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行走路途见秋花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1月14日

中秋,行走山道,走过山村,见山野花儿处处,秋心微动,特笔录之。

鸭跖草

鸭跖草,很家常的草,生长在路旁、田边、河岸、宅旁、山坡及林缘阴湿处,鸭子喜欢啄食其嫩茎叶。鸭跖草还有挺美挺雅的名字,叫碧蝉花、碧竹子、蓝姑草、淡竹叶等。鸭跖草花,如蛾形,基部浑圆,花瓣薄如蝉翼,两瓣蓝色花瓣,一瓣小小的白色花瓣,似蝶飞舞,碧色可爱。花蕊长的还有些奇怪,六枚中三枚长成蝶状。南宋杨巽斋曾作《碧蝉花》诗:“扬葩簌簌傍疏篱,薄翅舒青势欲飞。几误佳人将扇扑,始知错认枉心机。”诗里说花色,说花形,还说花故事:篱笆旁的碧蝉花开放,青蓝色的花瓣仿佛飞虫的翅膀,美人以团扇扑之,才知那并不是虫儿,而是碧蝉花。鸭跖草花,为夏时开花,秋结果。中秋,阴凉处,仍能见之,似蓝星星般,尤其显得可爱。鸭跖草花,花蓝汁,能染色,古人爱之。

寻常所见之花,常在角落、篱笆处出露,或散铺坡地,或绕篱萦架,点缀于绿叶丛中。紫色、碧紫、紫红,粉红,花片儿薄薄的楚楚动人,艳艳的,亮亮的;花朵儿像喇叭,似有声响响在人耳朵,红喇叭,紫喇叭,喜欢那把,吹那把。牵牛花,诗人常有吟诵。“仙衣染得天边碧”,这是词人秦观的牵牛花,“仙衣”飘飘的,动我心,“天边碧”,妙极。“望见竹篱心独喜,翩然飞上翠琼簪”,这是杨万里的牵牛花,杨万里还说了“买断秋风恣意秋”,杨万里的牵牛花,“恣意秋”“心独喜”,也太有情韵了,“买断秋风”也太让人想象了。我们宁海写花写草多多的宋代诗人舒岳祥,也有他的牵牛花诗,“满承秋露瑶杯莹”“良医疏滞用随宜”,想着牵牛花“瑶杯莹”,想着牵牛花的“用随宜”,真心是想象丰富、心忧天下的有心人。今见牵牛花,摄一朵,供自赏。

牵牛,草花儿,柔柔的,细藤儿攀缘。胡枝子,在山野间,直楞楞,枝枝硬朗朗,细叶卵形,片薄圆润,全然两种风格。扎扎地开出细碎的红紫色小花儿,一簇簇的,星星点点,又似满天的星星闪烁,尤其在秋阳下。胡枝子花开处,感觉周边环境是洁净干爽舒心的。细瞧那花儿,似豌豆花而小,花瓣又似蝴蝶会展翅飞动。小时,那柴灶里的噼噼啪啪声,犹响在耳畔,是采自山中灶火里最好的薪柴。只是未尝过长辈们用胡枝子果实做的豆腐,那味道超过柴籽豆腐吗?不知。听说胡枝子叶能做茶叶,也只是听说。胡枝子,又叫随军茶,可能吧。胡枝子根可做解毒药,能治蛇伤,只是不知治疗哪一种蛇伤。

诗里最美的草。千里走宁海,最先感受蓼花美的草。范成大有《道见蓼花》诗:“秋风袅袅露华鲜,去岁如今刺钓船。歙县门西见红蓼,此身曾在白鸥前。”我行走,“道见蓼花”,没有范成大的身世感慨,却只有秋日里秋阳下的爽心与艳美。爽心在那一片远望的蓼草密实柔和随风姿态,艳美在那柔和中摇曳着的点点艳红,醉心得动人。秋阳艳艳,山野,一点一片,蓼花闪闪,就点点地闪出那份说不出来却又让人深深喜欢的愉悦。想到酒香,想到那辣香味儿,也有点醉人。陆游“数枝红蓼醉清秋”,舒岳祥“极怜红蓼满汀洲”,刘基“为爱江头红蓼花,秋来独作草虫家”,蓼花,动了古今人的心思。

原来这开白色小花的藤,叫飞蛾藤、白花藤,也叫马郎花、打米花。打米花,有趣的名儿。以前行走,没曾留心,茎黄绿色,细长圆柱形,被疏柔毛;叶似何首乌叶,呈卵形或宽卵形,却又没何首乌叶有油亮光泽;花开白色,像梅花五出,但细、瘦、薄,似有花香,但闻不出多少气味。“度娘”说其花:“有时可见圆锥花序,花条状,淡黄白色,湿润展平呈漏斗状,先端5裂,裂片椭圆形。气微,味淡。”“形色”引某人话说:“初遇飞蛾藤这茂盛的藤,领着它的心叶和满头小白花,肆意抢占,攀裹了整片古墙头。后来再去,藤草细硬的枝上,吊满了秋草色,细看是花瓣型的萼片异变,团团围着长圆形的果,很是有趣。摘一枝来摇摇,簌簌有声。叫飞蛾藤,也许就是因为这声音吧。”我想说,这飞蛾藤与花,不要与古石墙混搭,就全在野外,见树攀树,见坡缘坡,更自然、更自在,最好。

一路所见,还有大理花(番薯花)、格桑花、五色梅、紫锦草、木槿花、金线草、扁豆花、天萝花、紫茉莉、刺蓼花,苦菜花(败酱花)……与宅院亲近,也远离村落,石墙根、地角、沙地、湿坡、溪岸、田边……一棵,一丛,一簇,一坡,自然,自在,随意尽性,恣意开放。中秋行走,我怎么喜欢起花花草草来了?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