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寻宝】连头山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9 月 21 日

连头山,北连福泉山,南临白溪,对望状元峰,两山连头,一瀑悬崖,山水秀丽。连头山,凤山狮岩、石熊吸水、飞瀑岩松、古樟连理、巨象镇关,南宋迄今,向为游人往游胜地。连头山,现联结福泉山,成连福景区。

“连福胜景”牌楼

车从城岭线转入连福线,上坡不久,即见高大牌楼。牌楼底层为实体,有三门,中门高大,公路穿门而过。门顶牌楼五柱四间,瑞云夹柱,雕梁画栋,飞檐翘角,极有气势。门顶与牌楼中间浅粉色墙面正中黑底金字“连福胜景”醒目。三门外侧墙上有对联,联语通俗上口,别有意趣:“正门偏门前门后门门门须有路,直路弯路大路小路路路要有门。”过牌楼回望,正中有“至善至孝”,警人神思。两侧对联,语曰:“甘霖普泽难润无根之草,佛门广大可度改恶之人”,联语对比着,像是在宣扬佛门广大:甘霖普泽也难润无根之草,而佛门却可度改恶之人。不过,我怪读,读出的关键却是人的“改恶”之心——人如果自己没有“改恶”发愿之心,佛门佛法再广大,也真没法度,佛度人还得人自度,不是吗?草得有根才得甘霖滋润,何况鲜活的人呢!

洞天福地

上坡到岭顶——实为两山交接处,两山连头是也。停车,赏景。路右侧,永福讲寺大门正搭架改造。讲寺建筑,黑瓦黄墙,屋脊龙翔,气象宏大。墙上“佛法庄严”,“佛有情”,也别有佛意“情”怀。往前有巨樟迎客,巨樟枝杈浓阴匝地,展生命意象。记得二十年前,我有学生拍巨樟一嫩叶,取意“生命”,获摄影大奖。巨樟旁立一“佛心”巨石,七十叟书立。再前,是有名的福佑庙、福佑泉。福佑庙红墙上“洞天福地”,特别应景,人到此,心即静,洞天福地是也。巨樟与庙与泉之间,原为跨涧拱桥,桥面现修为平地,临崖处另建石拱桥一座,桥栏雕荷菊花草,两樟之间平地,除拱桥外,全铺鹅卵石,与福佑庙东墙相对处铺白色玉石,中间相间隔铺雕饰荷花块石,再北面与福佑泉前凉亭之间,为小石条铺砌,一路桥、石路面四幅景致,也别有意趣。桥北侧,展现着宽阔环形山岙,腹地大,空阔,透亮,有山林,有旱地、有水田,溪涧水绕在山岙间,也似证“洞天福地”好风景。往右沿永福讲寺墙外水泥公路,继续往上走,即可直达著名景点福泉寺。连头山景区,背依福泉山,前映白溪水,远望状元峰,就集中在这寺、樟、桥、庙、泉与山岙之间,还有两山连接悬崖处的古松岩坡,登山台阶等。我此番前来,正是中秋,天蓝,云轻,气爽,夕阳温煦,连头山风光,秀美异常。说来,我真有好几年没上来了。再见此处风景,心头有喜跃动:连头山,真洞天福地,让人留连。我诚心作揖,道:连头山,久违了。

福佑庙

福佑庙与永福讲寺一样,也正在改造,只是没有脚手架。红墙黄墙,寺、庙用色混搭,也算国中特色。以前眼见的人流,今日不见,只算命先生一人,坐樟树下,有三二“时尚女子”坐庙前凉亭中,偶尔有车经过去向福泉寺。迎福佑庙大门,拾级而上,右侧有小平台,并列三殿:包公殿、关公殿、文昌殿;左侧砌了临时墙,未拆除。福佑庙庙门顶有上下两层结构,显狭显高,两层都有悬檐挑出。上层中间竖向堆塑“连头山”三字,下层门顶正中从右到左堆塑“福佑庙”三字。门侧有联,曰:“山钟灵气松下扳荆寻芳草,庙府(俯)寒流石上听泉洗尘心。”也都为堆塑金字,还带点柔和暖色。进门,迎面为三间横宽的平屋,空置,未置列神灵塑像,有杂物堆放。建筑都有高高马头墙。檐柱有联,却剥落不全。我录此,能者补之:“福佑庙福佑泉庙祀神医泉疗££,连头山连头草山藏妙药草配良方”。圆柱上还藏有一联:“山色晓沾溪上雾,经声时彻树头云。”改古联语改得也巧也妙,古联“山色晓沾花外雨,鸟声时彻树头云”。右侧为三间高敞“侯王大帝”殿,大帝庄严。侯王大帝为哪位,我不知。我没考证,也没走进去观瞻。左侧庭院,有通透空间,直面悬崖,是为极佳观景平台,可见岩松,可见白溪,可望对面山峰,可见对面山顶风车缓缓转动。庭院中摆香炉、灯山,有香火。进门左手侧,与庙门外侧包公殿等三殿相对处,有二间新造平屋,塑有八九尊神像。石柱刻有联语:“曲水层峦别无胜境”,“德体好生功参天地”,“丹成不老春满乾坤”,另一古老石柱及柱上联语,不知去到哪里了。

福佑泉

福佑庙,以前屋旧屋狭,香火闹猛,现在屋宇新朗,人影不见。过去台阶上或坐或立或行,人头攒动,现今庙里没有一人。或许是整修的缘故,或许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我出庙门走向福佑泉。看到“洞天福地”下方墙上嵌有石碑,刻有碑记。我立读。石碑成于20038月。碑文记曰:“香港同胞闻周鹤翠女士,为了结善缘,种福田,继先夫闻儒根资助改建福佑庙等项目后,再次资助改建永福寺危房,改建面积183.54平方米,计人民币壹拾壹万肆仟柒佰壹拾玖元。为感谢闻周鹤翠女士善举,特立此碑,以资纪念。”立碑人为永福寺主持释了尘。连头山相传有“龙爪七洞井”,称“龙泉”,最大当为福佑泉。福佑泉跟前些年我所见一样,没有大变化,泉上有顶篷,墙倒塌一段,显破败。水池下的三个水龙头,仍显滑亮,像是仍有人在常用。水泥池顶水泥葫芦造型仍在,上有水管连通。背后挂上了神像前常挂的帐幕,泉也似乎变成神泉了。周边地上落了树叶,没人清扫。福佑泉没有昔时风光了,昔时周边山上的草长的没拔的快,现在是荒草萋萋;以前接水的人排着长队,路虽难走,却干干净净,现在有点脏的感觉,“汲水”的人真的少了,我的身边,已真的很难听到有人要到连头山接水治病的话了。也许,现在的人信了科学,或许听说氡泉有害健康,怕人的“肺癌”诱因就是放射性元素“氡”。现在的人信科学,心里也着实怕了“癌”症了。接水的人少了,少了,少到我现在没看见接水的人。香港闻儒根先生出资修造福佑庙,实也有因。当年闻先生在连头山治病,因药泉而得愈,他出于感恩,出资修造了福佑庙。当年有资料说,京沪、西广、港澳、内蒙及全国诸多地方慕名求治者接踵而至,大多痊愈而归,人数数以万计。1982年浙江省科委、省卫生厅、省地质大队还因此联合对连头山药泉进行考察,鉴定为软水,每升含氡量为19埃曼,含二氧化硅22埃曼,是难得而罕见的药泉。连头山为药泉名山,事出确有因。后来因泉口裸露地面,易受污染,泉旁泥途崎岖,汲水不便。1991年香港居士孔应顺、秀贞夫妇助资建成现在的水泥池与接水龙头。

去风亭

福佑泉于风病,疗效尤为显著。我小时候好多次随大人到此洗汰,舀水回家。也见福佑庙常常住满了人。连头山泉水、草药,“去风”名声响亮,入我心灵。当年,人们在福佑庙西面山坡上,建去风亭纪其实。去风亭仍在,我这次又上去看了。去风亭为六角亭,亭中对联与亭旁石碑既写出连头山秀美风光,又突出连头山泉水药草的“去风”疗效。联语很美有意趣,录此:“山青水青青樟揽月,地碧天碧碧泉去风”,“咏水歌山紫雾松涛驱夜色,裁云剪月丹心榭角入春图”,“山中百草茎茎叶叶皆妙药,松下一溪滴滴点点是灵丹”。碑文四字短语为主,读来爽快,实录如下:“缑城之南,莲头之山,前临碧水,背倚秀峰,峭壁为屏,巨松如盖,朝吞紫雾,夕吐金辉。山不高而草奇,壑不深而泉灵。祛风湿,除痼疾,患者杖藜以来,健步而归;旷心神,开眼界,游人接踵而登,流连以返。惜胜地无亭,美中不足,长期有望,锦上添花。岁在庚申,月逢丙戌,一人动议,万户捐输。翌岁奠基,当年竣工。亭既成而山川增色,春常住而体态添娇。躲风避雨,挡寒蔽日,而有所依;登高临远,览翠寻幽,亦得其所。爰作斯记,刻碑留念。并为之赞曰:六角去风亭,画龙又点睛,清流长聚秀,芳草尽钟灵。”“去风亭”三字,为书法家沙孟海先生题写。有人说沙孟海先生见连头山风景秀美而欣然提笔,不知真否。去风亭碑立于19815月。郑学武撰文。

秋色正好,恰夕吐金晖。此时,此地,此清气,此氛围,赏联读文,抬头放眼,旷心怡,开眼界,揽翠寻幽,快乐惬意。此为今年寻宝,我最感美意时刻。独与天地精神相来往乎?站六角亭,面向状元峰,我自笑。

注:连头山,《宁海县地名志》记为莲头山,也称连头山,现景区作连头山。福泉山,《宁海县地名志》记为覆船山,又名福全山、福泉山。

(作者:袁伟望,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