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烟波人家总浦塘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10 月 28 日

总浦塘村,是浙江省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省级的,2018年刚入选。身边的、省级精品村,到底是怎样的呢?以前路过多次,未停车下去看过。“总浦塘:烟波人家”村牌与水波间的木屋,虽引我注意,我也会顺口说一句,总浦塘,这一块水上文章做得好。但我,还是没心下去看一看。

总浦塘村,我有最要好同学的老家在这里,我也曾为采访百岁老人陈八妹到村子里转悠过,也许是太熟悉的缘故吧,正应了“熟悉的地方无风景”,几次路过,我都没去体验“烟波人家”。即便是文化寻宝打卡,我也是匆匆下车,匆匆拍张照片,继续打卡之路,没把总浦塘当作重要文宝点。而那些我很有感觉的文宝点,我写了些文字,像《黄坛三堂》《雷婆头峰》《西有大塘山》《大祝有故事》等,我将这些文字发在《文化宁海》《霞客旅游网》等微信公众号上,还引发了朋友们再游再赏文宝点的欲望与行动。现在,我的文化寻宝打卡接近尾声,回头再看,长街的总浦塘却又回到了我的眼前。正好周老师让我去写写总浦塘,我答应了,就再次来到总浦塘村走走看看。

总浦塘村,属长街镇管辖。距宁波南部滨海新区3公里,距长街镇政府所在地2.5公里,西接胡陈港大桥,宁波沿海南线公路穿村而过,为甬莞高速长街出口地,交通便捷。从城区过去,车程约半小时。总浦塘村由总浦、施家、德泉(流水湾)三村合并而成,村域面积2.67平方公里,人口1680余人。村后有龙山山脉绵延,村庄被河港围绕,村南面还有一条东西向的长长的长亭港。村内河港6条,纵横连接,是典型的江南平原水乡,其中村前港全长1200米,烟波人家建设景点主要集中在这条河港上。沿215省道从城区往长街方向,见到总浦塘村,路口,左转,即进入村庄。村庄文化宣传,主要集中在这边。前面说的“烟波人家”漂亮村口标牌就立在此处。标牌建得很有特色,仿古的,一看就能吸引人眼珠的那种。穿过双圈的月洞门,沿公路右侧人行道进去,右侧白墙灰瓦围墙上,绘《红色乡源》,“山环水绕,风景这边独好”就鲜明地凸现在眼前。总浦塘村“点线建精,整片建强,整体推进”乡镇行动计划与绿色发展理念,在此明晰。“党建引领,先锋治水”“烟波人家,水乡故事凭君吟”“前浪后浪,江山代有才人出”“祠堂礼堂,薪尽火传教化存”“四季瓜果,稻香村里说丰年”等,让人一进村就明白精品村的精品特色。嗯,总浦塘村打造的水上文化,且是有别于别地风光的水上文化,还加上了连我都没想到的围垦文化。

原来,我早就忘了,总浦塘这边,原来都是一片海涂,是先人们一点一点围垦而变成陆地田园的。放眼长街,山头、青珠、黄珠、丹屿背等山,原来都是悬于滩涂中的海岛!总浦塘,村名,就关联着水,指示着塘。浦,《玉篇》:“水源枝,注江海边,曰浦。” “塘”,《康熙字典》解释:“𤃣也,筑土遏水曰塘。”《吴越春秋》:“夫差姑苏台东,丹湖万顷,内有金银塘。”总浦塘的“浦”与“塘”,早就标示着海塘的围垦历史!总浦塘,挖掘到这层文化,我没想到。这是真宝。路左侧草坪上有鲜艳的红色党旗雕塑与“治水先锋驿站”标牌。长街围垦历史文化,在左侧河岸边的“说事长廊”里展示。河岸都砌驳了石磡,说事长廊内有“围垦历史”“开辟围垦之路”“民情收集”“三门湾开发”“围垦名人”等围垦文化内容。围垦名人列了“王谢张”“张苍水”“五份头”,这三个,都是我很有感觉的。王谢张,是长街村三大姓,我少年时日日行走的长街老街,原来就是长街围垦历史上第一塘的海塘岸!而这第一塘,就是长街王谢张三姓共同围垦而后成繁华街市的!以前翻长街王谢张宗谱,知门前塘,原来就是这个塘。张苍水“煌言塘”(王爷塘),与张苍水相联系,我很早就关注了,我还专门为此写过文章,这里不说。大湖五份头(前五份,后五份),富足之名响在耳边,而其所围垦海塘之名,原来都是我耳熟能详的:东关塘、合宁塘、公和塘、合成塘、下湾塘、月边塘、兰头塘、道士岩塘、南面塘、海岙塘、梅岙塘、洞下塘等等,长街四分之一的土地,原来都是大湖五份头起的龙头作用围垦起来的。不到总浦塘,我怎么会这么明晰地知道长街“沧海桑田”围海造田的这段历史?不走到,真不行!总浦塘,你嗨!

说事长廊,为临水平台,坐着聊天说事,看“红色乡源”介绍的围垦历史,对我来说,是极好的一次学习与自我教育。长廊一侧有联语“你说我说大家说,民事村事百姓事”。另一侧也有联语,且极有深意:“幽廊共话春秋事,自治齐开万古方”,总浦塘的父老乡亲在这副联语里传递出了怎么一种文化自信?!“春秋事”,共话;“万古方”,齐开!这聊天治水村域自治的气度,我佩服。过桥,有一开阔场地,为总浦塘村文化礼堂与村服务中心所在。场地边有几棵大树,有球场,还有巨大的电子显示屏。往西走一段,有玉米地,有幢幢别墅在田野中。我没有继续走进村里去,我只想着我很熟悉的流水湾的村名。流水湾村现在已属总浦塘村,村庄历史口传是从明朝开始的,村民是从村东北的龙山村迁居的,因处于山湾之中,终年流水潺潺,流水湾之名自然而来,就像湘岙有湘妃竹而称湘岙。少年时,我去龙山、新城同学家,经过流水湾村,听到“流水湾”的名,就感到亲切。为什么?原因,我自己也说不清。总浦塘水上人家,也可从施家村进,也可从总浦塘大牌楼处进。大牌楼,造得还是有点气势的,虽为钢筋水泥所造,建造形式与彩绘,却也让人有“雕梁画栋”之感,这气派也会让人用“漂亮”称之赞之。我对这种新建筑没有特别的感觉,我欣赏的倒是其中的联语,联语直率而真诚:“喜笑颜开迎贵客,佳肴一碗补身心。”总浦塘村水上人家,岸柳依依,有三两手持钓竿的渔者,在静静地守钓凼。曲桥,水中蜿蜒,静静地映着蓝天,吹着河风,晒着秋阳。河岸边,有一二艘小木船停泊着。远一些,岸边栏杆,与水中曲桥,与周边田园,与黛青远山,构成的湖光山色,独特而别致。那边还有木屋群,连绵,临水,很是亲切。想象心情明朗的人,或坐,或躺,或斜倚栏杆,在红白等各色相间的临水木屋围栏边上,对着镜头,惬意地笑着,或独自凭栏,一动不动看着水,你的心也会动也会笑。我还想象,我与朋友们,在这里“尊酒之间,一谈一笑”,像古代名士雅人那样开怀畅叙……总浦塘水上人家打造的是“集观光、游乐、旅居、休闲、健身于一体的田园胜地”,水上垂钓、鱼塘捉鱼、沿河漫步、骑车、摇木船、住木屋,采摘瓜果蔬菜农家生活……都可在这里得到真实体验。我来的时候,人不多,特别静。我感觉这宁静别有一种味道。我看河岸边上的桔树,看零星长着的棉花,看村舍边的蒜葱韭菜及各种蔬菜,及墙角边上的各色野花,我心欢喜。走着,看着,我也在水中的木曲桥上呆着,看看岸柳,看看水,看看木屋,看看天,看看走动的人,也吹吹那从水面来的风,看看天上的流云,流云,流着……

背山面水,山环水绕,这边风景独好,我以前路过,为什么就不想下来看一看,呆一呆呢?烟波,今天,我没看到真正的烟波,也没看到我心中原本不想看到的烟波。我好像忽然明白了,我以前不想下车进来的原因了。因为古代诗人词人说的“烟波”,深深地影响了我。

你看吧:

崔颢:“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朱熹:“千里烟波一叶舟,三年已是两经由。”

徐俯:“浮云万里烟波客,惟有沧浪孺子知。”

柳永:“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梅尧臣:“谁知坐卧间,思及烟波里。”

…………

我深受这些诗人词人的影响,见“烟波人家”,“人家”是亲切的,我喜欢;烟波,却是愁绪绵绵的,我心底里是不喜欢的。烟波有家,离我远远的,真的是远远的。我想现时的生活,人们追求的是明朗,烟波不切我的心景与心境!如果不是这“烟波”,或是我有梁实秋的“雨有雨的趣,晴有晴的妙”的心态,我没受到古人的影响,烟波就烟波,总浦塘,或许,我早就进来了。你想啊,喜欢山水自然的我,怎会不热心这带上田园风光的水上人家呢?只是,我还是没办法一下就喜欢上这“烟波”。总浦塘寻宝,我真寻到了围垦文化的宝。周老师让我写总浦塘的宝,我却不自觉地写出了我心中的“烟波”。

想来,我要感谢周老师。有人说,人心才是真宝。想来也是,人内心湛然,才会有真宝入人心。就像寂静法师所言,人似空瓶,装入美好,人才美好。总浦塘,水上舞台,县级,市级,省级,国家级,不论哪级,不论精品与否,原来,却也只是存在于每个人自己的心里!

(作者: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