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汕头“浮”游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20年04月27日

  

在动车上,同事跟我说,潮汕到汕头只要10块的车票,很近了,我们再买张票到汕头去?四个最早开放的经济特区,珠海刚去过,现经广州到潮汕转车回宁海,可顺道再到汕头转转,浮光掠影一番,是个很不错的主意。我说,好啊,就去。同事马上买了来回票,我们顺延乘到汕头北站下车。

随人群出站,外面,天黑又雨,“外乡人”到哪找住的呢?看到车站外有闪烁的宾馆,我指指最近的:“这里去看看?”同事对住没什么要求,近,方便就好。我们住的,就在车站内。安顿好,马上查找明天可以游玩的地方。汕头是北回归线穿过的地方,我国现在有11座北回归线标志建筑,分别在台湾、广东、广西、云南,广东就在汕头,有2座。可惜,11座,我一座都没有去过,到汕头,我是很想去看看的。可查查路线,算算时间,我们没时间。有“东方夏威夷”之称的清澳湾,滩平阔,沙细白,水清碧,介绍说“较之夏威夷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很诱人,但我们也不可能去,除了路有点远,即使到了那儿,也没有时间可细游快玩。想想也只能到城区去看看汕头城市风光了。因为明天上午10点之前我们必须赶回火车站,否则我们第二天就赶不回潮汕,回不了宁海的家。明天,我们还得早起,赶最早的公交车到城区,抢个时间,转一转汕头:汕头,浮光掠影,我们算是来过了。

同事心想着先到汕头大学看看,我们就找能直接到汕头大学的的公交。我五点就醒了,可公交最早也要在六点半以后。坐上车,路上问车上的人,汕头城区有什么好看好玩的,各说各的,最终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也许他们太熟悉了,反而没了我们外地人眼中的风景。雨是越下越大,到站下车,按司机所指,雨中快走,我们看到了汕头大学。从大门看进去,校区像是还要走很多路,因是星期天,校园里没人走动,一片寂静,我们只听得哗哗的雨声打在伞上。到一个地方,看经济如何,可先去看看这个地方的大学,有经济学家是这么说过。汕头这座城市我没了解多少,汕头大学,我也不甚了解,我教书那会儿,我也没有学生考到汕头大学。汕头大学,现在是有两个校区,我到的到底是哪个校区,我也不甚明白,看到汕头大学校门,我算是来过汕头了?我只能自我呵呵了。进不了校园,也想着没时间能逛逛校园,我们在校门口各自拍了张照片以作纪念。同事说,汕头是潮汕文化发源地,是著名侨乡,去看看汕头港口,老城区外马路那边好像还有潮海关钟楼遗址。“好的,就先去那边看看。”这次出门,我是没自己打算的,同事是到一地就走一地的,一直有这方面的爱好与兴趣,且懂行,因此,此次出行,我就基本不用动脑子,随同事兴趣走就是了。打不到车,等公交。问人,怎么到外马路,有人热心指点了,我们坐上车。不想下车,一走,我们就走到了中山公园边。在广东,看到中山路,中山公园,总有特别的感觉,因为孙中山是广东人,我们读历史,孙中山大总统印象深刻。南京中山陵,还有刚刚到过孙中山先生故居,感觉真不一样。路边早吃点都像是刚刚开张的,食客很少。同事喜欢的热早点没有,我们转了转,这边没有几家开门的,最后,只好等在一家一间面的小食店。我要了碗米粉面,同事要了碗馄饨,一半蒸的,一半汤的。店主很热情,我问中山公园,我问西堤公园,我问潮海关。店主告诉我,要看,最好还是去小公园看看好。他说那边刚刚在造潮批文化一条街,那里很能表现他们潮汕文化特色。说,就很近,走走过去就是了。很近,到底有多近呢?我还是有疑惑。

雨小了些,我与同事还是想着潮海关,就打车去了潮海关,不想这一打车,我们就走着了汕头的“滨海大道”。可惜,这一路的港口海景,都被绿色围网与各色广告高高地围挡着,看不到。司机告诉我们,这滨海路正在整修,准备打造汕头码头文化。确实像司机所说的,一路上有门框的地方,就写着“汕头潮人码头文化”什么的,还有假树丛中的拉着的“绿色马拉松,美丽新鮀城”等口号标语。司机放我们在一片高楼前,说到了。我们看到“潮海关钟楼”指示牌了。钟楼已整修一新,不特意指出,还真看不出百年老钟楼的味道。如果说还有点味道,那就是钟楼前草坪上的一只老铁锚了,既有海港味,又有钟楼钟声与海船汽笛声相闻的想象。外围工程似乎还没完工,铁栅栏围着,大门关着,我们进不到里面,看到“汕头海关关史陈列馆”,知道里面有陈列,但时间不到8点,即使星期日开放,也没到时间点。我们又没时间等。我们就转向寻找小食店主人说的小公园。走着,查着手机地图,忽看到了指路标志。我心里有喜乐了:快了,就在前面了。“老妈宫戏台、潮海关外马路副税务司公馆,还有潮海关华员低级帮办宿舍,中山纪念亭,都在前面了。”我对走在后面的同事念说着。可走了两个路口了,却仍未见到“古建筑”的样子。问路人,有不知的,有知的。知道的告诉我们,再过一个路口就到了。你看,我们急的。好在此时,雨似乎小了些,可以不用打伞,用衣服撩到头上,挡挡雨就可以了。看到圆弧的四层街面建筑了。这些建筑风格与现代的建筑真有些不同,是中西风格的混搭。往右一看,那边的建筑色彩吸引了我。确是个别样的所在,是有潮汕风格的。这里有九龙壁,有“存心学校”。九条龙上的色彩,像极印度那边的色彩运用,特别鲜艳;龙也不像北京等地的那样庄重,更带些浪漫的海洋气息。九龙壁上的纹饰极为繁复,让人有看不过来的感觉。九龙壁一侧路边,有古铜色雕塑:一穿敞开短褂的三轮车夫,坐在车手扶把上等待客人,眼睛凝视着地面,像是累了,像是想到了什么,那特定的瞬间神情,很有点味道。九龙壁后面就是老妈宫吗?我走过九龙壁,看看那边的存心学校。学校为什么取名“存心”呢?学校看起来有点逼仄,既没有操场,也没有其他附属建筑,后面又是高楼。门口挂了许多牌匾。知道了,这是一所特殊教育学校,校训为“感恩  立志  自立  自强”。学校边上就是雕饰繁复的大峰庙,庙内金字匾额楹联众多,色彩与雕饰与我们这边确有很大区别,像是要把人们所有的期盼通过色彩与雕饰都押到这里似的。“忠国大师”“大峰祖师”的匾额,像似在告诉我,他们是被敬奉的神祇。“即心即佛”“万众生佛”两匾在两侧,正中间最外面的一联这样写:“存得三藏妙典教给众生行善,心念一句弥陀便与如来同堂”。佛缘人缘,佛法普渡众生,众生好像只要潜心念佛一心行善,即可成佛,又像成佛就在心念一句的“顿悟”中。大峰庙内外,可看可品的东西太多,我只能匆匆走过略过。

我特别关注过妈祖文化,去年宁海的开游节还请了福建的专家谈过妈祖文化,我对妈祖文化更加上心了。潮汕的妈祖文化应该特别给以留意,这是我心里想的。妈祖文化是海洋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走向海洋的时代,应该随时关注妈祖文化。汕头是海洋文化中的著名侨乡,妈祖文化应该是特别发达的。走出大峰庙,我走向刚才在路口就看到的“老妈宫戏台”。刚好有一群老人到老妈宫参观,我们随着人流走进老妈宫戏台建筑。迎面,有巨幅海洋图片为背景的玉润洁白的妈祖全身雕像。老妈宫戏台建筑装饰很现代,就像外立面,全新的。戏台大屏幕上正在播放宣传片,“一座中西合璧精雕细琢老妈祖戏台在小公园重焕光彩”正在屏幕上滚过。戏台内部,大红金黄,金碧辉煌。顶上红色横檩,凸显建筑的高敞,边上的墙面富丽堂皇。四面墙壁与转角贴挂画屏,屏边浅金色花篮花枝,内底红色,上绘金色妈祖一生功绩故事,如“焚祖屋导航番船”“战晏公投绳缚妖”“破两嘉四境平安”“现圣身轻舟伏魔”“赐甘泉白湖除瘟”等。戏台前红色八仙桌,配着全为红色的长木凳,四桌八桌方方正正,整齐排列。两侧有黄金饰品、饮品服务。面对戏台有小吧台。吧台前有低于地面的一口井,特引我注意。圆井并列有一石龟,旁嵌黑色大理石碑。戏台是新的,井是古井,龟是新龟。古井是我所特别看重的,由井我想到秦牧《土地》里的“乡井土”。秦牧的《土地》写得太好,我们当时是背了下来的。秦牧文中有道:“当时离乡别井的人们,都习惯在远行之前,从井里取出一撮泥土,珍重地包藏在身边。他们把这撮泥土叫做‘乡井土’。直到现在,海外华侨的床头箱里,还有人藏着这样的乡井土!试想想,在一撮撮看似平凡的泥土里,寄托了人们多少丰富深厚的感情!”秦牧是潮汕人,写土地写得那么深情,自有原因。除了“乡井土”,秦牧文中的“珍重”一词也让我记忆深深,珍重是一份多么深沉的情感呢?我录古井碑文如下,以记之。

妈宫前古井位于汕头市升平路头老妈宫对面,平面圆形,青砖垒砌,青砖形制具有明代特征。弧形油石并合成圆形井沿,井口内壁直径60厘米。该井在汕头开埠前就已存在,当时妈宫前一带属出海口前沿,出海讨生的渔民在此井补给食水,到对面老妈宫的妈祖娘娘拜祭后就出发讨海。清代中后期妈宫逐渐发展成为商贸集市,该井也一直为这一带市民生活和商户办市提供水源。该井见证了汕头埠人文民生和商业兴衰的历史进程,为研究汕头海商埠市发展历史和民间信俗提供了实物资料。

走出大厅,我看到了嵌在墙面上的《重建老妈宫戏台碑记》,碑记最后有:“海丝胜迹重光,梨园旧曲犹闻,妈宫戏台焕异彩,百载商埠新地标”。立碑时间是有特殊纪念意义的,为2017101日。回头想古井位于老妈宫对面,我望向刚才过来的大峰庙方向,与老妈宫戏台对面的真有一座建筑,在大峰庙前,朝向与大峰庙不同。建筑没有大峰庙高大,门面雕饰也没有大峰庙繁复,色彩也没有那么艳丽,却是我想要找的老妈宫!只是老妈宫建筑前面有长长的广告栏围挡着,当时的我没有注意到。我们继续走着,走在罗马柱的楼廊下,也没去注意走的是什么路,走到哪看哪,反正是盲游浮游,能见什么是什么,能发现什么是什么。走着,随意看着,看见对面墙上宣传画:红桃粿、红头船、胡文豹大楼、邮政总局大楼、中山纪念亭、胡文虎大楼、百货大楼等等,一墙上都是,白底彩画,是有点意思的。这样的画,好像全国都有,画法全国都一样。静心细看,倒也能见出一个地方的主要特色来的。像这里的“红桃粿”“红头船”,就极具潮汕地方特色。走着,见到了转角骑楼“西南通酒楼”,稍停步看了眼介绍,知道这座酒楼是粤东特色窗饰与西方卷拱、柱式结合的近现代建筑代表,知道这座酒楼还是当年的著名旅店,知道这座酒楼的“爱西干面”是汕头的传统名小吃的发源地。走着,又见到指路标志了:中山纪念亭、蔡楚生电影史迹馆、潮批文物馆、汕头开埠文化陈列馆、红色交通站旧址等。不知走到哪个方向了,骑楼在外马路与国平路交汇处。“骑楼”太有特色了。骑楼,让我想到了台湾著名作家陈启佑先生的小小说《永远的蝴蝶》,那骑楼下的一幕,真正是让人伤痛地记忆永远,“其实雨下得并不大,却是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场雨。”那是多少伤悲的句子!面前出现了“汕头邮政总局大楼”。大楼建于1922年,年代真有点早了。大楼前有三角形小广场,有“大清邮政”匾挂在另造的假门上,门前有邮筒,邮筒下面的圆柱上有龙缠绕,显示了“大清”的特征,邮筒前有一小孩左手向邮筒递一信封,后有戴瓜皮帽成年人,像刚放下这个小孩,双手向前伸着,护着小孩。有一方形立柱上横一“标示”牌指向邮筒,分两行显示:“清代邮筒1897”,回头看,另有两个时代的邮筒在那边。“汕头开埠文化陈列馆”外面,有三组古铜色塑像:市井中卖草粿的小贩、西洋女留学生、资本家与买办。三组雕像,时代气息浓郁,能让人有回到那个时代的感觉。尤其是看过民国时拍摄电影的。

  几条街匆匆走过,看过,才发现,原来我们走反了方向。与“汕头开埠文化陈列馆”隔街对望的就是建于1921年的海关钟楼!我们要找的潮汕文化原来就在汕头当地人称的“小公园”里面的几条小街里,汕头人的老城情绪也似乎都在这里面。现在,这里还在建设中,有些街道还拦着围档,好多地方,我们都没有走进去看看,有些地方,我们只见个标牌,如“株式会社台湾银行汕头支行旧址”“永平大酒店旧址”等。看看时间紧了,我们小跑着赶到西堤公园边的码头,看汕头礐石大桥,看南海的港口与南海之水,再打的匆匆赶回汕头火车站,经潮汕,一路北上,经7个小时,晚上就可从宁海动车站下车,直接回到家里了。(20200315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