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下洋涂海边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1月14日

依山农场玩过,我们带宝宝去下洋涂。下洋涂已围垦,那人工“海岸线”36公里长,是真正的海上长城,那堤坝上的一座座闸门,就是我们休憩的“凉亭”。到下洋涂,既能看大坝内的沼泽风光,又能看大坝外的大海,站上大坝,还能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英雄气概,看着大坝上的“自行车”,也想着沿大坝飞驰……

车入大坝一侧的柏油马路,恍惚就进入了草原地带,一眼平旷,湖沼映天,海草绵绵,心情特别爽。以前,一下想不起来到哪儿去,有时就会自然地想到来下洋涂这一块转一转。蓝天,白云,绿色的海岛、涌动的海水,不时出现的一只只打渔船,海风,海鸟,下小海的海马,海涂上的红钳蟹,弹涂鱼……转多了,站上大坝看多了,不知什么时候,指点着象山的大鼻头山、海上石林,寻找着充满神奇传说的满山洋上的满山岛,想着在远方的宝岛台湾,心量似乎一下就大了起来,我不仅仅是站在下洋涂海边的大坝上,我是站在了太平洋的东海边边上了。

世界最大洋“太平洋”联系着我站着的东海海边呢。那次出洋的同学回来,我们同学一起来到下洋涂,站在大坝上看海,聊着出没在海涂上的海马,聊着弹涂鱼、红钳蟹与海沟里的鱼虾们,聊着少年时到海边筑塘劳动,聊着到海塘外讨小海的欢快生活,聊起人生的几十年风雨奔波,心中都有了许多的感慨。而我多年的地理情结,心中的蓝色地球也被聊着转动了起来。世界,原来,就这么小的,巡天遥看,小小寰球一枚,人生又有多少的时长呢?渺小如尘埃,尘埃如什么呢?

难怪了,庄子有了鲲鹏万里之遥想,李白“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陆游“大鹏一举九万程,下视海内徒营营”,毛泽东有了天下“谁主沉浮”、“浪遏飞舟”。人渺小,人类却生生不息,人生无意义,人类文明却绵延不断发展,就因了人类精英的鲲鹏之想吗?人生没意义吗?内心里却又一点儿也不承认人生会没有意义。不是吗?我忽又想起李娟的那句话来了:“我从没见过一朵花是简单的,从没有见过一朵花是平凡的——真是令人惊奇啊!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和心思,让这个世界既能产生磅礴的群山、海洋和森林,也能细致地开出这样一朵小花儿?

心思就这样的转着,转着,不停地转动起来。人,毕竟是万物之精灵啊!小小的一朵花儿,就细致精美得让人动心思,思力量,惊奇又惊奇,何况万物之灵的人呢?人能感应自然的一切美妙!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和心思?上帝乎?宇宙力量乎?有时想,有时不想。人生一恍惚就这样在想与不想间,一辈子就这样的“难得糊涂”地过来了,美妙的情思也在其中自然地享受了。依山农场,那天车都停不下,农场内,小孩们的欢笑满天,年轻一代,又带了下一代,在这里开心地游玩,在灿灿的秋阳下。我站在农场旁的水库边,看着,思绪着,“芸芸众生”跳上脑海。这时的“芸芸众生”却有了清纯而美妙的新想法:每一个生命都开花结果,“芸芸众生”就有了其特别美好的意义。地球没有了“人”这“芸芸众生”,地球又有什么样的意义呢?人是渺小的,但人又是伟大的,这就是人生命的伟大意义所在。作为人类中的每一个个体——每一个独特的人类分子,我们每一个人都用心着日常的生活,这就是意义,这就是生生不息。

而所有的能让“人们”在人世间开开心心生活的就是最有意义的。想到年初疫情时“宅家就是贡献”,人生的意义,我们又要去多“想”什么呢?实实在在的面对着,人生的意义,自然就在那里!当家人问我,还要去哪儿玩时,我就想着让年轻一辈带着他们的宝宝到下洋涂走一走,站一站,吹一吹海风,看一看一路的桔林,看一看雄伟的大坝,看一看在大坝外欢快地捉鱼虾、红钳蟹的人们,看一看下洋涂围海主题公园里的大禹、李冰、范仲淹们。

果真,下洋涂,有一家子,有一群群的人们在,他们在滩涂上兴奋地下着小海,放着小孩们玩的蟹笼,公路上车来车往的,公园里大禹、李冰、范仲淹们静穆着。沐着秋阳,吹着海风,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开开心心,想着精英们的伟大静穆。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