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横翠楼歌与长春楼歌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1月14日

 

长街村曾有横翠楼与长春楼,我一点不知。翻读《长街王氏宗谱》读到这两座楼的古诗,我才知长街古村曾有让人写歌赞颂的横翠楼、长春楼。读着两首楼歌,我感觉到了我曾生活三十多年古村长街的那份美好,我对古村长街,自然增添了一份诗意,在心中,连带着长街《罘罳山秋望》的诗意:浅水绿意鸥梦外,垂杨黄到鹊巢边。隔江钟定砧声急,近寺僧归笠影圆。我回忆起了我的少年生活。

我在想,我少年时与村里的大人小孩们一起,念着《罘罳山秋望》,读着横翠楼歌与长春楼歌,心里是否会有更加美好的诗意蕴蓄呢?心中诗意的种子,是否会生长得更美好、更茁壮、更有意思一些呢?虽然我不知结果会是如何的,但现在,我是极希望那时是能与村里的大人小伙伴们一起阅读分享这样一份美好与诗意的。我想,那样做了,我会更好地记得长街,长街的记忆也会更加的丰满。

横翠楼歌与长春楼歌,都是赵纯素写作的。赵纯素是哪一位,我不知,注着是“越人”,这“越人”也有味道。越人,让我想到了百越,想到了越人“水行而山处”,想到了河姆渡,想到了舟楫,想到炭化的水稻种子,想到鲁迅作品中出现过的干将、莫邪。我在想,我少年时读过楼诗,长辈当年又给我解说过“越人”,长大后的我读中国文学与中国历史,是否会读得更好些?我的学习阅读中,是否会更有一些自己的独特视角?是否会有更深入一些的文学回味呢?我不知道。但我总感觉,我年少时,没有读到这两首楼歌,肯定是一个缺憾。好在,现在,我读到了,弥补了以前的缺憾。现在,我再把它们抄录下来,细细地品味着,再与大家分享,也算是分享了一份存于心中的一份诗意的期待。

横翠楼歌

盖苍东来烟水重,蜿蜒秀发多奇峰。罳山耸翠作屏障,黄珠隔海蟠蛟龙。内史文孙叙华族,左构书楼抗平麓。自天开辟壮东南,使我登临豁心目。旭日到檐莺乱啼,茶烟轻飘松涛低。碧涧桃花涨红雨,阴崖石髓流青泥。阅罢遗经已三绝,一曲薰弦写疏越。檐高凉卷九江风,窗前光涵东浦月。鸿雁东来波渺迷,海天倒浸青琉璃。香传九曲入薰鼎,为窍冰鳞收钓丝。簪缨列座论今古,恍然如坐清虚府。主人倒拥貂鼠裘,素娥巧献霓裳舞。吾闻山川灵异守有神,丘壑未尝轻与人。瀛洲水竹属摩诘,谷口烟霞归子真势途。游宦尘埃里,轧匕车轮惊。逝水岂知曲枕方醉眠,榻畔清标扶梦起。神仙环珮回蓬莱,玉箫夜喷空中来。云为车兮风为马,与君共醉流霞杯。我欲寻幽事,幽俏但愿有脚只踏场前道。楼头倚梅花,白鹤飞来啄瑶草。

长春楼歌

楼不在蓬莱山,胡为长春?如偷桃之小儿。楼不在昆仑池,胡为长春?如食枣之安期。我欲过崆峒、登鼎湖,以问广成子。更欲升天梯款天关,细叩混沌氏。二人高风不可攀,但见楼外千峰插天起,白云深锁入窗间。长春在此不在彼。檐前红雨吹桃花,石根流水剩胡麻。世间胡为有此景?自是桃源仙子家。多才抱经济,谪落尘寰能远害。胸含星斗气如虹,至今春风满环珮。此景平生曾梦游,几年欲向丹青求。我今直到梦游处,信知天与非人谋。安得长江为醴泉,坐招列仙开玳筵。解却天瓢宴王母,一饮一醉三千年。

横翠楼,长春楼,是真有楼,还是诗人的想象与创作?我不能确定。我只知道长街是有八角楼的,但到现在,我还没有读到八角楼的诗文。读楼歌,我仿佛见到了李白、白居易,诗有他们那么一种味道在,长街村有太古风,这也算是一种吧。如果那时的我读过此楼歌,又读过长街的八景诗,后来长大了,有机会读到李太白、白乐天的诗,那又会有怎样的一种诗意感受呢?是不是会增一份爱长街的“深情厚谊”呢?爱乡才能爱国,爱乡村,爱些什么呢?这诗意的浪漫是否会更有潜称默化的浸润作用呢?我不知道。现在,我只感知“云为车兮风为马,与君共醉流霞杯”,我只知道“白鹤飞来啄瑶草”“楼头倚梅花”,我只知道我喜欢上了“越人”,喜欢上了长街楼歌里的“安得长江为醴泉”“一饮一醉三千年”的气度。我喜欢上对着罳山八景诗梅岭寻春,喜欢上观东浦归帆、青汀落雁,喜欢上看旗峰夕照、石桥钓月,喜欢上听大觉晨钟、沙港渔歌,吟着香山牧歌看夕阳西下了。我在想象的世界里,沉醉;我在想象的世界里,回味,回味着“香花山上采香花”那一种纯朴自然谐和的生活:求桑每日约邻家,陌上归来日正斜。却笑前村诸女伴,香花山上采香花。场前塘外长莲房,宿雨初过色正芳。未采花时先采叶,水中那得盖鸳鸯。

   长亭,长亭,长街,长街,念叨着,叨叨地念着,我越来越感觉我所生活的古称“长亭”的长街村,古韵诗意的无限无限了。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