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我国东南沿海大陆架上最大的沙滩——渔寮沙滩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9 月 15 日

我们到渔寮沙滩安顿好,已经快5点半了。

渔寮沙滩,说是集避暑、度假、休闲、娱乐为一体,有“东方夏威夷”之称。我没去过夏威夷,不好比较,曾看过两地的风光照片,凭我仅有的一点地理知识与旅游经验,我心里感觉两者不可比较。渔寮沙滩传说着具有山青、水碧、沙净、海阔、浪缓、石奇等特点,像游玉苍山一样,我也不可能一下子全部享受得到。说渔寮沙滩大,我在杭州培训时,听来自苍南的同班同学说起过,沙滩长2000米,宽800米,呈新月形,是我国东南沿海大陆架上最大的沙滩,可供万人同时入浴,我还是很相信的。我住的房间正对沙滩,是真正意义的“海景房”。

沙滩排球

海滨沙滩总是有一股特殊的吸引力,渔寮沙滩自然也是。我们来前已约定进行沙滩排球比赛。面对开阔的沙滩,兴奋自然就出来了。天光云影,看看远处的渔船,看看一波波的浪潮滚来,让流沙静静冲冲脚板,赤脚踏踏浪,随着波浪进进退退、你进我退、嘣嘣跳跳一会,我们回到沙滩上,准备打一场沙滩排球。沙滩上有轻风,我们带的排球是气排球,球一脱手,就会被风吹偏方向,打起来费劲,跑动特多,赶球、追球就成了常态,再加在松软的沙滩上,跑动显得不很得力,因而更别有趣味。有一个球,被风吹走,一同事紧追,追出五六十米,球像是与我的同事开玩笑,不是越追越近,反倒是越追越拉开距离,同事慢,球也像慢点。我们都在后面看着笑,同事干脆不追,而风一转,球向海浪赶去,也向同事这边回来,球触到拱回的浪头,同事紧跑几步捧回。沙滩很大,我们选一个相对风小些的地方,继续我们的沙滩气排球比赛。经一番折腾,站位自然有了经验,估摸着风向与风力,拉开些距离,好在不是正式比赛,也不在意得分,只是放松与玩乐,有来有回,有几个回合,球不落沙滩,就哈哈开心。平常工作,运动不多,发球,接球,扣球,虽然意思到了,可那些不专业不熟练的好笑动作,就不断引发欢笑。人到了这里,就没了平常工作时的正经,笑声也是纯自然真开放的,一切自然而然,笑就笑出来了,笑得弯腰就弯腰了,摔也就摔了,拍拍手上的沙起来继续注视着同事手上的球。风让手上的力度加大,风也让球的滞空时间多了一点点,球引导着同事的动作。高了,仰头看着,看它落在那一边;偏了,靠向自己了,就侧身去扑救;飘了,紧追几步去托起来,只要有人能接着把球再托起,就是成功。如果能有展翅起跳,或是飞扑前跃,或是退后接球……种种平时难得见到的“精彩”表现,就是最快乐开心的时候。运动场地,也没有了边线,球到哪儿,人到哪儿,边线也到了哪儿,八个人或是半圆,或是椭圆,或变成菱形或各种不规则的动态队形。整个运动场地也随球飘的远或近,随时移动。说是比赛,全没有了比赛的气氛,大家只是以球为媒介,通过击发球来调动同事,尽情地释放。沙滩,海浪,海风的轻吹,开阔松软的沙子,有这开心就一切都有都OK了。至于山青不青、水碧蓝不碧蓝、沙净不净,海阔、浪缓、石奇之种种,都不是最重要的,我们在渔寮沙滩尽情地“疯”过了,就感觉非常有意思了。

海滩夜色

与玉苍山不同,海鲜是这儿特色,晚上来点酒是需要的。自带的土酒最受欢迎,爱碑酒的,喝红酒的,各取所好。沙滩走过,海水泡过,气排球疯过,冲凉后的晚餐特别有一种情调。 天阔,海阔,面向大海放下餐桌,全露天的,别样别样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天似乎要变,有乌云从东南方向飘来,似有雨意,旁边有人劝我们尽早搬到室内,免得中途淋雨。我说不会有雨吧?那人说:“我是多年生活在这里的,这架势要下雨的。”我们不舍这“辽阔海天”的露天晚宴,不搬。看着海浪,品着海鲜,聊着沙滩排球,开心。开心是打开心门,随聊随吃,随吃随聊,天地一色,融化了自我。不知吃了多长时间,雨都没来光顾。夜色浓重起来,灯光照耀下,我们结束了渔寮沙滩边的晚宴。

夜色下的沙滩,人影幢幢,远处海湾隐隐地一带渔船,海水仍轻轻地一浪一浪地不停歇,近处岸边排开了数十摊的0K娱乐,劲歌火爆的,也有深情款款的,感觉这边厢有轰轰地震人撩人情绪在漫溢,早早的已有开唱飙歌的了。我不知有多久没有在这“荒天海边”看天看水看人,与人随意聊天了。走进海水里,夜泳者也多,一对一对抓小鱼玩的小情侣也多,还有打着手机灯光自娱自乐自拍的,也有一家三口静静踢着海水翻着软沙的,还有一个人静默着来回走走停停像有心事似的。我与同事走在海浪滚动到的边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全是没心没肺的话,那些真情交流的已悄悄地一对一组地走散开来,深情交流去了。我远远近近地跟着走着,看看天,看看水,踏踏浪,踩踩沙,在来来去去的人群里,静静地享受此时此刻的静默。这边是静静地心静如水,情深似海,爱你到天老地荒,静极而动,远远的那边,灯光通明,歌声嘹亮,真的很有意思。

来来回回地,踏浪,踏浪,行了一程又一程,同事有想去展现来自天老地荒的情深似海的。响应也热烈。选好歌摊,摆好阵势,坐下来,准备开唱。忽然海岸一线的光亮消失了,只剩远处宾馆等处的灯光,歌声全歇了,整个海滩静了下来。怎么了?很快就明白,停电了。唱歌的热情在,有同事吼吼地清唱一曲,等待电来。应急灯亮起来,几分钟后,有几处歌声又起,老板说,电很快会来的,可能是哪跳闸了,他们那边是自己发了电。我们再等,可热情到二十多分钟后也慢慢地消退了。我们撤吧?有同事提议。撤。可刚走出二三十米,电来了。但我的同事还是撤了,因为今天路途劳顿,玉苍山的山登攀了,奇石看了,海滩的沙滩排球玩了,海水亲了,人真累了。

海滩日出

景在人心中,心中有景,景就会大放光彩。沙滩夜聊中有同事相约晨起观日出。我也是早早醒来,却不想起来,只是回味前些年在象山海滩,在清晨静静的沙滩上看海天间的云起云飘,回味海南海滩上的热辣辣光芒四射的日出。却又禁不住相约的念头,看同事还睡着, 我轻轻地掀起窗帘一角,看海滩看海天间的云层。云有点多,云层有点厚,日出肯定没有想象的那么纯美。海上海滩上的渔船在静静的晨光中,错落着映着天光,倒感觉非常美,那份静美,触动了我昨夜天老地荒的感觉。或远或近地拉着镜头,海水有一道在接近海天边际处慢慢地亮起来,近处渔船上的一方方红旗,红得有点动人,走动的人影带来了生气,看着,感觉爽心快意。天也一点点亮起来,忽然一下子就很亮了。这倒像是巴金《海上的日出》描绘的“有时”之景:

有时天边有黑云,而且云片很厚,太阳出来,人眼还看不见。然而太阳在黑云里放射的光芒,透过黑云的重围,替黑云镶了一道发光的金边。后来太阳才慢慢地冲出重围,出现在天空,甚至把黑云也染成了紫色或者红色。这时候发亮的不仅是太阳、云和海水,连我自己也成了明亮的了。这不是很伟大的奇观么?

海上日出,这伟大的奇观,其实只在巴金自己的心头里。今天太阳出云海的瞬间精彩,我没有看到,我看到太阳在云海中出来,已经直逼得我睁不开眼了。

早餐的时候,同事问我为什么没到海滩上看日出。我笑笑没回答。其实日出我已经看到。奇怪的是在出发的车上,我读到了王阳明的一段话,这段话出自王阳明《答陆元静书》,其中的“一念开明”特别打动我:

乐是心之本体,虽不同于七情之乐,而亦不外于七情之乐。虽则圣贤别有真乐,而亦常人之所同有,但常人有之而不自知,反自求许多忧苦,自加迷弃。虽在忧苦迷弃之中,而此乐又未尝不存,但一念开明,反身而诚,则即此而在矣。

(作者系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