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那一片飞烟

霞客旅游网 作者 :徐俊晓  2020 年 03 月 15 日

小时候,在书本上见过黄果树瀑布的大名。自此以后,这朴素的名字,一直使我好奇,时时引起我的向往。黄果树、瀑布,这样组合,莫非那里满山满山的,都长满黄橙橙的果子吗?

去年暑假,在我决定前往旅行后,才专门去查阅了一些资料。黄果树瀑布,古称白水河瀑布,因本地广泛分布着“黄葛榕”,故名“黄葛墅”瀑布或“黄桷树”瀑布。

小时候的猜想平息了,黄果树隐退了,瀑布二字又浮现出来。瀑布啊瀑布,究竟是怎样的瀑布,而如此久负盛名,竟连乡野儿童也知其名?因了这“白水河”三字,我突然想起了《徐霞客游记》中的一段记载:近四百年前,1638423日,贵州的大山之中,岭壑上下,徐霞客雇了短夫,同走了十余里后,到了白水铺。白水铺又西二里,远远地便听到水声轰轰,“从陇隙北望,忽有水自东北山腋泻崖而下,捣入重渊。……水流甚阔,每数丈,辄从溪底翻崖喷雪,满溪皆如白鹭群飞,白水之名不诬矣。”白水河自北而来,已是如此浩荡湍急,奔涌而去,这黄果树大瀑布,又将是怎样一番光景呢?

大巴车在盘山公路上蜿蜒行进,我靠窗坐着,临着高崖,时时在青山迂回之处,看见奔流的白水闪耀着,从断崖飞泻而下,果如垂练。一些孩子见了,不禁惊叫起:“瀑布!瀑布!黄果树瀑布!”我虽然没有作声,心里也是跃跃然,难掩兴奋!导游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笑着说道:“还没到呢,黄果树瀑布,更壮观。”也是,这些小景虽也可看,但全无霞客所说的“雄厉”、“阔大”的气象!

正当我们下了车,往峡谷走去时,山间飘起细蒙蒙的雨丝。狭窄的小道上,我穿梭着向前、向前,篁竹与青藤在眼前茂盛地铺展,而大瀑布如玉如练的光影,就在眼前闪动着!全然顾不上这雨了,我的腿迈得更加匆匆,快门也更加急切地“卡嚓”作响。

黄果树大瀑布!当走上这观景台,我心底不禁大喊了一声。百米开阔的水崖上,白水高悬翻腾,倾泻而下,如万练垂空,捣入寒潭,轰然作响。潭面一律是迷迷蒙蒙青白色的,久视令人生寒。水雾升腾而起,连着飞瀑冲散开的水汽,乘着谷风,弥漫开来,如野马般向对面翠色如堆的山坡腾飞而去。这雄奇而又缥缈的景象,震慑了我。山水图卷,若不是造化之功,谁能写就?徐公所谓“捣珠崩玉,飞沫反涌”“烟雾腾空,势甚雄厉”,真是写尽了奇妙,后来者难言之矣!我在细雨中决眦而望,痴立良久,我惊叹,我赞美,我澎湃!一股奔涌的热情起来了,索性就不要伞了吧,与云烟、与飞瀑、与七月的细雨,来一张亲密的合照!

黄果树大瀑布,洗礼了我。凝神久驻,全身已被蕴灵蓄秀的精灵濡湿。于是,便从容地沿着山坡绕行,打算从飞瀑里的水帘洞穿过去。一路之上,人流如涌。我正好享受着飞面而来的水雾,我的头发、脸颊、全身,都被浸润着,滋养着。一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快意,淋淋漓漓,涌便全身。

及至水帘洞中,仰头一望,惟见玉帘在空阔透亮的天宇之下飞涌着!“寒声天上落银河”,天地悠悠,今夕何夕。在流动而孤寂的声响中,我喟然而叹,不知何年!人在自然中生,人在自然中亡,微渺之躯,又怎能去违背自然呢?

回去的路上,我特地瞻仰了徐霞客的塑像。因受风雨的侵袭,石像也隐隐约约生了斑斑驳驳的历史光影。我顺着他坚毅的眼神望去,此刻才真的有一种对“远方”的感同身受。

此后,我又去了马岭河峡谷等地。万马奔腾等飞瀑群的灵秀和飘逸,也很可观。在我来说,总觉不如黄果树瀑布的耐人寻味。

​黄果树瀑布与徐公是有缘的。艾青曾写道:“黄果树是很美的,大家都来为黄果树写诗吧!”在飞烟升腾之间,我默诵起《徐霞客游记》中这段烟霞变幻的佳句。这不就是一首清雄的山水诗,这位四百多年前的旅者,不正是自然之子吗?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

相关连接

徐自远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