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深甽,有一把天壶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1月14日

那把蓝天中“悬空”的茶壶,打动了许多人的心。不去看过,总觉得会有遗憾。今天,金老师组织我们去采风看茶壶。

茶壶在深甽镇马岙村的茶园里。茶壶是怎么悬在天空中的呢?茶壶里的水怎么就流不完呢?看着朋友发的视频,小朋友问。我没有给答案,只说到时带她去看看,她就会明白。茶和天下,茶与茶壶联系着,是自然的。各地茶园旅游开发,多会想到用上茶壶,我已见过几处,但像这里的茶壶,个大,“悬空”,茶壶倒“茶”不止,还不多见。况且在那么个天空空、山高高、群山环绕中周边视野还显开阔的绿色茶园里,确实是很吸引人的。这不,车停下,下车的第一时间,人们的眼光就奔着茶壶去了。这茶园已来了不少的人,边上卖吃的摊子已张罗开了。只是我们到的有点早,茶壶还没迎客倒茶,我们看到了茶壶嘴下的白色管子。等我们走到茶壶边,茶壶的茶水却突然“哗哗哗”地就源源不断了。

看到想看的,人总会有些兴奋的。就都想找个最佳位置,模仿手执茶壶倒茶或躺着用嘴接茶水的样子,把自己融入到茶壶创设的情景当中。这样一种模仿像是下意识的情不自禁似的。懂摄影的,移动自己让站着或躺着的人,手执到茶壶柄或嘴巴“喝”上水。这拍照讲究的就是刚刚好,而这“刚刚好”却又是最难的。我帮拍的就一直没把握好手刚刚好或者说“完美”地执着茶壶柄的。拍嘴巴或水杯接茶壶水的相对就容易些。高坎上作栏杆的,是巨石制的厚铜钱,铜钱一个一个连着,人躺上去,更见曲线优美,拍的照片就更好看。一般人拍,自己站着不动,只是调动着镜头里的人,说着,过一点,再过一点,太过了,回一点点,好好,再往前一点点,那躺着的伸记缩记的就显出点别样的趣味来了。

这过程中,往往还会有好奇加凑热闹的,围着,看着,或指点着,不论认识不认识,被一种气氛感染着情不自禁地加入。这些也都增添了拍照现场的欢乐气氛。这或许就是出游的某种意趣吧?还有的像是等不及了,或是为了有更好的拍摄角度,见人多,一时又插不进,就跑到更高一点的地方去。那更高处,有宽宽的大大的双层凉亭,那凉亭本也就是一道美丽风景。我看看走走,本不想拍的,被这种气氛感染到,也想着给小朋友看看“我在茶壶现场”,让同行的周老师给我也来了张手执茶壶的,周老师一连给我按了七八张,说,你自己好的就随便选一张。

绕着凉亭转一圈,四边都是风光,阳光也刚刚好。阳光下的山色,有了秋凉中的温情。随山坡起伏的是茶园的绿色圆篷篷的弧度线,远处的松林、竹林,间杂着秋的迷彩,在山岗上漫延,很有种说不出的清爽悦目的意味。天高蓝,云轻淡,唔,清新,凉凉的空气,吸一口,心情也爽爽的。东面有猛虎峧,以前常出现老虎吗?那一坡的茶园顶上有圆形建筑的观景台,像是很现代的,有人影在闪动。那一定有休闲的茶室。

坡下中间还有小木屋,还有小凉亭,好像还有水池。远处的茶园也一浪一浪的。茶壶所在的茶园是山连着山、坡连着坡,却又在更多大山的山岙里。这周边的山岗,像龙王尖、金高椅岗,远一些的如冰岩岗、太阳山、桃花峧岗、虾脖尖等,我“千里走宁海”走步道都走过。龙宫马岙,在宁海人的嘴巴里,也是常常被连着叫唤的,或许,在宁海人的潜意识里,龙宫马岙,那就是一带的西部深山,不管它们隔不隔着山隍岭。下面吆喝着要拍合照了,我们聚合到茶壶东北侧的小拱桥上,拱桥两侧都是巨石铜钱作着护栏。茶壶在四层的圆台上,我围着茶壶转,仰头,看茶壶,听水声。想茶壶,是紫砂茶壶吗?是紫铜打造的吗?见到茶壶上的“望海”两字,想到望海岗、望海茶。有人说,这茶壶,叫天壶。这是我没想到过的。一般的,带天字的,在《易经》及后来的算卦里,大都是提醒着要有所注意的,天字是不好随意用的。这边的茶壶,凌空而生动,结合着“茶和天下”的意韵,也算切景切合当下人们的心意。现代人百无禁忌,天壶就天壶吧。

接着我们要去宁海望海名茶的原产地望海岗,就没再去游览观景台等各处景点。车绕着山路盘旋而上。我忽想到“深甽有一把天壶”这句话,感觉有点味道。深甽这把天壶,让人有了想象,有了冲动。执着天壶的意趣,很多人都享受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躺着,躺在“铜钱”上,张口承接着天壶之水,用手接着捧着天壶之水,我想这时候的人们,心情是完全放松的,人心或许是在尘外是喜乐的。只是,我不知,他们是否有想到李白的,想到诗人李白天马行空般的诗意。李白是“黄河之水天上来”,我呢?天壶之水只从底下来。像我,你看,多没有诗意。李白的不说,世人有的,我却都没有。

天壶现在是网红打卡地。去那儿,只要导航:宁波俞氏五峰茶园,高德就会直接带你到达。游茶园,赏天壶,全是免费的。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