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旅游快讯 → 正文

   

抢救性保护东岙古村文化遗存的呼吁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1年07月25日 作者:朽之木


导言
宁海东岙,古称东州,位于宁海正南面,与三门接壤,属环三门湾之中心点。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北*状元峰,南有笔架山,隋末唐初,即有周、陈、娄、费诸姓定居,是一个有着千余年历史的古村落。村前旗门港(古称岐门),北宋年间,周、郑、陈等家族航帮置大船、兴海运,往来于日本朝鲜,盛极一时。旗门港堪称三门湾最早开发的海港,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发源地之一。
周氏后人周弁弃商就学,1061年考中进士,为宁海史载第一位进士。其五子皆登科,有“一门六进士”之称。乡人受此激励,自此学风蔚然。陈氏宗谱有十八学士之记载,现仍有倒官殿遗存;王姓则有王应子、王应渭、王应杰、王愚可等举人、贡生达数十人之多,文化底蕴深厚。
时光千年,沧海桑田。明清时期,由于倭寇的猖獗和禁海令的施行,大户纷纷内迁,东岙开始衰落。建国后受地理位置、交通等客观条件制约,亦未能有好的发展。现今经济单一,房屋破败,道路不整,成为典型的烂心村。也正因为此,村子处于自然状态,千年根脉的一些遗存尚有踪迹,有一定的保护价值。
建筑是凝固的档案,文化是历史的灵魂。值此三门湾开发良机,我们根据史料和现状,特提出抢救性保护古村文化遗存的设想,希望由点及面,为先人留点根脉,为后代造点福祉。
一、宋古埠头
宋古埠头已无迹可寻,相传为西街桥头一带,现存清代盐道石碑一块。设想比较合适的地点在村南两条溪流汇海处。现存古堤坝一处,还有原木桥桩基可觅,空阔苍凉、荒草凄凄有古韵;周边尚存有××庙、大王殿、四镇堂、文昌阁等与埠头相关的建筑。此地何时作为埠头无法考证,但一直沿续至建国初年,老人尚有记忆。设想对原有的遗存适当修整,在此基础上建船锚为标志的雕塑一座,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一幢,修整文昌阁至小山头古步道,小山头处建凉亭,可登高远眺,极目海天一色和古村全貌。
二、航帮道地
古之航帮宅院已无迹可考,现存有保护价值的院落计有周家道地,王家第四份,禇家道地,陈家道地,叶家道地等处。其中周家道地房屋多已倒塌,遗留入口石门一座,砖雕花墙一面,精美石窗木窗数扇,还有石板明堂、前后两进的布局仍有大家风范。周家是宋代航帮和古村文化的代表家族,考虑适当修整,立碑一块,作为遗迹保存。王家第四份较有气势,但因无人居住,已部分倒掉,急需维护;褚家道地规模较小,但却是褚氏宗族的发源之地,更有长车门独具特色;陈家、叶家道地尚有人居住,相对完好,但村民自行修补会影响整体风貌。
三、明代古道
明代古道北起新岭,南至岭脚村,是一条长四至五公里的崎岖山路,原为台州至宁海往来的必经通道。现存古道为明代乡人杨继思所修,有明确的史料记载。“村人杨继思深叹行人攀登之苦,辄萌改道之志。“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起,两载翻山越岭,盘绕山岙峰巅之间,形成一线可通之构想。遂捐金五百,动工开路。凿壁成径,累石成梁,历三寒暑而功始告成。自此,昔日羊肠鸟径遂成康庄大道,车舆无阻,骡马奋蹄,后人因名此岭为新岭。”
古道全程由卵石铺弹,宽可数人并行,“车舆无阻、骡马奋蹄”。沿途有状元峰、关刀湾、新岭归云、猫鹰岩、双龙飞瀑、“民具尔瞻”石刻等景点,空气新鲜,是徒步、休闲的绝佳去处。但因公路开通,古道荒废,柴草裹足难行;更可惜的是沿路铺设电信、军用电缆时未考虑保护古道,导致大面积损毁,需要修整恢复才能重现原貌。
四、清朝老街
老街位于东岙村中段,东西走向,里许长,两旁街面建筑为清、民国所建,整体格局尚存,一直使用至今。估计是宁海唯一相对完整的老街了,有很高的保护价值。浙江电视台拍摄《发现东岙》专题片时,就以此作为起点,外来的游客到此亦为之惊叹。老街的保护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原有留存的建筑需要修整;二是有多处被拆后建了新式水泥房,严重影响整体风格,需要恢复;三是原有的石子路街面被浇上了水泥,要有处理方案。
五、东州八景
东州是家乡的旧称。“东州八景”为明代乡人所作,选取了家乡的八处山水景观进行记述,并均留题咏,现存《王氏宗谱》。
八景有“新岭归云”、“练涧垂空”、“牛屿寻春”、“笔峰插汉”、“龙罔观海”、“岐门涌浪”、“清溪映月”、“曲巷笼烟”,山色、海景、村貌皆在其中,是自然给予的丰厚馈赠。其中改变较大的是“清溪映月”、“曲巷笼烟”,原东面溪流绕村而行,两岸堤坝古松参天,有“一湾流水正泓涵,皎月当空委照含”之美,30年前改溪造田时被填;“曲巷笼烟”由于老屋大已倒掉,也难现当年韵味。“新岭归云”、“练涧垂空”通过古道修复可现当年风采;“牛屿寻春”紧*村西南侧,山形酷似牛卧田间,适宜建造公园。“笔峰插汉”、“龙罔观海”、“岐门涌浪”为海景,虽受围海造田影响,但雄姿可觅。
六、族姓祠堂
东岙由五个村子组成,俗称王褚陈林街。王褚陈林为四大姓,街为50余杂姓的统称。四大姓均建有宗族祠堂,还有族姓宗谱,是历史文化的重要档案。王家、林家祠堂基本保持原貌,褚家祠堂曾作为小学进行改建,现已基本恢复;陈家祠堂属拆倒重建,已无古迹遗存。对祠堂的保护主要是限制大规模拆建,力求保持原有格局;对族姓宗谱要进行梳理研究,从中挖掘村史文化,以求更好地传承。
七、庙宇古迹
主要有清清寺、大王殿、东山庵、倒官殿、文昌阁、天主教堂等,从名称可看出儒、道、佛、基督等种类教派齐全。东岙长期受海洋文化浸染,充分体现了传统与开放相融的特点。清清寺早已荒废,上世纪60年代在原址建造初中,现为东岙小学。“文昌阁”、“倒官殿”规模很小,孤悬于山角田间,但具有文化的象征意义,陈氏宗谱记载十八学士兴盛时期在村内建有地宫,某天相聚时突然倒塌,官员死伤大半,故建“倒官殿”以纪念。殿内有唐代假山一尊,一人多高,重数百斤,是近期村民在田头挖得,置于其内,是久远历史的印证。此两处都已破败,需重点修建。其它庙宇有村民自发保护,东山庵还有扩建,不再冗述。
八、七姐妹墓
七姐妹墓位于村北山岙中,其中美丽哀伤的故事在陈氏宗谱中有专页记述。“陈氏十七世祖讳百十公(旧谱失其名),育女七人,子一,名千一。奈父母病故,七女痛其弟幼,相约合力抚弟,誓志不嫁。弟无负姐愿,终以乡试秀才及门。呜呼!世事曲折万变,人之取舍不同。七女守节行义以全,诚所不易。弟感其恩,造寿域于庆庵西屿(即今称七姐妹湾)。生之共勉,死则同葬。”
七姐妹墓“文革”建初中时被毁,只有七姐妹湾的地名言传至今。故事感天动地,传递出的孝道精神乃是古村文化的根脉所系,至今仍有一定的教育意义,浙江电视台《发现东岙》摄制组听说后亦为之感动,曾专程寻访。我们认为不能让七姐妹湾徒有空名,同时也为昭示后人,重建殊有必要。
九、卵石村道
30年前,村子的大路小巷,甚至街道院落,都是用卵石铺出来的。那些个头相似,密密麻麻,统一露出小脑袋的家伙,被一代又一代的草鞋布鞋踩得乌黑锃亮,与古村的墙头屋角溶为一体。但近年来为了方便交通,主要道路都浇上了水泥,留下的已经不多,让许多踩着那些老路走向天南海北的在外乡人难以梦圆。因此,保护修整现存的卵石小路,给游子一个寻根的归宿,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
十、元宵习俗
正月十四吃“溜”(即米糊羹,用米粉加各种料理做成糊状的羮,在元宵节晚上供客人品尝的一种风俗食品),是东岙的传统习俗,相传始于戚继光抗倭年代,村民有感于戚家军衣食无着,纷纷拿出不多的杂粮混在一起,做成羹状,供军人充饥,此后年年相传沿续至今。 每到正月十四,夜幕降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门户大开;屋里媳妇小姑们切菜烧火,噼噼啪啪地忙着做准备,以迎接客人的到来。大人们借此串邻访友,小孩子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盛具,叮叮当当地一路敲着,开始向各家进发。吃“溜”不能用筷子,吃好后还得“弹址界”,即拿出准备好的新鲜樟树枝点着,燃烧时发出响声,类似于现在的鞭炮焰火。既特殊又热闹。
改革开放后,物质条件不断改善,“溜”越做越好吃,可吃的人越来越少,自《发现东岙》专题片播出后,才有所恢复。此习俗内涵丰富,既显示了患难与共,质朴善良,热情大气等乡风村风,又具有老少咸宜,热闹特殊,便于联络感情等节日要素,需要继续发扬光大。
 
结论:在三门湾开发的现代化进程中,需要有更多的历史积淀来丰富内涵,用传承与开放的大手笔,描绘出厚实而绚丽的画卷。因此,东岙古村的保护,不仅是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三门湾海洋文化的一个亮点。但由于东岙地处边缘,交通不便,除了养殖没有工业,集体经济捉襟见肘,*自身投入难以实现上述设想,故提此报告,期待政府和有识之士慧眼识珠,施以援手。前期投入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筹资打通削壁岭隧道,使交通不便的顽症得到根本的改变;二是进行旧村改造,只有全面改造才能更好地保护;三是做好海洋文章,包括古埠头、地下洞窟、“笔峰插汉”、“龙罔观海”、“岐门涌浪”等景点的开发,养殖业品牌的包装,东岙旗门港有生态的优势,没有企业没有污染,两条溪流入海咸淡适宜,所产海鲜味美质优,可以向高端方向发展。在吸引客流的基础上,,开发海景农家乐,海上环游,新岭步道体闲,古村探寻,武岙坪、古竹湾果园采摘等,以服务业带动经济,通过造血促进良性循环。
 
附件:
1、《发现东岙专题纪录片》
2、古村相关图片
 

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于 2011-07-11 08:50:31 答复如下: 关于抢救性保护一市镇东岙古村文化遗存的答复

一市镇东岙古村文化遗存丰富,有宋古埠头,航帮道地,明代古道,清朝老街,东州八景,卵石村道……也有非物质文化遗产元宵习俗——正月十四吃“溜”。这些历史文化遗存在我县农村确是少见,有开发保护之必要。我们认为可采取以下几点措施:

一、由一市镇政府牵头,采取“政府补一点,村里筹一点”的办法,及早做好古村的保护规划。

二、在三门湾开发和新农村建设过程中,一定要按古村保护规划的要求,同时采取“修旧如旧”的办法,保持古村原有的风貌,特别是对历史遗迹,不可随意损毁。

三、加强宣传,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古村的开发、保护不能一味依求政府,也可依求社会力量,吸引民间资本投入,吸引村里先识之士和民间企业家来投资,共同开发渔家乐和海上环游等休闲项目。

 
  进入评论>>> 新会员免费注册
论坛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