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横坑是个好地方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07月30日

横坑,是黄坛镇弘杨村的一个自然村。说横坑是个好地方,可不是随便说的。能发现一个地方是好地方,是要有眼光的。

谢建定是有眼光的,他从宁波到横坑村当农村指导员,一当,就不想走了,不停地带人家来横坑弘杨村,还不停地发挥其特长,一首接一首地写出打油诗,颂弘杨横坑村的好,还出诗集纪念自己的这段美好生活,现在还继续来着,继续写他的打油诗,还作讲座传播他的横坑当指导员的“指导”经验。储吉旺先生呢,不知为什么,在横坑村口“买”了一块天然生长的岩石——在横坑公路边的,斜对着四知亭处——题刻了“横坑”两个红色大字。这次去,我果真就看见弘杨村的“横坑”了。

横坑好地方

横坑,我是来过好多次的,也走入村里转悠过,了解过村庄的历史,翻看过《杨氏宗谱》,在村民家中吃过饭,也知道这里曾是为宁海保存非遗剧种平调与耍牙技艺发挥过重要作用的地方;知道这里在战争年代还曾作过兵工厂,造过枪械、迫击炮炮弹什么的;知道这里早就办过现代的小学校播种过文化的种子,知道这里的毛竹、毛竹笋、毛竹扫帚,知道这里的茶园、这里的香榧园、这里的水库,知道这里独特的位置在新昌、天台、双峰与黄坛、宁海城区等古道转接处地位的重要,“千里走宁海”时,我还在横坑的深山里走过几次,我也曾为横坑村写过推介文字。但,如果,那时,让我住到这里来,我却还是没有这个念头与想法的。今天,走了,转悠了,看有心人发现了横坑这地方种种的好,我感觉,让我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我却也是愿意的了。

陈龙说,空气清新负离子多、生养休息的好地方,就不说了,这里春赏毛笋,冬看雪,很有味道,很独特,城区有雪霰子时,这里早就大雪飘飘了,雪景好看得很。我说,夏天站在这里的任一个山岗头上,看看西溪水库不时升腾起来的山间轻雾也会是很美的。因为前几天,横坑人给我发来一组轻雾弥漫的山景,山峦之间升腾的云雾宛如白纱丝绸,轻盈曼妙,虽是随意在横坑各处拍的,却真的很有仙境的感觉。更别说横坑茶园采摘、品春笋、过小年的热闹了。与一行搞艺术的人在村里走着聊着,普通的村景也都瞬间变成美景了。我有感觉了,横坑确是个好地方。

在村里随走随聊

从村委会出来,穿过还有点古意的古道边的古街老屋,见到左侧一座刚整修过的杨氏最早迁居的三合院祖屋,有人就建议了,这里可以建一个山村博物馆。是啊,一个村落最早发祥的,总有根的意念在里面,中国人谁不念祖、念根脉呢?再说,这里是杨镇龙后裔居住地,建个馆有纪念意义,就像许家山村的祖屋一样,有价值。怎么建呢?定个什么博物馆的名呢?又该收集些什么物件,建成个怎样有弘杨横坑特色的博物馆吸引人呢?走着的人有了一番议论。见到路右边长满青苔披覆花枝的高高石墙与石墙平台上面的两层楼屋,陈龙说,这里就非常美。我知道,他是以画家的眼光瞄着说出这句话来的,这种美我们都能感觉,却不太容易描绘得出来。熟悉村情的联村干部说,这边屋后的山,高出周边,是个小山岗,上面建个凉亭什么的,上去坐那边,眺望眺望,会让人“心旷神怡”。看到一处弯弯的溪沟边一半倒掉的老屋砖墙:下半截石头,上半截老砖,还有旧窗户,颇有沧桑,他们也看出美意来了。说这里加固加固可成一道美景,山乡小孩活泼泼在这边走动飘过,听听沟渠流水声,很有动态与美感。见到一水泥晒场后一排六七间二层木楼屋,有人说,这里好,开阔,停车方便,活动有空间,在楼里面建一间工作室,静静地可以读书写字画画,退休后,真心可享受宁静与创作了。说起来感觉好像就已经住在这里享受了似的。沿坡道走上去,见一旧院落遗址,一院杂草,留着些碎瓦、断砖、矮石墙,这里原来是村里最富有的一个院落,这院落东头还存有三间小木屋,现在空着。说,如果可能,让《山海经》杂志社到这里来建个工作室,可以让他们帮助挖掘山村民间故事,杂志社对宁海早有这样一个意向。另外,这个院落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可以深挖。艺术家们你一言我一语的。

走过一段石墙,绿意浓浓,见各种作物在土里生长,又都聊到了山乡的吃食,脑袋里可能也都想起了“纯天然”“绿色有机”,或更有意味的小时候妈妈的味道,或是某画家笔下的可人清供。横坑,难道成了灵感的触发地?见到山坡角落有一个水池,在楼屋旁,水清清的,泉水从山岩苔藓处流出,前面还有个竹龙头,下面积聚成一个水潭,有人念出朱熹的诗句“半亩方塘一鉴开”,说这是多好的资源啊,既有诗意,又有意境。见近旁边还有一口古井,那就更有说道了。说,好好改造,打造一下,将远远胜过一些现代庭院里的人造鱼池,这里天然、天然,天然有野趣。看呢,还有鱼在游。那楼屋旁边的空地里,本来就种有猕猴桃、香榧树,还有茶树,绿绿的草地边上放了个不用的石臼、水缸,就有人说了,这边种上些丝瓜茄子什么的,边摘边洗边炒的直接上桌。说着,那滋味也就真的上到我们的嘴巴里来了。有人说,用葫芦瓢舀水,那种美滋滋的感觉……正说着,那感觉也果真在眼前出现了:一葫芦瓢果然在露天洗手台上像是张开双臂欢迎着说话的人。我也有感觉,想着那美滋滋的味,葫芦瓢就像张开了的嘴巴般,囊里的绵软与色彩,又像笑开了的鲜花儿样。楼前道地下的园地,种着各种菜蔬。有人说,这一片很开阔,稍推推平,放一二把遮阳伞,安几个秋千架,坐看白云飘过,享受满眼绿色,那感觉,没得说……

随走,随看,随聊,兴致似乎上来了。村里有一家红枫人家,很值得看看的,那家红枫种得很好。有特色的红枫之家,当然得要去看看的。

红枫人家

红枫人家,一溜五间二层楼屋,前后左右都有空地方,搭着高高低低棚架子,除了桂花、冬青等,种着带豆、南瓜、蒲茄。是个勤劳的人家,看来,日常吃的是不用发愁了。主人七十多了,身板硬朗,说话声音洪亮,有五个子女,都在外面办点小厂,他说,他就这点爱好,几十年了,就喜欢弄点花木,尤其喜欢种种红枫,那红枫红、红枫叶细细碎碎特别好相。见人赞他培育的红枫,他更是开心,问他价格,他说十万、几十万不等。他新种的红枫中有刚刚从新昌等地购得的,正在搭架造型,院里院外也有十几年还没出售或不想出售的。他说,红枫的品种有好多种,我看看,却一种也分辨不出来。我们一一数数,院里院外种植的红枫,有数十株之多。百万之家了。价值不止百万呢。红枫真的很有味道,从树桩起到上面的枝技杈杈,依势造型,有猢狲头、虎皮爪什么的。院内的七八棵红枫,漂亮得让我说不出其漂亮在哪儿,就觉好看好相。院外的,刚培养的,搭的架子,有圆型、三角型等,还上下分层搭架。主人说,没有人像他这么用心搭架子的。他引我们看一株像狮子的红枫,头、身、尾,说像不全像,说不像真的像,树形传递出狮子的神韵来了。最妙的是,从不同方向看,绝不会看成其他样子,就是个红枫狮子。我们中有人说,他们家将要建造个庭院,喜欢这漂亮的红枫,想买株红枫回去点缀点缀,问主人要多少钱。主人说,你挑一株,送你。

横坑村,除了红枫人家,还有什么人家呢?譬如草药之家、竹扫帚之家什么的,有吗?是否还有古道之家、根雕之家的呢?我不知。在走动中,我看到散落在各处的树桩、树根、竹丝、竹把,我真希望横坑村里样样都有。

三石五四合院

转到四知亭,刚有一团队在考察,说将在这里的“弘交驿站”建一个高山特色农产品电商平台,沟通山里山外,一群年青人正指点着,说,这里可摆什么那里要安什么的,看来山里山外“沟通”,横坑也要走上数字化了。我们又转着看了村里几幢颇有古韵味的老屋,直到走进其中的一幢,很有特色的,一问主人,建造时间竟然只是1953年,而不是我们猜测的清代、清末!这让我们有了一番“惊讶”。这些年,横坑村最让人惊讶的,对外界来说,当是春笋节与过小年活动了。这些活动的主场地,都被安排在“三石五四合院”。我们走过村内小公园,穿过一个小门,走进了三石五四合院。

四合院里,现在住户不多,但农家生活气息还是很浓的,每间房门柱都贴着红对联,还有窗户上挂着中国结,挂着鞭炮结,贴着福字等,廊檐下放着一些农家生活生产物品器具,整个长长四合院,“2020年弘杨小年夜”红灯笼在梁柱上悬挂着,一片的喜庆。可以想见小年夜、春笋节时,人来人往,挨挨挤挤,该会有多么的热闹。注意呀,“三石五”的名称,四合院是“长长”的,也都是与别处不同,都是有味道、有故事可说的。四合院的故事还在“五世同堂”的匾额里,还在“福福寿寿寿增福”“子子孙孙孙有子”等的联语里。当然,故事还在横坑村的景点趣闻里,在直直岩里,在貂结坑水帘洞里,在头门尖山里,在赵爷庙、永宁庙里,在新农村的建设成就里……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耐心去寻找,横坑村都能满足你。

艺术家们坐在四合院的院子里,喝着茶,畅开了聊。此处作黄坛镇文联活动基地怎么样呢?开辟出宁波市书画展的作品陈列馆又如何?县民协在这里开办培训班或搞些活动怎么样?村里能开辟出摄影基地吗?村中一长列一长列的老木屋,开出一二个民宿是否可行呢?村里一直以来考出去有80多名大学生,各行各业都有人才呢,怎样发挥他们的作用,让他们为横坑的新发展发力作功呢?喝着茶,聊着创意,联村干部一一记下这些创意与想法。

我坐着想呢。住到横坑来,有几处地方是确实可以坐坐聊聊发发呆的。如果那个时节,出来点想法,像谢指导一样,灵感被触发到了,即兴来点打油诗什么的,也可能会去出本打油诗集。艺术家们呢?也可能在这里做出点其他什么书画作品来玩玩也说不定呢。就像贾平凹消失在人们面前半年、一年,就出部长篇小说让人惊讶称奇。这样的事儿出现的话,肯定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件!横坑村能创造这样的奇迹吗?像我,当老师的,在村里的四知堂或四知亭,讲讲杨震“四知”故事,朗诵朗诵《杨震公遗训》,说不定还就能悟出点新时代的新意思来,写出点新东西来呢。想想,杨氏的“四知风范”里又会有多少古代先贤们的故事可供挖掘品味呢?我身边就有很多杨姓的同事,他们有趣,有料,有成就。想想这些,横坑,也确实是个有故事的好地方。

杨震说:“锋不磨不利,玉不琢不成。”横坑的青山绿水,横坑的清风明月,横坑的古老纯朴,又会以怎样的方式“磨琢”现代人的清纯心灵呢?我问。回到最初,横坑为什么就叫横坑了呢?现在又为什么要称“弘杨”而不称“弘扬”呢?储吉旺先生为什么要在岩壁上写“横坑”两个大字呢?谢指导为什么来了又来呢?横坑是个好地方。我不知我说得对不对。因为我还没更深入一步走进弘杨村的留五扇、应家坑等自然村。留五扇的古屋、古道、古树,是很吸引我的;应家坑,千里走宁海的时候,我们是很向往的。艺术家走进横坑,似乎带给我一点灵气,让我也有了点赏景的新眼光,在横坑住一段时间,也许,对我真的会是个很不错的机缘。如果可能,这一段时间,或许就可能成就我人生某个有“光”有“芒”的好时光呢!山村的狗狗们不吠不叫,抬眼看看你,见你亲切地看它,它摇摇尾巴,不好意思地就跑开去了。

1

四知风范  千秋正气     

                精忠报国  爱国忧民     

                明经博览  教育兴国     

                为官清正  唯贤是举     

                不避权贵  仗义执言     

                犯言直谏  宁折不弯     

                拒贿洁身  廉洁奉公     

                清白传家  薪火相传     

                铭记祖训  古今一脉     

                尊祖敬先  世代相传

2 杨震(?~124),字伯起。弘农华阴人。东汉时期名臣。从其父杨宝研习(欧阳尚书),师从于太常恒郁。群经博览,文史精通。20岁起,谢绝入仕,设塾授徒,有弟子3000人,人称关西孔子。50岁步入仁途,被大将军邓骘征辟,又举茂才,历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元初四年(117),入朝为太仆,迁太常。永宁元年(120),升为司徒。延光二年(123)代刘恺为太尉。他任内清廉正直,恪勤竭忠,不畏权贵,勇斗奸佞,选贤举能,公正无私,因屡次直言上疏时政之弊,遭中常侍樊丰等人陷害,延光三年(124)被罢免,遣返回乡,途中饮鸩而卒。后顺帝继位,下诏平反。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