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寻宝】美哉,三美栈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10 月 12 日

古老的黄墩,古老的街,古老的街上,有个“古老”商号三美栈。

三美栈。栈,《说文》:“栈,棚也。”棚者,与竖编之“栅”字相对,为“横编”之“栈”。三美栈既然为商号,栈,当取其引申义“储存货物或供旅客住宿的房屋”意。细察三美栈在黄墩街上近临黄墩港的地理位置与房屋建筑没有临街街面结构等特点,理解为“店铺货号”特别是“货号”,似乎是较为妥帖的。我寻宝到此,整个老街,已人去屋空,“房屋全体”正在等待拆建。三美栈的“三美”为哪“三美”呢?主人当时为何要取“三美”为商号名?主人取“三美”要向人们传递些什么意思呢?我无人可打听,也得不到准确信息。我只能猜想。我想:主人一家是不是有人会因“商号”而常常往来于黄墩上海呢?主人是不是接受过新文化的洗礼?主人是不是读过他生活那个时代诗坛上有名的新月派的诗,像胡适、徐志摩、闻一多们的诗?据我所知,黄墩,在那个时代是有船舶经常往来于上海的,宁海是有许多人是通过黄墩等地去上海的,我的亲戚也有这样的情况,柔石等人去上海,也是经黄墩下海去的。新月诗派大体上以1927年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后期胡适、徐志摩、闻一多、梁实秋等人创办新月书店,创办《新月》月刊,新月派的活动主要的就由北京转移来到了上海,后又有陈梦家、方玮德、卞之琳等人加入新月派。徐志摩《再别康桥》不说,卞之琳创作于1935年的《断章》,当时是风摩天下的,现在还进入了阅读教材,让人们欣赏学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三美栈的主人是不是读过这样美的诗呢?他是不是知道新月派的诗追求“三美”:“绘画美,音乐美, 建筑美”呢?我不知“三美栈”的“三美”,是否是我猜想的新月派追求的“三美”。但是,我想,我的猜想是很有点诗意的,且是能体现美的,也是有点依据的。我这样美美地猜想着,忽然脑海中就现次唤起了徐志摩《再别康桥》的诗意: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因为,在此时,在此间,我想到了,我站着的地方,是艺术家的故居,是当代艺术家林洪的故居。文化寻宝就是这样介绍三美栈的,并突出了这里是艺术家林洪的故居。介绍说,林洪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一位艺术家。他擅长人物和花鸟画。他是海派国画大师程十发入室大弟子。我知道,他一直在大上海发展。我想,我的猜想确实是有一定的“美学”依据的。

不是吗?从“三美栈”“走出了一位卓越的当代艺术家”,他的名字就叫林洪。林洪,一生似乎跟美联系在一起。我看过一篇文章,是林洪在上海西区鸿禧花园时的邻居写的,题目叫《素处以默,独鹤与飞——上海画家林洪印象》。文章题目就告诉我们,林洪是上海画家!画家不追求美吗?画家本身就是美的追寻者。林洪又有“独鹤与飞”的风格。这篇文章这样解说我们的林洪。

林洪,1930年出生,高级舞美设计师。1959年拜程十发大师学习人物画,1973年向亦师亦友的著名画家富华学习花鸟画。现为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员,上海戏剧家协会会员,2013年上海电视台《上海百名画家中国风》曾作专题报道。文章说,林洪科班出身,是程十发大师的入室大弟子,早年模仿程十发,惟妙惟肖。中年,画风神似程十发。作者说“细究,他骨子里已形成独特的风格。步入晚年,他的画风攀登了一个更具挑战性的高度”。文章饱含深情地说:“林洪是含蓄的,内涵是丰富的。他的想象力超乎常人,他的创造力异乎寻常。他暮年改变画法,彰显了一位老艺术家不凡的功力,凸现了林洪的人品,画品。他不善说话,但他的作品可以代他说话。他稳定,老练的绘画手段,使他的画作显示出深邃的意境和韵味。他下笔从容,落笔沉着,挥笔豪放!从他的画中看到了蓬勃的生机,感受到宽容豁达的心态,因此,他人虽是老矣,但他的画作越发呈现新意,且新作颇多。”

我们的文化寻宝,在介绍“三美栈”时,是另有希望的,是有深情的,是深情地有所期盼的。介绍说:“林老是黄墩老街走出去的卓越游子,是当代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曾多次表示愿为家乡的文化事业贡献微薄之力,今借桥头胡旧村改造的强劲东风,如在黄墩老街三美栈建立林洪艺术馆,则将极大提升桥头胡的文化建设品位。”

三美栈,老矣,可能将与黄墩老街一起消失。但三美栈是美的,有“谜”一样让人猜想不停的“三美”,且有从这里走出去的画家把美的故事延续,延续的故事里有一份深深浓浓的“为家乡的文化事业贡献微薄之力”的深切愿望与期盼。我非常敬重与珍惜这样的浓情,这样创造着追求着的美。古老的美,乡间的美,可能是含蓄与深藏着,轻易不示人的,我第一次找郎官第,就找得好苦,今年我找三美栈也同样“辛苦”,第一次按照导航,就是找不到,问过许多人,都说不知道。那天,我第二次来,按图索骥,在桥头胡中学、桥头胡小学转了三圏,就是找不到“三美栈”,后来得到一位热心当地人的引路,穿越老街,才来到了三美栈,见到了三美栈的老台门。这位热心的当地人,对黄墩老街是有深情的,他让我看了他拍的存在手机里的老街照片,我看了,有点感动。他的照片拍得很好,很有点艺术味道,且是黑白的。我不知,他是直接用黑白拍的,还是后期加工成黑白的,总之,黑白中的深情,我感受到了,黑白中的美,我也深情地感觉到了。我问:你也爱好艺术?他笑笑,没有回答我。走在黄墩老街上,老街是破败得不成样子了,但我却似乎看到了老街上发生的许许多多有味的故事。我在老街上深情地走了整整一圈。街是老去了,黄墩人的那份深情呢?会老去吗?我心中有百样的味涌了起来。古老的民族,古老的情结,在每个人的心头里都会深深浓浓地蕴蓄珍藏着!老街的拆建,是否会考虑融入这份浓浓的深情与人们对过往生活的深切怀念呢?美哉,黄墩老街,美哉,三美栈!美哉的三美栈,美哉的黄墩老街,将“何去何从”,将会有怎样的崭新未来呢?

古老的黄墩,古老的街,古老的街上,有个“古老”的商号三美栈。(20191002

注:

1、  三美栈在黄墩老街24弄。不在“文化寻宝”导航图上标注的桥头胡中学旁的墙弄里。

2、  我对栈与三美的猜测,只是猜测。如有知情者,请在文后留言告知。这里先谢过。

(作者:袁伟望,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