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龙山村记忆

霞客旅游网 作者 :方圆 2020年04月27日

  

龙山村,是山村,我对她印象非常好。

最初从教时,我家访到龙山村,村民热情又有识见。我知晓了他们的祖先是从福建迁南田再迁龙山的,时间约在明朝洪武年间。走过,访过,我走在卵石铺筑的山乡村道上,爽爽的感觉,头上的太阳,也都似乎特别地明媚起来。走着,我不经意间,看见到了那清澈的山溪水在溪道上奔流。那水,流在圆溜溜的溪石上,有个坡坎,水花珠圆,水声清越,溜溜溪石边的草,莹莹的绿,在水花中摇曳,那种纯净与莹莹的绿,触动我的心灵。好水,定有好山,山为我所熟悉的狮子山——龙山村就在我熟悉的狮子山脚下。龙山村,真是个好山村,村名有龙,真好;旁有狮子山守护,真神。加上,我姐夫的姐夫的家,在这里;我高中同学,有两个也在这里。走过访过,我对龙山村口岩石坡上的镇西小庙,小庙路旁的大樟树与古石碾,也同时的,有了特亲切的记忆。

龙山山好水好,山青水秀,村民纯朴,让我有兴致带学生秋游到龙山。路上,我特意说狮子山,说狮子住长街,吃九江,富龙山,连带富了大湖的故事。我有学生是长街的, 九江的,大湖的,他们听着狮子山狮子的故事,各人有了各人自己故事的味道。玩过山野间搜“炸弹”挖“地雷”的游戏,笑趣趣,开心心地,学生分组拾柴搭锅,各显各神通,烧“野餐”。龙山水库水清清,水亮亮,映着天,飘着云,一汪水库库尾的山坡上,搭起了十来个锅灶灶,热乎乎,闹嚷嚷,饭熟,菜香,敲盆铲锅,你抢我夺,闹纷纷。野餐,有在阳光下的,也有躲到树林中静静享受的。闹过,享受过,静默。懒洋洋躺在草地,晒太阳,不知聊的是天,聊的是地,聊的是秘密,还是心里升起的新秘密。最后,全班分享过一大锅我从新安江带来的葛根粉甜糊糊,带着甜香与回味打道回校、打道回校。龙山水库,小小的,却有了与新安江水库相连的记忆。

高中毕业二十周年同学会,我要一个一个通知全班同学,来到了龙山村找同学。听说一个同学做生意常跑外地,刚好不在家;一个在家,村民引我找到他的家,却被告知可能到田地里忙乎着他自己的新果园去了。我倒不急,找同学,看同学,也访古村,走着卵石村巷,看着弯弯村巷的山村石头房子,偶尔见着些石墙上的石窗,院落墙头面盆上的韭菜葱头,也着实有些儿趣味。没想,村民热情地用村上的大喇叭,呼唤我那同学赶回家来,说有客人来。那亮亮的喇叭声在村庄上空响着,回荡着,我现在都似乎仍能听到那响亮的喇叭声。四十周年同学会,我再到同学家,龙山村老屋老巷不见了,多了些别墅大院。一同学住在城里,一同学住着村里的农家大院。院落内花花草草,地上到墙上,花开色彩丰富,边上还有一二畦的瓜果蔬菜。我们叫着嚷着,同学光着膀子来给我们开门。递上扇子,他引我们在道地上看看花,说说草,聊聊瓜果蔬菜。回到楼上,给我们每人泡上茶,他仍光着膀子,有话没话,开心地聊着。那份山乡人的淡然随性,让我感慨:神仙样过日子,不论你来我来。

龙山村,在长街镇,原来的龙浦乡。今天我随山水户外走龙狮步道,从龙山村起步到九江村品长街美食,途中登狮子山,看七彩麦田。这一路行走,忽就唤醒了我这沉睡着的,美美的回味与记忆。(20200405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