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走过半个葛家艺术村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07月30日

葛家村,在大佳何镇,石门溪旁,现在是非常非常红的网红村。县里镇里借着乡村振兴的春风,将要沿着古老石门溪两侧山谷间的一带村庄打造特别的天地:艺术谷,就像汶溪周一样。汶溪周是“汶溪长流,翠谷诗韵”,简称“汶溪翠谷”。石门溪这一谷,现在还没有取名,有艺术创意的,可以开动脑筋,为艺术谷取个既叫得响亮又富有诗意的好名字,定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石门溪山谷,东西走向,山东面与象山交界,西敞开面向宁海湾,南北两侧近旁皆为二三百米高的丘陵,主溪流由东向西流。这让我想起天台山国清寺前的“一行到此水西流”石碑。石门溪山谷东侧与南侧山峦绵展、逐渐高起成高峻山地。东有宁象交界的香山岗、小洋尖、虎口尖、东搬山等,海拔都在600米以上,最高为东搬山,逾810米;南侧毛洋山岗、尖龙山等二三百米,向南逐渐隆起,由西向东,由四五百米至六七百米,山岗依次有仙人桥岗、烟墩山、长龙山、笠帽顶、开口岩、青岩头、白岩尖、笔岩尖、路田岗等。这些山属宁海的中部干山,又统称盖苍山。盖苍山,主峰为磨注峰,在力洋镇,高逾872米,为宁海东部最高峰。盖苍山有云盖霞飞风韵,自古出产被列为贡品的高山云雾茶,故又称为茶山,所产茶叶品质在当时的名茶“日铸”茶之上。茶山上旧有仙人洞、仙人棋局、石船、石室、黑龙潭、水帘洞、观音岩等景点,又有南北桃花溪,北桃花溪有溪上方,为方孝孺故乡,南桃花溪曾开发为桃花溪景区,为东海云顶主景区,杜鹃花为主要花种特色。传说,茶山百丈岩上有梁代医学家陶宏景随张少霞游茶山时镌刻的“真逸”二字。茶山北侧石门溪山谷中的一带村落,历史悠久,多为宋元明古村落。最早,按丹阳葛姓迁泉水在汉末,又据葛家村《葛氏宗谱》记载:“葛氏世居丹阳,自原习公迁居宁海泉水,传十五世至翠山公始迁于莘东”推测,迁莘东时间当在唐代,当时葛家村等村是否有原住民不详。西面的毛洋村刘姓约在南宋嘉定年间迁居,东面的里袁袁姓约在南宋宝庆三年始居石门,袁氏后又在山谷内分迁,分成里袁、外袁两自然村。这一山谷,自然风光与人文底蕴相互映衬。当初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丛志强教授的艺术团队,或许就是看中了这一山谷的独特优势。

溪谷公路相对平缓,没有大的起伏。我们县文联组织的服务团队,由刘尚才主席带领,一行10多人,参观过毛洋村的古树群与村庄艺术改造,见过村外的火龙果果园,再参观胡家村胡福相故居修复现场,沿公路乘车奔向葛家村。水泥公路两边的番薯、玉米、芝麻、芋头,带豆、冬瓜、南瓜、茄、夜开花,在车窗外一一闪过,长势旺盛,看着很是亲切。还有一丛丛村民搭了架的丝瓜黄灿灿的花,跳跃着亮我眼睛。近村,先见右侧绿色作物间出现起伏山状的灰色“岩石”,上有金色的“桂语小镇”四字,中间还有一红色印章印。左侧出现的一座建筑,细看,是幼儿园,色彩鲜艳,外立面是精心“打造”过的,是小朋友们喜欢的。路边出现了高低起伏的木条铺的长长的一处处坐椅(后来知道村民称这椅子为“人大椅”),在一色的矢车菊花丛间。是矢车菊吧?——我不太有把握确定——一路种着,是有规律的,开着艳丽的花,花开高低,也像是事前商量好的,远看有一种柔和而赏心悦目之美。我们在教授路旁下了车,见前面有数十人,也刚好下车走近教授路大门口。大门立柱为四方棱柱,有北方建筑风格,大门顶挂着红绸的门匾,上面的金字突出了“艺术”与“融合设计”,合在一起称“融合设计艺术村”,显示葛家村乡村振兴的“融合设计”特色。我去贵州晴隆买得丛志强教授与段红娇著的《因它而美》一书,正是讲葛家村是怎样成为“一条艺术振兴乡村的高效之路”的。丛志强教授的设计,突出“扶志、富智、赋能”。这理念,我非常赞同。丛教授在这里搞艺术村,成就一条教授路,是极自然的事。丛教授在书中说:“设计介入乡村,既要做好‘服务’,也要做好‘赋能’。因为,授人以鱼,可救一时之及,授人以渔,可解一生之需。设计激发村民内生动力,不能再等。”“激发村民内生动力”,我点赞!“不能再等”,我也点赞!因为村民既是乡村振兴的受益者,也是乡村振兴的主体,只有这样,让村民在共商、共议、共创、共做的过程中,才能极大地提升村民的文化自信,拓展村民的自主能力。也只有这样,乡村振兴才可能得以持续地推进与不断得到提升。

有导游正说着教授路是怎么来的,解答着人们心中的疑惑:乡村怎么会来一条教授路呢?葛家村分上葛下葛,我们进的是下葛村。葛家村艺术村建设第一二期多在下葛村进行。转看一眼,我看到导引指示牌,上面有“慧贤院、时光场域、锦鲤院、酒香别院、仙绒美术馆、墨影院、与你在一起”,箭头都指着同一方向,名称很有时代元素。我随着人流转一转,乡村的房子还是乡村房子,墙上绘画着“低碳生活,文明葛家”“从垃圾分类开始”等宣传内容,迎面一堵卵石墙上部石灰墙上是绿色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字分二行,第二行从“金山”的“山”字处向上斜飞出五只白鹭。稍往右转,转角路口一座新造木屋,内部正在装修,听说,这里正准备布置黔货交易平台,既帮助贵州晴隆黔货出山,又可满足游客购物所需。继续走,见一些老旧农家院落外墙,重新用木条作了整个墙面的装修,上面再用圆木头镶嵌,构成木犁形状,有了农耕的记忆。一些原来可能是卫生死角的角落,现在都成了养眼的美丽小景,或放一二块石头于中间,或植一二灌木于其间,有的还打上了地灯,晚上灯光一亮,就是美景与妙景。往前走,右手一座大别墅引人注目,特别是院落宽阔得让人羡慕。里面有假山池沼,有树木、有流泉,有小竹屋休歇处,妙得是,大别墅旁,还有一小别墅,我见一老妇人在那灶上烧火忙碌。这是不是晚辈专门为长辈建造的?陪同的镇领导告诉我们,正是。葛家村的民风纯朴、传统而自然。镇干部告诉我们,现在村里几乎家家户户开门迎客——不关门,游客可随意进出村民家中。

我们转到仙绒美术馆。仙绒美术馆原为普通农户庭院,经过艺术团队和乡建团队的改造,成为了村中首家“村民美术馆”,展示有村民自己的书画、手工艺品及传统十里红妆家具。我特别看好“改造前”“改造中”“改造后”的三种情景对比,这是艺术的形象“蝶变”过程的展现:我家是否也可以这样做一个改造变得艺术一些呢?如果来自农村的,是否会有像我一样的这样一问呢?上到楼上,悬挂的书法作品,是仙绒家儿子孙子与村中书法爱好者的,听说主要还是他们自家创作的。这里有12吋黑白电视机,有风琴,有织锦,有各种手工刺绣作品。看到床上叠放着的书本——这普通学生读书用过的书,是一个农村孩子成长的实物见证,这里面是否有了一种特别的激励因素在内里蕴藏呢?现在仙绒家的儿子是美术老师,在城里工作。美术馆是仙绒一家的,更是村民全体的,也是游客的。我看这个才是“仙绒美术馆”真正的特色和意义所在。我想到了丛志强教授《因它而美》书中在鼓励仙绒一家办美术馆时说过的一段话:“做美术馆不一定非要新房子啊,乡村美术馆也不用像城市里的美术馆那样高大上。那两个杂物间就很好的。而且,你们家的作品非常多,有书法作品、根雕作品、这么多老物件,还有仙绒做的玩具,还可以把村里妇女这一段做的作品也展示在这里……”村民理解了,就马上行动做村民自己认为“高大上”的美术馆。丛教授说:“看到那么多的村民一起动手做他们从来没有做过的美术馆,那股认真劲儿,观者都会被深深感动的。”我楼上楼下看过,能想象与感受到仙绒们那种认真做美术馆的内心喜悦。艺术振兴乡村,更重要的是振奋“人”,振奋人们向往幸福美好生活的文明进步之心!丛志强教授说,村民自家的故事里,藏有大量的个人资源,既有有形的物和空间,也有无形的技能、经验和关系网。“雅兴长留”,乡村振兴要振奋、振兴在根子上。葛家村的“融合设计艺术村”,意义主要应该在这里吧。这是我想与希望的,也是我特别愿意而且高兴看到的。听说,下葛村葛云高老人发表在《山海经》上的百余则民间故事与传说,将辟专室展出。葛家艺术村三期建设,正越来越深入地切入到文化的根脉上去了。

路边的电杆下部被竹筒包了起来,竹筒上口种上了吊兰等花草。看着石墙灰瓦,我们眼睛忙碌着看过走过,不经意间,走进一座普通老屋,下葛169号,看介绍,这是百年老屋了。发现里面却是乡村与现代融合的时尚酒吧,名仙人掌酒吧。里面乡村元素多多,木桌、竹椅、瓦罐之类;时尚现代灯光、音响设备,等等。长条形大厚木桌上,坐着时尚的六七位年轻人,正在喝酒聊天,非常放松;边上还有人在嗨歌,见我们走过,他们看一眼我们,继续喝,继续聊,继续嗨。我没发现酒吧主人在哪儿。出后门,走出大门,回头看,原来这里就是“酒香别院”。门顶上真有绿色仙人掌悬出门头外。此时的仙人掌好像有了别样的味道,是不是带了酒香,我不知道。我在想的是,有空了,与朋友晚上来这里喝酒嗨歌,会是怎样的一种味道。更有酒的妙处的地方,是酒院后面的一片荒地上。旧砖墙边,稍整修过,摆上了几个石墩石块,放上一二盆仙人掌与花草,地面全铺了厚厚的细碎石子,六个水缸,五个被漆了漆,色彩艳丽。缸错落有致摆放着,有高放在墙头上的,有“嵌”入地中的,各缸之间,用竹条竹筒连接起来。这不是传统老酒的造酒流程“实景图”吗?是示意的,更是艺术的。别香酒院,是否又被酒香了一次呢?又见砖墙头上立了高高低低的各种酒瓶,竹杆上悬挂着酒瓶,酒瓶们上下呼应着,不同的酒瓶色彩“自动”地调配着,还有酒瓶边上的花草点缀着,有了别样的美意。创意,美意,美意意。这是我当时脑海里冒出来的词语。艺术确实就是一种创新与创造。在这里,酒的文化似乎有了一份轻灵与飘逸,有了别样的一种意味。

围墙上,竹筒竹节插种的花,一路上不时冒出来的竹篱笆,窗口里的竹筒盆花,悬挂的竹筒节与花,等等,各处的细节展示,原来这就是设计中的“老街新颜”;矮围墙墙面上竹条斜插竖立,构成各种几何图形,并调配一些不同的色彩与色块,这就叫做“竹彩嬉戏”,展示了竹条的柔美与几何图案美;乱石堆上,稍加整理,堆放整洁了,放上漆了色彩的几块石头,看着就是“石彩斑斓”了。巾帼画院,原来是村民堆放杂物的闲置房间,经村中妇女同胞们共同设计,成了专为妇女儿童创作展示作品的开放场所,注意这是“村中妇女同胞们共同设计”,是村民自己动手设计并创作的地方!室内,我看到了“巾帼画院‘姊妹驿站’微妇联2020年工作计划”,村妇女们每月都有一个主题活动安排。譬如,7月安排“共绘幸福生活——跟人大教授学习艺术”,8月安排“舞动美好生活——组织广场舞、合唱队”,10月,我为桂语活动献一计,11月“美丽庭院,你我共建——花木过冬知识培训”,12月“暖冬献爱心——服务孤寡老人”,等等。继续在村巷内走动,那墙上的竹编的鱼儿是“与你在一起”,那一丛丛竹筒上花开共艳的是“节节高”,各种枝枝杈杈贴墙上,再挂上花草的,是“竹桂弄影”,还有“桂香茶语”……走在村巷里,处处是景,处处是创意,脑袋里是否也有艺术创意被激发冒出来跳出来?转过桂知艺展馆,看过七彩贝趣院,走过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乡村振兴实践基地,见到墙壁上红色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我们来到了村文化礼堂。趁座谈会开始前,我独自跑进近旁的祠堂看看,见到了祠堂内的新匾“仙翁后裔”,见到了一副对联:“源本丹阳旧族来迁缑北祖德如南山永竣,派分泉水名宗居卜莘东孙支偕西水长流”。

座谈会在礼堂二楼会议室,昨天刚举行过的会标仍在,“村民赋能:同走艺术振兴乡村路”“宁海葛家——晴隆定汪师徒结对仪式”。晴隆,我很熟悉,听到晴隆有7名定汪村民在葛家村学习一周,我更是开心。因为,我前段时间刚去过晴隆,对晴隆脱贫后的乡村振兴有所思考。现在晴隆振兴已走在路上,并给村民赋能了。宁海乡村振兴是走在前列的,刚刚脱贫的晴隆又紧跟着走上来了,这里面的希望,我们国家东西部乡村振兴同步的美好前景,太让人兴奋了!葛家村第三期艺术融合设计活动正在展开,丛志强教授艺术团队又扎根在了葛家村。我们的座谈会由大佳何镇李书记亲自主持,我们每一个人,对葛家村的艺术村建设,对石门溪艺术谷设计与展望,从各自的不同专业背景出发,结合大佳何镇地理、人文等本土元素的运用,畅所欲言,各抒己见,以提供给丛教授艺术团队,希望葛家村及石门溪艺术谷的设计能走得更远,融合设计更完美,村民在自己乡村振兴的道路上“想做、会做、做好”落实得更接地气,也更有活力。同时表示,如果需要,我们也愿意积极参与各项活动,为促进乡村振兴助力。此次文联下属十一个协会几乎“倾巢而出”。

座谈会结束,我回头看到艺术村导览图,致事院、四君子院、玉兰王院、古韵茶院、粉小仙手艺院、西山院、禅意院、鸟巢、九宫广场、葛家之光、千年画廊、桂树林,等等,原来葛家艺术村,我连一半都还没走到!三期建设还正开始呢,更值得期待。坐在大家一起返回的车上,我只能讪讪地对自己说:我走过半个葛家村,我留半个葛家村在那边,以后,方便时,随时来,随时看,我还想过的晚上与朋友一起来酒香别院喝酒聊天嗨歌呢。我们这次活动的全称是:艺术振兴乡村宁海县文联“三服务”活动走进大佳何镇涨坑、团联、葛家村。(20200725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