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徐霞客勇探“麻叶洞”

霞客旅游网 作者 :王高富 2019年8月16日

《楚游日记》是徐霞客游记中最为感动的一篇日记。其中的“湘江遇盗”一节看了使人可悲、可歌又可泣,是徐霞客旅游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特别是写到静闻的壮举,让人看了肃然起敬,这样的壮举还被人疑为“登崖引盗”,徐霞客为之而发出了:“不知静闻为彼冒刃、冒寒、冒火、冒水,守护此箧,以待主者,彼不为德,而反诟之。盗犹怜僧,彼更胜盗哉矣,人之无良如此!”的感叹。游资被劫“如若觅资重来,妻孥必无放行之理,不欲变余去志,仍求祥甫曲济。”自此以后的旅程就在这乏资、借贷、受助中完成的。

在湘江遇盗之前,徐霞客勇探“麻叶洞”的这一情节,也是使人所感动的。

“去上清三里,得麻叶洞。洞在麻叶湾,……洞口南向,大仅如斗,在石隙中转折数级而下。初觅炬倩导,亦俱以炬应,而无敢导者。曰:‘此中有神龙。’或曰:‘此中有精怪。非有法术者,不能摄服。’最后以重资觅一人,将脱衣入,问余乃儒者,非羽士,复惊而出曰:‘予以为大师,故欲随入;若读书人,余岂能以身殉耶?’余乃过前村,寄行李于其家,与顾仆各持束炬入。时村民随之至洞口数十人,樵者腰镰,耕者荷锄,妇之炊者停爂,织者投杼,童子之牧者,行人之负载者,接踵而至,皆莫能从。余两人乃以足先入,历级转窦,递炬而下,数转至洞底。……时余所赍火炬已去其七,恐归途莫辨,乃由前道数转而穿二隘关,抵透光处,炬恰尽矣。穿窍而出,恍若脱胎易世。洞外守视者,又增数十人,见余辈皆顶额称异,以为大法术人。且云:‘前久候以为必堕异吻,故余辈欲入不敢,欲去不能。兹安然无恙,非神灵摄服,安能得此!’余各谢之,曰:‘吾守吾常,吾探吾胜耳,烦诸君久伫,何以致之!’……”

徐霞客这一真实绝妙的描写,让人拍案叫绝。一是佩服他的勇气,不信神、不信邪,不怕妖精鬼怪,为了探奇,敢于殉命的大无畏精神。二是佩服他的写作水平,把这一宏大的场景,寥寥数语,写得既生动,又真实,确实是神来之笔。三是佩服他以实际行动,破除了村民心中的迷信思想,邪不能压正,正如他在《浙游日记》中所写到的:“……夕阳已坠,皓魄继辉,万籁尽收,一碧如洗,真是濯骨玉壶,觉我两人形影俱异,回念下界碌碌,谁复知此清光?即有登楼舒啸,酾酒临江,其视余辈独蹑万山之颠,径穷路绝,迥然尘界之表,不啻霄壤矣。虽山精怪兽群而狎我,亦不足为惧,而况寂然不动,与太虚同游也耶!”

徐霞客真是奇人也!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崇野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