前山三村。我暗自笑了,刚一个“笋(信)干山”,接着又来一个“笋山”,宁海山多,毛竹多,出“笋”多,“信”也“笋”,“旭”也“笋”,“笋干山”原来是“信干山”,“笋山”原来却是“旭山”。这个“旭山”小山村,我应该去看看。

中午从宁波返回宁海,到金水路上,我开启导航,导航显示车能直接开到旭山村,38分钟,16公里,快到旭山村的路段上,导航路线上注着红字“窄”。我边开车边想,到哪一定问问,旭山村的木器制作情况到底怎样,传下来,有没有木器制作能人的故事。因为地名志上记载,木器制作是旭山村的传统副业。经过德星路、黄里路进入溪金路段,沿路山色醉人,虽是小雪节气,朋友圈里都在提醒入冬了“要注意添衣保暖”,山中却仍是深秋迷人的景色。我打开车窗,呼吸山中的空气,怎一个“清新”说得,只感觉心里很“爽”,清爽,凉爽,神爽,舒爽,肃爽,秀爽,疏爽,畅爽……最后只留二个“爽”:“秋爽”“神爽”。进村的水泥路旁边新辟一条宽宽的路,还没有铺筑浇注,车可以开,我犹豫一下,直接开上“新路”,很快就进入村口。老路口溪边一个小山包上有一座石凉亭,我不知其有没有取名。这样的凉亭好多地方都有,都是批量生产的。

旭山村,在一个朝西的小山岙里。地名志说,村处黄坛北4.2公里之鹅冠岭西。1961年成立东山大队,因重名,1981年更名为旭山大队。以旭日升于东山,易“东”为“旭”。村口广场最引我注意的是两座建筑和一棵樟树。樟树周围由大小不一的溪石随意摆放,中间的还与草皮一起“生长”。石头圆溜,可以想象村民夏日纳凉树下的情景。东侧是村舍,依山建筑,层层提高。南侧应该是建成没几年的新宗祠。祠堂门柱上贴着婚联,像是刚刚办了酒席,边上像是厨房的场地上还有人在忙碌。我没进祠堂,而是走向北侧的一座两层砖墙楼屋。楼屋一溜五间面,底层正中大门顶上写“毛主席万岁”,门联写“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旁边有篮球架。

楼屋西侧大门顶上写“农业学大寨”,门联写“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字都用红漆,红亮热烈,给我暖意。上层顶上的大“五角星”,原来的红色褪掉了,却未漆上红漆。楼内现在只放些不用的稻桶之类的农具。可以想见的是,当年东山大队在这里开社员大会,打工分,分粮食,肯定是非常热闹的。村里走动的人不多,但还是能听到说话声音。村舍分布在东、南、北三侧山坡上东南、东北好像还有深入进去的谷地。村舍建筑正像地名志所说“地势倾斜,房舍依山建筑”。我从南侧走上坡道,原来老屋,多为木结构,多没住人,且多数倒塌着,边上夹着水泥楼屋或新建楼屋,也有些年份了。当然,也有墙面贴了瓷砖的,但不多。右侧楼屋旁边有两株古樟树,年份与广场上的相同。稍上,有路往山坡上走,有梯田,也有屋舍分布,边上有水井,井水清澈,有村妇正打水洗涮。一条石子路,现在浇了水泥,南北横着,一座老屋朝西,老屋墙上嵌石花窗。车门外,还有影壁。北侧还有小屋相连。看来这是村里保存最好最完整的四合院了。路前有地,有石头矮墙,北侧一带,还种着一种瓜,像佛手类的,一带的茂盛的滕叶铺开,很有味道,生长的瓜,甚至伸挂到高高的树上。

正好刚才打水洗涮的村妇回来,我问那是什么瓜。她说,白瓜,她种的。见我好奇似乎“喜欢”的样,她说:“你要你摘几个去看看好了。”我问这四合院,还住着多少人。她说,没几个人了,以前住了好多,一间一户,有二来户。现在大多搬出去了,她们也快要搬走了。往下走,有一棵古树,被围栏围着,是南方红豆杉。我一惊:旭山村有南方红豆杉,树龄715年!这棵树比娄氏始迁祖到此的时间还要长啊。地名志载,东山娄氏始迁祖娄观再是明成化二十三年(1487),从临海交山迁此。

村里走着,我看到了很亮眼的柿子挂在树上,绿油油的柚子树长满浅黄的柚子,都很喜庆的;看到菜地,种着的菜一行行很整齐的样子,还有生姜等,我也很动情,因为我看到了农民的勤劳,我想到了我的父亲。看着溪边有棕榈树,看到高高的银杏树,看到落到地上的银杏树叶,看到牛粪,我也感觉亲切。我想见见牛,用眼光四处寻找,却不见牛的影子。我还希望看到黄豆粒般近似椭圆形的羊粪,可惜也没有看到。

看到朝南山坡上的屋舍,有人在屋前走动劳作,我走过去。有狗狺狺地叫,却摇着尾巴。又见到古树,我就向狗拍拍手,向古树跑过去。问边上劳作的村民,是两株吗?是两株。樟树两株长一起的好像还蛮多的呢,刚才看到的樟树也好像是两株长在一起的。树龄不用看也知道是115年。看一眼铭牌,果真是的。我暗自得意地笑笑。我问,像这样的古树,村里其他地方还有吗?他说,也就村里的这几株了,罗广寺那里还有好几株。我问,村里以前的传统副业是做什么木器。村民说:“做桌凳,宁海的桌凳全部是我们这里做的,我们太公传下来说,以前连着有好几代都是做桌凳的。有好几代人,连着的。”村民说着,像是蛮自豪的。我说,连着做,就是村里的传统啊。有特别有本事的太公吗,譬如桌凳做得特别好,或有其他的故事?他说,不晓得,这要问老人。又说,老人也不一定清楚,村里已经好长时间没人做桌凳讲故事了。我看他也只有五十左右年纪。他又补充说,以前,村里,每个人从小看着大人做桌凳,看看就会,村里哪个人不会做桌凳呢。我说,哪有那么多树啊。他说,以前满山都是“年年大”的树,哪里斫得完。

我站着的这一处,地势有点高,我在这里看到了整个旭山村。房屋朝南、朝西、朝北都有,真全都是依山势建筑。“屋朝向有什么讲究吗?”村民没有回答。我只能说“因地势制宜”,没有其他文化讲究。其实,我心里想着,朝向是有不同文化寓意的。村庄很安静。有人从家里搬出一些东西放到车后备箱里。准备回黄坛或到县城去了吧?城镇化裹挟着人们朝着城镇走呢。我问村里平常还有多少人住。他说有三十多人吧。

我回到广场,到祠堂里看看,祠堂建造起来,应该用了好多钱的。祠堂内有堂匾:兴隆堂。有“克绍先志”“有勇知方”“节操堪师”等匾。戏台正中有一个大大的繁体“娄”字。“娄氏宗祠”大门外两侧墙上嵌一副对联:“谯郡留世泽  宰相播家声”。“谯郡?”娄氏先祖来自安徽亳州,与曹氏同个发源地?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