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铁炉坑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05月13日

铁炉坑,在长街村后,在过一山岗往西北的一个半山岙内。铁炉坑,我不会写。姐说,你就写“铁炉坑”好了。想想也是,这山坑,真像穿村过巷铁炉匠的小铁炉啊。

铁炉坑,北、西、南三座山三面围拢,向中心收缩,在半山腰的坑底汇聚,以一小水塘再向下敞开。小水塘,长方形,似半亩方镜,清亮晶亮的,映着蓝天白云,小时候,采摘、干活累了,不论坐哪儿,呆呆地看坑底水塘,“天光云影共徘徊”,感觉很享受,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那一种舒适,现在不出汗的人是享受不到的。铁炉坑坑底,其实就在半山腰,像极铁炉的内里。从长街村翻上山,进入铁炉坑,路分成两条,一条有一两米宽,绕南侧山腰缓缓往上走,主要路段由块石铺砌而成,天长日久的,路上石块溜溜光滑,有岁月的沧桑。在一山谷溪流处,有巨岩,有山泉,有供人歇脚休息的宽阔地方,我似乎看到父辈们歇下柴担歇息的情景。路,折向西行,曲曲弯弯地横走一段,再稍向上走一小段上坡路,过马鞍形山口——鞍口往南逐渐高起处就是香花山主峰,往东就是分列成为铁炉坑坑北的一列缓降山岗。过鞍口,沿山坡往西北下行一二百米,就接上枫湾岭去龙浦龙山村的大道,大道由块石与卵石铺筑而成,成东北西南走向。这一处又是一个更大的山湾套山湾的山湾。我们叫它为台湾里。我们常常把这台湾里与宝岛台湾联系起来,偶尔也会在这里玩解放台湾的游戏。

铁炉坑山坑内的另一条路,也由主路分出,沿南侧山坑边通向坑底水塘。为泥路。路虽窄,但临坎,平缓。这条路走起来不累,长辈们劳作来回,可以挑担行步如飞,这里收获的小麦、番薯、马铃薯、油菜籽等等,都可自用,是自留地的自由收获,不用交给集体。路到水塘处,往北绕行而上,路稍稍难行,有一段还要在岩石边行走。待翻过山岗,转向枫湾岭,那是一段有风景的路。能见到枫湾岭、大园山、巡检司城。铁炉坑上一条路的上方,为松林与柴草、灌木生长之地,我们称为柴山。路下方,包括南北坑两侧的山坡,除北侧多岩石外,多被开垦为层层梯田、块块山地,种着各色庄稼。山坑东向,敞口处,面对着长街村的旗头山。通过山口,能见到一小段紧贴旗头山脚的公路。长街变电所建在铁炉坑坑口出山的平地处。铁炉坑坑底长方形水塘,在山岙半山腰处。沿山坑三面的田地,再层层下跌,慢慢收拢。上有水塘,两侧有山沟,且常年有水,这一处的田地多成水田。起初种水稻,后改种旱地作物,后又种柑桔、桃树、枇杷等。印象最深是种油菜,山谷的油菜花开得旺,开得野,开得漂亮。谷口到了出山处,似乎一下又收紧了,只剩一块田。两侧岩壁陡立起来,窄窄的,形成溪谷跌水,雨水丰沛之时,常形成小型梯级瀑布。夏日炎热,我们小孩常躲到此处,吹风,玩水,歇昼凉。

铁炉坑,是聚宝盆。此处种的蕃薯特别甜,看到岩石滩上摊晒的番薯干,也感觉很有味道,用番薯做茅栗酒就是最美的少年回忆了。还有山茄,乌籽、乌饭,嘴巴吃得黑黑的,满嘴,互相取笑;还有毛楂,还有野胡椒,还有唱“敲敲茅栗王”的茅栗歌;还有各种草药,蒲公英、三角犁头箭、结着红红小果实的平地木,每一样草药都有不一样的故事。清明割青捣青麻糍,只要到铁炉坑田坎里壁转一大圏,花青、剪刀青,就能背回一大棉花箩。偶尔见到长岩石滩边上的糯米青,看着毛茸茸的细碎叶,那种糯糯的感觉,就像是闻着了石捣臼里飘出的麻糍清香。摘松花粉到铁炉坑,摘乌饭树叶到铁炉坑,耙松毛丝也可到铁炉坑……连给砟柴的父辈送裹了松花粉的冷饭团,也成了美美的回忆。

   铁炉坑,还是铁炉坑。当我再次寻访她的时候,铁炉坑已是野草遍地,荒凉一片。天道酬勤乎?铁炉坑的记忆,只在我的回忆里了。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