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寻宝】石台山,我只看看想想了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9 月 15 日

石台山,在县城东南,与跃龙山、仙台路相对。出东观山或龙海市场,站兴海路上,可以遥见石台山山脊有突出累石。《宁海地名志》“名胜古迹”有“石垒盘”条记载:“石台山山脊有巨石五、六块,相积如累器物,其顶上一石,方正而平,可坐十余人,俗称石垒盘。”石台山被文化寻宝列入,成为跃龙街道文化一宝。

几次路过石台山,想着登山上石垒盘,坐坐那可坐十余人的巨石。导航,看看,有公路可直通巨石脚下,却几次没找到上山的路。这天着意寻宝打卡,从白峤、水车一路打卡过来,估摸着,应该从白云山庄对面找路上石台山。在这边转了几转,看见跨沟渠有一座只容一辆车通过的窄桥,过了桥,水泥路直接进入到工地内,不像是上山的路。想找人打听,却没见到一个人。工地围墙外有路,坑坑洼洼,开进去,泥泞,没信心继续往前走。停车,犹豫,观察。看过去,路好像到山脚那边就被围墙围堵着断了,抬头往东看山,大部分被新建高楼挡住了,能看见山坡的,也看不到山上有路影。石垒盘好像就只让我远望而不让我去亲近。看天色已晚,我就没去打扰石垒盘了。

今天下班,查了导航,看了打卡图集中已经打卡的,有一张就是站在公路边上打的卡,公路是应该能通到石垒盘下方的。到兴海路,往南开过龙海市场,见有桥,转进去,看看不像,倒回,再往前,又见工地,转围墙边进去,还是没见水泥路,怀疑着,再开回来,一开又开回到龙海市场。停车,问人,总算问对人了,热心人肯定地说,就从工地“围墙边上”进去。再回工地,路泥泞着,混浊泥坑,积在水,不知有多深,沿着车辙开,车左一摇右一跳的,像坐轿子般一颠一颠。见有电瓶车小心地从对面开过来,有一段路高爽,利于电瓶车停稳当,我停着车,摇下窗,等着,问:你好。问一声,这里能到山上的石垒盘吗?咦,是袁老师啊,(这么晚了)去石台山?(你怎会在这)哎?是呢,去石台山看看石垒盘。公路能到的,就这段路难开点,过了,路就好了。噢,我开了几次了。我笑着谢过。心定了,车进去,到好像没路的地方左转,继续在围墙外走,到上坡处,柏油路刚浇的,路面很好,往上接着的就是水泥路,路还不是太狭窄。心像是一下安定了,我真想吼一声:嗨,好啦。转过几个弯,路边有巨石出现,原来“千里走宁海”印象很深的一处“江林”“山庄”的石阵出现了。往上走,巨石在黄碎砂山体中出现,在番薯地边出现,也有一二块巨大叠石镶嵌在山崖上。山脊上的石垒盘也变大很多了。弯几弯,我停车,找可上到垒石盘的路,却感觉山柴密集,砂砾松散,不好攀爬,再往上开一段,有较开阔的上坡“路”,却见黄泥难行,又见柴草密密丛丛。感觉今天是走不到垒石盘上去了。想想徐霞客旅游俱乐部已完成154文宝点打卡的,站在巨岩上展臂欢呼的样,我现在也只能在心里头空羡慕了。

我站在公路边,自拍一张可以用来打卡的照片,停下,看看周边的风光山色,此时空气特别清新,玲玲台风带来流云,带来阵阵雨意,也透出西边那特别蓝的一方天空。路往上通向清泉寺,清泉寺是有点历史积淀的。我往上开一段,却不想去清泉寺了,掉头回来,停车,坐车上发一会呆,翻翻带来的《宁海诗存》,想构思写一篇有石台山诗韵的文字。却没有诗意在心里头涌起。

倒是古人有诗心有诗意有诗情。崇祯四年(1631)做宁海知县的宋奎光,就写有《石台盘》诗:“累石嵯峨俯碧溪,曾闻墨客旧联诗。风来恰好清棋局,月上犹堪对酒卮。”宋奎光,常熟人,能诗文,工书法。在宁海做知县一周年,“葺城郭,建公廨,修县志,百废具举”。宋奎光是个有作为的县令。他诗里提到的棋局,就是文化寻宝介绍的“仙人棋盘”。仙人棋盘的传说,与南朝梁任昉《述异记》记载的传说差不多,只是更贴近宁海百姓的生活,说有一名叫莫莫的,到石台山上砟柴,见有人在石垒盘上下棋,他把柴担用短柱稍着,看棋,棋下得好极了,他看迷了。待天黑担柴回家,他却已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后来,他见到孙子,孙子头发都雪白了,他用过的短柱也都烂了。读诗是能唤起诗意的,宋奎光诗句“曾闻墨客旧联诗”,给了我诗意的联想,还有“月”“酒”营造的氛围,古代读书人的那种作诗情怀。“旧联诗”说的是南宋时的胡融。庆元二年(1196)重阳节,胡融偕刘次皋、李揆、王度、周仲卿 “相与同登,联句纪实”,诗兴勃发,要以联诗“以示来者”。联句诗共38联句。起头是胡融:“璇台插中天,乾坤发端倪”,结尾是胡融:“他年五君咏,永与兹山垂。”刘有“嘉予二三友,乘兴同杖藜”,李有“俯瞰万家邑,户牖开蜜脾”,王有“帽峰冠朝霞,髻山染夕霏”,周有“闲雅推王子,皎然云外姿”等等。是不是有点意思呢?联诗,明代宋奎光提到了,崇祯、光绪《宁海县志》录存了,现在我想定文章存录了。联句诗,联句活动,是不是“永与兹山垂”呢?《登石台山联句》诗前有序,序有句说:“自有宇宙,便有此山,未有此游。”我读来,特有一种邈远感。据《宁海地名志》说,联句“刻铭其上”,当年镌刻的字迹仍依稀可辨。不知在巨石上举臂欢呼拍照的打卡人是否留意到了这联句的模糊字迹。

我开车下来,未曾俯看碧溪,却看到了宁海县城新貌,面对面欣赏了连头山的双塔。在兴海路上回望石台山,我想到了邑城人石文睿。石文睿,嘉靖五年(1526)进士,他考进进士后,却引归“杜门读书”,授南京太常博士后,却“又乞养家居,日事著述”,著成《白山集》《静志居诗话》。石台山,他还写有《望石台盘》诗。“望”石台山,石台山,石文睿望望也有诗情诗意呢。在玲玲带来的天空流云雨意中,我想引石文睿的诗,作为本文的结尾,以留下点诗意的联想,让我的思绪“飞去又飞来”,有那么点活跃。

琅玕百尺台边合,车马半枰台上开。可惜烂柯人不见,野云飞去又飞来。

(作者:袁伟望,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