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寻宝】三省文化园寻思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9 月 21 日

宁海文化振兴全民寻宝,对胡三省文化园的介绍是这样的:

文化园坐落于三省行政村中湖自然村的梅涧溪边山脚,园内遗址有三省公墓碑、梅涧溪、梅涧桥、梅涧井等。其中三省公墓碑原墓碑已失,碑文为胡三省之四子胡幼文所撰,由南宋理宗景定三年(1262)进土孙钧所书。坟面两旁伸出石板侧面镌有“青山不为折腰辱;长使寒梅伴涧芳”。

一般人是读着这介绍来到中湖村寻宝打卡的。我也同样。中湖村口有石牌坊,横坊上下书“中湖村  胡三省故里”。坊柱上有两副对联,颂扬胡三省功迹。其中一联为“先公德富名登北斗星辰上,音注功高学史书通鉴中”,突出了胡三省一生的功业成就与影响。我拍照片打过卡,就直接去往岭下、龙宫与马岙。可心里总感觉有点失落,像是失了什么似的。马岙龙宫回来,停车,再瞻望胡三省故里牌坊,又不自觉地走进村里去,再去拜望胡三省文化陵园,礼敬三省先生。先生陵园以前曾瞻拜过两次。现在看,2005年胡三省后裔出资重修扩建新造的陵园,门面旧了,门边也没以前整洁干净了。“胡三省文化陵园”石碑仍立在迎面大门的右侧。大门漆面有点斑驳。登三级台阶,跨门槛入门,陵园整体布局没有变化。

胡三省的塑像,仍是文士形象打扮,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握着书,表情仍仿佛陷入沉思中。三省先生,您在寻思什么呢?塑像后面仍是由深甽镇政府与中湖村委会立的横碑,上竖刻《胡三省逝世七百年祭》。再往后是依山而筑的先生陵墓,瞻拜,需走上高高的台阶。因受山形地势所限,陵墓前平台未有展开。陵墓左右侧立有石碑。这次我未走上前去,只在先生塑像前,瞻望,但坟面石制墓饰两旁的“司马功臣;爱国史家”,浮现在脑海里,印象深刻。先生塑像前有一长方形水池,石栏相围,中有小桥相通,池里种荷花。

中胡村三面环山,一条溪涧穿村而过,虽山清水秀,风光秀丽,但如果不出三省先生,中湖村又会怎样呢?当然,现在会有人问,出了三省先生中湖村又怎样了呢?我知道,问这话人的心思,他们想的是,先生现在可曾给村里带来可观的“旅游”等经济收益?这或许就是我再到三省文化园的一点潜藏的心思了。我们太需要重视三省文化的普及了。三省先生的文化意义,真的需要重视。别的不说,胡三省先生秉承“笃史学”“洒血渍书”父亲的嘱咐,“愿学焉”之后,“肆力于《资治通鉴》,“游宦远外,率携以自随;异书异人,必就而正焉”。司马光编《资治通鉴》花了19年时间,而胡三省注解《资治通鉴》从15岁开始,至73岁逝世,花了一辈子,共58年。司马光著书是一个团队,胡三省只是一个人。这种个人坚持奋斗的精神,中湖人,宁海人,中国人,该不该学习呢?《资治通鉴》难读,却因了胡三省的注解,才变得更方便大众阅读。而这本《胡注资治通鉴》,毛泽东主席读了十七遍!司马光修成《资治通鉴》,曾自言:“修《通鉴》成,惟王胜之借一读;他人读未尽一纸,已欠伸思睡。”胡三省先生做了注,给了阅读的方便,胡三省先生作注、在注释里表现的识见,现在仍让人感觉到其中的熠熠光芒。三省先生对史学的重视,关注国家盛衰、生民休戚的历史观,仍深深地启发着我们。他在《新注资治通鉴序》中道:“夫道无不在,散于事为之间,因事之得失成败,可以知道之万世亡弊,史可少欤!”“史可少欤!”“史可少欤!”三省先生的苦乐观,做学问的谦逊,等等,仍然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说:“人苦不自觉,前注之失,吾知之,吾注之失,吾不能知也。又,古人注书,文约而义见;今吾所注,博则博矣,反之于约,有未能焉。”,他能却未能全部能,这就是学术的谦逊精神!现时不是常有人说,人一生专注于事,做成一事,即为大成功。而三省先生,一生专心于《通鉴》校注,战乱失注却又苦熬9年重做新注,那一份坚持不懈的精神,难能而可贵,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或许,我们现在看重先生中国史学大家,浙东学派先驱的成就地位,而当年世事骚乱,先生隐居不仕,屏谢人事,专注于《通鉴》注释,“吾成此书,死而无憾”。那情景,有多少人在热心地关注?司马光感慨他的《通鉴》别人“读未尽一纸,已欠伸思睡”,反问自己,我是不是也常有这样的状态?我前面感觉到的似乎失落了点什么,是不是就是失落了这份沉甸甸的文化之宝?文化精神?当下在强化强国学习,主题学习,我们的学习是不是该在主流传统文化学习的“入脑入心”上,做真正切实的功夫呢?

在三省塑像前,我想到了我的前辈谢时强先生。谢时强先生孜孜不倦于地方文化,出了系列的《宁海文献丛书》,我现在感觉,我从这套丛书中得到了许多许多的教益。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我未曾好好细读,三省先生的《胡注资治通鉴》我更没有购来阅读。我读到谢时强先生编校的先生音注中的一些片断,我就感觉,“先生”的功夫、“先生们”的博学,是能真正益人智慧的。单说一个例子“鼓吹”吧。鼓吹,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文化中,更多的是个贬义词,或主要就是贬义词,或者稍有些拓展了解的话,也只是“吹嘘”“吹捧”“捧场”,而往往没有“鼓吹”本来意义有脑海里。而三省先生在《通鉴一百八十九》“秦王世民被黄金甲,齐王元吉等二十五将随其后,前后部鼓吹”句中,就“鼓吹”一词,引经据典,把“鼓吹”的语用意境解说得透彻明了。原来“鼓吹之乐”“孙权观魏武军作鼓吹而还”,“汉世,万人将军给鼓吹;魏晋世,假将帅牙门曲盖、鼓吹”;“唐、宋以来,天子郊祀,竣事还宫,鼓吹振作”,鼓吹,是“国容、军容皆用之”。鼓吹不仅有“吹嘘、吹捧”,鼓吹更有更宏大的历史运用场景,更有其本色的鼓吹意义!“史可少欤!” “史可少欤!” “史可少欤!”

这样的历史文化力量,我们欠缺多少呢?读书做学问,在文化寻宝中,我获得了点滴的启发。我爱文化,是真的吗?在三省塑像前,我汗涔涔而出。三省先生,我礼敬于您。列您的简介于后,以示敬意与后学的愧意。我读的引用的,是谢时强先生《宁海文存》中的文字,该文字有胡幼文《先君三省胡公墓碑文》影子。

胡三省(省音xǐng,1230-1302),小名满孙,字身之,又字景参、元鲁,号梅涧,晚年自号知安老人。十四岁接受其父胡钥(1200-1245)嘱咐,刊正《资治通鉴》。宝祐四年(1256)登文天祥榜进士第,从此大肆力于《通鉴》,无论游宦家居,皆携书备读。初授吉州泰和县尉,因侍奉老母而未赴任,改任庆元府慈溪县尉。因性情刚直,得罪庆元府守厉文翁,被罢官。不久知福清县,后荐授扬州江都县丞。咸淳三年(1267),应江淮制置使李庭芝之聘,授寿春府学教授,辅佐淮东幕府。经考核及格,改奉议郎知江陵县。六年,因母亲去世而守丧数年,改知安庆府怀宁县。十年,主管沿江制置机宜文字,公余,作《广注》、史论。后被廖堂中延至家授徒。又转荐给贾似道,德祐元车(1275),随贾督师江上,献御敌之策,不被采用,兵败,含愤而从小道返回故里。从此隐居不仕,屏谢人事,专心于《通鉴》校注。临安陷落,浙东骚乱,逃难时丢失书稿。“乱定返室,复购得他本为之注”。苦熬9年,直到至元二十二年(1285)冬终成新注,字近300万。还编成《通鉴释文辩误》12卷。著作还有《江东十鉴》、《四城赋》,又有《竹素园稿》100卷,皆佚。

    录好这段文字,休息,电脑屏保跳出:放下你的浮躁,放下你的懒情,放下你的三分钟热度,静下心来好好做你该做的事。“该好好努力了!”

(作者:袁伟望,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