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阅读古村】长街《大观楼记》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11月14日

发现长街古村诗意,在读长街宗谱之时。长街的八景诗是,长街大觉堂诗是,长街的横翠楼歌与长青楼歌是,长街王柳桥指墨虎画是,长街留云亭的诗与记是,长街的大观楼诗、大观楼记是……我感觉长街的平常风物楼宇,在古长街人的生活里都成了诗情画意。诗意地栖居,在他们身上都是!

在我写过“长街八景诗”“长街横翠楼歌长青楼歌”“长街王柳桥指墨虎画”之后,长街人给我发来了微信,给我提供了横翠楼、长青楼王柳桥以及罘罳山等的相关资料,“供我参考”。我除了感谢之外,注意到了长街人的落款:“荷花塘会杰”。“荷花塘”不是很诗意——在长街古村——很有故事的地方吗?现在的长街人以着意于自己居住的诗意荷花塘,给人微信也不忘告知“我”会杰是“荷花塘”边人,这是否也很有诗心诗意的?荷花、荷塘,在中国人的心中是怎样一种美好的存在?长街古今的文化,都沉浸在诗意里。我想到我的少年生活来了,我明显感觉到了,我父亲为什么要那么强烈地请求辞去工作,来到长街立意落户做长街人的缘由了。

我读王汝学的《大观楼记》,更感觉到了长街人诗意生活的那份心量的巨“大”。大观楼,“大观”,要登楼才“大观”,不仅仅是登高望远!《大观楼记》有明显的长街印记、长街元素。作《大观楼记》者,王汝学。王汝学,号海冈,正宗长街王氏人,明万历恩贡,授严州府训导。生年未详,卒于1592年。《大观楼记》现存于《长街王氏宗谱》中,注明“海冈稿”。这“海冈稿”中的“稿”字,是否是未完全定稿的意思?我不敢确定。我猜想的更多可能是海冈的谦逊与长街人的实诚。读《大观楼记》,我想到了史上的一些名楼记,海冈的《大观楼记》里有那些名楼记的影子,我阅读的直接反应是:长街人还是喜欢读书的,书的精神、书的影子在他们的文字里。长街有香花山,香花山上有胡献来的读书处;罘罳山有大觉堂,大觉堂有一批批学子读书的琅琅书声。我感觉长街自古是有书香的。书香绵延就如大觉晨钟响在耳际,书香香在一代代长街人的心里。

谱中读到有盐场大使,名方玉堡的,那年(癸未)冬日,“赴白峤之长亭,陟冈度岭,意兴悠然”,我忽想到明代徐霞客那年“癸丑之三月晦”出宁海西门,“人意山色,俱有喜态”,宁海山水“东”与“西”都有妙意啊。一“悠然”,一“喜态”;一长歌二十韵,书以赠知止楼楼主,一瞻意于宁海,让宁海成为游记开篇地,那个日子成为旅游日。宁海山水人文真有无尽妙意佳趣啊。长街人说长亭“十里长亭,宝地生金”,说长街是“罘罳洪福乡,东海明珠地”,长街人有意趣。我也是长街人,我说长街有诗意呢。

读着谱文,我浮想联翩。读着《大观楼记》,我却感觉我说话都是多余的。直接读,直接心与心交流,当是传承书香最好的方式。

大观楼记

罳山之下,石崖之肩,孰云大观?有楼屹然,凌万壑际层霄,齐云摘星迈孤高,仰吞天地之大,俯包品物之盛,即目力之可及,觉宇宙之有穷,此自无外者言之也。若夫翠屏对面,层峦叠嶂几千重;宝鉴涵空,巨浸洪渊几万顷。以草木,则左右列而森罗;以鱼鸟,则上下察而活泼,又非其中之最著者乎?至若渔歌快东浦之风,牧唱归南山之雨,空山吐气,其变无穷,是必有神物者焉,而莫得以测其机也。大井喷泉,其流不息,是必有渊泉者焉,而莫得以探其本也。玉盘转汉,石桥垂姜老之丝纶;土脉回阳,梅岙召杜公之寻访。香山饶于清卧,古洞旷其遨游。变态万千,争妍献宠,皆造物之无尽藏而萃美于是楼者也。海冈主人归老之暇,顶忠静冠,披忠静衣,升高揽胜,凭空构奇。极目四海之滨,巨细毕集;直指片云之外,遐迩兼收。天地不能藏其覆载,万物不能遁其生息。挹美丽于江山,采繁华草木彻寰宇。遍穷四时之景不同,举目之间具在,所谓千变万状献宠而争妍者,已尽于一顾中矣。乃主人目之不厌,取之不穷,独乐有余,与人与众,引类呼朋,倚楼兴盼。时或茶一瓯,酒数巡,宾主之意不在酒,而在观物也。然不观不足以见物,非大不足以尽观。登斯楼者,其亦有遗物乎?客曰:“今而后知天地之量之大也,非登是楼,何以见其大哉?东山之小鲁,泰山之小天下,非鲁与天下之小也,所观之大也。天地之量并包万物之众,先生之目直穷天地之外,名曰大观,岂不然欤?何为记之?”余曰:“唯唯,敢以不敏辞。用是,以书而并之以诗。”(七律诗载后)

《题大观楼诗》

作法元龙犯斗牛,倚云长眺四悠悠。

豁开眼角不多地,看尽江山欲尽头。

变逐时来浑浪迹,象从物化总浮沤。

休夸宇宙三千界,信道乾坤一叶舟。

(句读有问题,敬请方家指正。)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