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再登松门岭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1月18日

松门岭,自修建成岭道,不知经历多少年,不知走过多少人!年近60岁的王爱人,忆起求学岔路中学在松门岭上来回的情景,攀岭的记忆深刻而悠长。

1613年四月初一那天,徐霞客去往天台山华顶,途登松门岭,“迂回临陟”,“俱在山脊”,让他深悉自奉化来一直沿山麓行走而未见识过的别样风景。松门岭峻,雨后路滑,不能骑马,霞客下马步行,攀历很苦,却感受到了松门岭的别样风光:山鹃映发在翠丛中,那份红艳翠绿,肯定激动了徐霞客,加上“泉声山色,往复创变”,呼吸着雨后新晴的清新空气,一步一美景,路途的劳苦,一扫而尽。霞客在日记上写下“攀历忘苦”四字。今天,与岔路中学的孩子们一道登松门岭,看松门岭下水母溪的风光,体验水母溪的清澈,检测水母溪的水质,再看松门岭古道、路廊、石碑,识岭上植物,自有无尽快乐与趣味。

松门岭,松门岭,念念叨叨,我也有几年没来走了,虽岭上岭下经过,常指点着说着松门岭的故事。前年疑古松门岭在另一山脊上,与学会部分会员考察过后,也没登这条峻岭。过水母溪上的新建大桥,即见古庙一座。庙实为庵,现也黄墙琉璃瓦,整修一新。庵后紧贴着一座路廊。走到自然中的孩子们兴奋着,看着,指点着,议论着,有的四五人聚首,坐着,商量着填写着表格。这是松门岭路廊研学组的孩子们。今天有电视台记者跟拍,孩子们的表现更是专注与投入。卵石古道旁有庄稼地,孩子们也没怎么留意。岭脚有两块“松门岭”石碑,还有指路牌,更有霞客与行者在岭脚歇息交谈的生动塑像。岭道有坡度,宽一米多,多块石铺砌。虽荒草萋萋,覆着苔藓,当年石块的光滑可鉴,仍可感觉。虽少人走,也像是常有人在维护,不显荒凉。

跟着植物组走,虽比孩子们多认识一些植物,许多植物却还是叫不出它们的名字来。松门岭也是一个小小的植物生态研究世界啊。好在孩子们有专业老师指导,且事先做了准备,有重点关注的植物,他们在老师指导下,一一指认辨识,并作着分类学知识的运用互测。松门岭,岭陡峻的一段有石头路廊,或许是故意的,此处路廊只留着石墙与石墙内的龛笼,没有屋顶。再上,有一书卷式石碑,刻着《徐霞客游记》游天台山的一段,老师与孩子们一起朗读:“癸丑之三月晦,自宁海出西门……”旁新修建石墙瓦屋一间,有孩子随我走进去细看。看到石墙上有多个题刻,孩子们也说他们也想着要刻刻,果真有孩子就捡起碎瓦片刻写起来。我看看,那些刻划还是留下点可供研讨的信息的,如“河南周口市”“天台老许”“秀才到此”“山高人为峰”等。游记石碑稍上,有一木制观景平台,平台临山崖侧有栏杆。平台视野开阔,回望水母溪一带风光,上金、兆岸等村落及新建高层住宅楼,风景真是可以的。孩子们没想着取景拍照,老师们却选着背景拍了张合照,有活泼灵动的孩子却也趁机挤着让老师给他们留了个影。

一路行着,“六十度?”“七十度?”的坡度议论着,不知不觉就走到岭的中点“松门岭路廊”。这一处地势平坦,边上有茶园,路也为岭之一半。想当年霞客也可能在此处歇息,只是他的日记没有记录。现路廊已失路廊功用,成了佛徒信众服务路人的场所。建筑有两座,一座像孙悟空变的大殿,大殿翘檐还是有气势的;一座是五间瓦屋平房,在大殿后,一排都用木格窗棂,也极有特点,结合边上的古墙残迹,也耐看。

上,路有分岔,一至现在的西山桃园,一到黄泥塘村再去大路下、筋竹庵。路口有徐霞客白色坐像,看着远方。此处道路用玄武岩石块铺筑,边上还散落许多玄武岩块,应该是村民开垦茶园等采挖出来的。科学老师与学生蹲着研究玄武岩石的结构。路边开满紫莞等各色野花,与茶园绿色相映。坡地,村民种有土豆、番薯、生姜等作物。等各研学小组聚齐,我们全体分班拍合照后,走向黄泥塘村。这一路路坎一侧还着意种上了一排的杜鹃,大概是想重现春天山鹃映发的情景吧。

前方村落黄泥塘东头,有宗祠、有古庙,村庄姓氏以蔡、娄姓为主,古庙名镇兴庙;村头有古树,树有枫香、樟树、大叶青冈等。宗祠、古庙、古树之间围成一个开阔的公共活动场地,可以休息。孩子们在那边歇着,分组拍着照片,温习着研学成果。今天登松门岭,我乐着,没有“攀登”的感觉;松门岭岭峻,我也没有多大感觉。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