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寻宝】浙江第一樟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12 月 13 日

浙江第一樟被圈养了。被圈养也已经好多年了。今天我去看她,忽有点心疼。回想,当初我第一眼见她的时候,她精神着,她的邻居们都很高兴,围着她,称她为“五蕻樟”。真的,那时,我还很认真地一二三四五地“找”出五蕻。那时,的的确确,找得到那粗粗壮壮的五蕻,虽然一蕻也已被锯了。那时,我还想抱抱其中的每一蕻,但那也只是想想而已,因为五蕻樟太高太大了,高得大得让我不敢去爬去抱。听村民说,她有上千年的修行,是千年的大树精灵。真的,五蕻樟经风,经雨,经火,经生死,经世变,连树肚子都空空的了,却一直能生长到今天,真是神奇。称浙江第一樟,够不够格,我不知,但我就是以“浙江第一樟”称她、为她写文章的。当时,我亲近她,是很细心的,她贴地生长的树根树皮——或许当初那就是树的胸腹也说不定——我都不敢随意踩踏,只是带着敬畏之心,轻轻地抚摸。站在那空心的树洞里,我也是毕恭毕敬的。她周边的土地是实在的,她是与周边的一切息息相通的。

后来,周边的房屋长高了,但五蕻樟还是很精神的,不说她身上五蕻的粗壮,整个樟树胸围14米,树冠铺展开如华盖,枝繁叶茂的,那树冠遮阴一大片,就显出特别的阔大。地面上,她的根与树皮匍匐铺展开的地方,总有一二张竹簟那么大,隆起拱起挺拔起18米高的巨樟树荫。虽然五蕻樟的肚子里早就是空空的了,也不接地气了,但周边那些从地面开始,一直到上面分叉地方的树皮与仅剩的茎干,仍展现着旺盛的生命活力。树中间空空的,感觉阔阔的,高有二三个人那么高,上面几个树洞透亮透亮的。村民说,空空的肚子里可以摆下八仙桌,人坐在里面打打麻将,还是很写意的。打麻将,我没有特别惬意的感觉,村民能享受五蕻樟带给他们的清凉、话桑麻的闲适与别样的舒心,我还是很开心的。至于村民是不是会把八仙桌摆到树肚子里去,我还真没有亲眼看见过。那几年,我看樟树,尤其看她那铺展开来的树根,鲜活着,那紧贴着树根铺展开活泛泛地生长的绿苔,鲜亮鲜亮的,那情景“精精神神”地深印在我脑海里。以后,不论我到哪儿,见到古树上的那种鲜绿苔藓,尤其是那些历经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大树上的苔藓,我就会想到生命——鲜活鲜活的,那贴树根、贴树皮生长的“劲”儿,那与大树的沧桑一起和谐共生长的那股儿精神劲,会让我激动。

今天,我来,已经是今年的第三次了。我站在巨樟的铁围栏外看着,看着第一樟,看着第一樟旁横着立的与竖着立的三块石碑。横碑是宁海县人民政府立的《浙江第一樟(五叉樟)(宁波十佳古树名木)》碑;竖碑两块,一块为宁海县绿化委员会、前童镇人民政府立的《竹林古樟》,一块为国华宁海电厂立的《古樟保护碑记》。整个围栏外面除了房屋,大多浇了水泥,围栏内地面铺着人工草皮。围栏的门已有破损,我围着围栏看着,从不同角度给第一樟拍着照片。忽听到身后有村民说,可以推门进去看的。真的?树,我敬畏的树,贴近去看,是我所想的。我回头给村民一个微笑,推一推,门真能推开。我是很守规矩的,自筑了围栏后,我就没“破栏”走近过第一樟。我把护栏的门轻轻推开,走了进去。树根,长在地面上的,让我生命印象深刻的树根,我是看到了上面的苔藓了,但苔藓是枯黄的。枯黄可能是季节的缘故吧,我想。但我看到苔藓紧贴着的树根却也是干枯了的,也像是没有生命活力的。我的心蓦然一惊:浙江第一樟,树根在变“老”?细看,还整侧一大片的。第一樟,真要老了,真要朽了?是不是她看不见邻居们把酒活桑麻,听不到孩子玩耍的欢笑,没有了孩子们时时来攀爬的热闹,她感到清冷,感到寂寞了?站到空空的树洞里去,巨大的钢管框架耸立在中间,上面又有钢箍,箍着巨樟似要撕裂掉的那一二枝巨蕻,巨樟的树冠跟以前比,真的不太一样了,遮阴的面积,真的少了不少不少。水泥勾缝的溪岸,山岗上新造的梯田,公园里被扫起的落叶……那情景在我脑海里迅速闪过,我心忽忽地生疼。碑石在提醒着人们保护,人们也在竭力保护着被视为宝物的宝贝,且有积极的保护行动,就如给巨樟周边的道路沟渠浇上水泥,在巨樟的地面上铺厚厚的草坪,给巨樟“砌”上保护的铁围栏,还有国华宁海电厂立碑保护活动的开展,等等。可巨樟却极不积极地配合人们,展示出人们保护的应有成果,我心更痛一层。

    浙江第一樟,在浙江宁海前童镇竹林村内,据谱载,已有1200年历史了。

(作者: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