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龙宫再游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1月14日

 

龙宫,去过几次,我不记得了,总之,是多次了。走步道,看龙潭,走古村,读书院,赏道地,不同的目的,不同的走法。不过,有人邀约再游,我仍然感觉是很惬意的,也不单单是为那个最出彩的全国文保单位古戏台。再游龙宫,惬意处处。

秋色浓浓的,一路有红黄绿的多重山色相伴,还有和煦的阳光照耀。从望海岗回来,下车,一行人或向龙溪行,或向陈氏宗祠边村口入。左看,右走,走哪边?见路边凉亭旁景点牌,停看一会,三个方向:陈氏宗祠;龙溪广场、游客服务中心、汉代古驿道、龙宫集福寺;众星拱北道地、药店道地、龙树、三串堂道地、育英书院。陈氏宗祠为戏台,特意来过三回;汉代古道,来来回回走过不下三回;集福寺旧寺、新寺见识过三次;三串堂道地有点意思的。凉亭,三开间的,可谓短亭长亭的“长亭”,隔溪有石碾,石碾是示意的,不能使用,边上地面用鹅卵石铺就,洁净,新的。左看右看后,原来他们走了中间路线,我们几个随大队人马的影子,匆匆从村口入龙宫,前面的人已过药店道地往前走了。

药店道地大门,贴红底金字婚联:金龙彩凤配佳偶,明珠碧玉结良缘。虽是印刷的,喜庆意在。村子里常有结婚的,“生生不息的生命活力”就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三角地,不是一般村落的三角地,龙宫三角地中央有一块圆石,是“义门天下是一家”陈氏一家人的标志,不论江西的九江,还是福建福州,就是近旁的新昌,陈氏村落都会有三角地。三角地墙边石头凳上有村民就座。聊天吗?没有,眼光看着走过的我们。是好奇吗?不是的,就那么随意地看一眼二眼的。“珠凤烟酒”,日常的乡村小店,有意思,窗口却没人在买烟酒。阳光很悠闲的样子,悠闲地照着悠闲的人影儿,阳光投下的阴影,在屋角路边浓浓淡淡地相映。男女都有翘二郎腿的。进士第、上屋里道地等,我们都没有岔进去看看。村道横竖伸展着,街巷里有背着手走着站着,开口笑嘻嘻的。早年,这可是通新昌的大道,是繁华拥挤的街道呢。现在,村道中间石板、两边鹅卵石,路道整洁,只供村人与游客徜徉,没了旅人、旅客了。随屋角墙面转折延伸的街巷,有一种中国文化的浓浓气息,在灰砖、木窗、矮墙头上。有竹篱笆掩门的,里面多成了废墟,门上挂一些草藤,就有了某些特别的意趣。其他地方,哪怕在门楣、墙角、卵石间,自然地长一枝小草、一丛紫花地丁、一簇马齿苋,也别有一份心情。

横在溪上的龙树总让人惊奇,不论来过没来过。龙树也真长得奇怪,它就那么随意长,就长成龙的形状。多少年了?有人问,就有人跑过去看。树上铭牌标示465年,加个2年,467年了。阳光透过来,很美呢。枫杨,不就是我们叫的溪柳树吗?是呢,是呢,溪柳树。龙树上方还有一座很有点气势的石拱桥,龙树下的水就从那儿流下来,人蹲在那儿洗涮,就是一道恬淡美妙的风景。下半截石头墙,上半截黄泥墙,这黄泥墙难得见了啊。雨打不到,黄泥墙也牢靠着呢。这里有块桥碑,黑色大理石的。这叫什么桥,大石条横架的?不知道,也叫不出来了。有人问了,旁边晒番薯粉的老太也答了,我们天天走,也不知叫什么桥。那边有题着姆溪桥,也还有庆澜桥的,是不是,我真一直没留意并加以区分。

溪坑里有鱼呢,游着,影布石上,养着的吧?这里还有大鱼,没人钓走也蛮好。有禁止钓鱼禁示呢。银杏,古树,也有些年份了。这株柿子树也有135年了,红红的柿子疏疏朗朗地挂着枝头,向天炫耀着。我想到了前童古镇,柿树红柿挑出屋角映着灰砖墙的美妙意境来了。龙宫这一带弯弯的弧形的石岸溪,是画家绝妙的画画好素材,这种“柔石”之美,我感觉得到,却形容不出来。前童古镇也没有这样的弯弧溪岸,前童要羡慕了吧?走这一段,一走三回头没有,一走一回头却是有的。

走到龙溪边了,那溪上的一溜磴步,贴着溪面矮矮的新石桥,树的绿、水的清,桥的直线条,水面映着蓝天白云,那种这个季节特有的味儿,让人心里舒爽不已。看到龙溪的岩石为底,突出的溪石上,凹凹凸凸,有鸭子从水中上来,站在上面,龙溪水暖鸭尽知吧,现这个时节。那边没有鸭子的水面,静水也有别样的回味。龙溪拱桥不去看了,集福寺不去了,育英书院,前面走的人都没提起,也不走了。想起,最早一次到龙宫,我是来看龙宫水晶宫的,水晶宫最迷人的风景,此次却也没人提起,我们也就不去了。一行人中,美女一路有照片拍,什么也不想了,走过这一路,也就心满意足了。我们等着她们过来,已经感觉到秋日暖阳下的温暖舒适惬意了。回到桥头,看到了三之堂,三之堂新修了门面。边上正洗着番薯粉的老人,见一群人走着看着三之堂,就说,龙宫有三座祠堂,这三之堂是其中一个,旁边那有一座庙,很灵验的。以前,我见过解签的师傅。见到三之堂门口也贴有婚联:三杯薄酒酬亲友,一席淡菜宴佳宾,是手写的,我也心一动。

走到陈氏宗祠,我还是走进去,看那根龙树根,看戏台。戏台,戏台藻井,我百看不厌。也看祠堂建筑上的雕刻彩绘,也看祠堂里次次都在的静静麻将桌。我还看“自剡南适缑北溪别支繁”,也看“孝悌”,也看“名山拱祖”,也看旗夹旗杆,也看放在祠堂门口的盛满稻谷的脚箩,那金黄,生命活力的源泉。这次最生动的是走出祠堂,在溪边见妇女在洗一大堆大番薯。番薯什么种啊?说不上来什么种,总之是很生粉的,做番薯粉最好了。

  见着,就自然想到小时候自家做番薯粉的一串事儿,个中味道,过来人,都会有留恋的。中午饭,我们回到“温泉小镇”深甽的特色餐厅品尝“十二道峰味”,不喝酒,只喝豆浆,也惬意十分。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