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霞客旅游网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大觉晨钟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年8月25日

大觉晨钟,是长街古村十景之一。这个景,我小时候常去,却不知。等知道,却是几十年之后的事了。不知的时候,大觉堂是普通的农家住户;知道了,大觉堂所在却是古十景之一的“大觉晨钟”,是一种诗意的存在。

在长街十景中,有比大觉晨钟更美的景点,说声音人情美的,如沙港渔歌、香山牧唱等,说画面色彩感强的,如青汀落雁、旗峰夕照、东浦归帆等。但在我所读到的长街十景诗以及留在宗谱里的写景诗中,大觉堂、大觉书舍、大觉晨钟却是被古人写得最多的。就我有限的阅读中,其他的景点所见不过四五首,而直题《大觉堂》《大觉书舍》《大觉晨钟》等的“大觉堂”诗,就不下十五首之多。

如晚清长街谢家人,邑庠生谢时徵《大觉堂题壁》,就有二首:

别有幽栖兴,郎当屋数椽。鸟声啼枕畔,山翠落庭前。

昼静蝉吟树,天晴鹤避烟。悠然怀独远,便拟小游仙。

地僻人原静,心清味转腴。缸空恁水贮,窗破借诗糊。

帘外花含蕊,梁间燕引雏。幽栖怜寂寞,胜友可亲无?

谢时徵描绘的大觉堂“鸟声啼枕畔,山翠落庭前”的环境是否特别有一种悠然游仙魅力?“窗破借诗糊”“梁间燕引雏”,是否特有一种心清诗意与“幽栖怜寂寞”的生动?好像与古诗人早有心灵沟通,大觉堂的清净我是早有感受的。少年时,夏日的炎阳下,我们一众小伙伴会躺在大觉堂外光滑的山道台阶的阴影里,仰望天空,享清风,看流云,悠悠然地度过一个又一个中午。大觉堂曾是书堂,书堂门朝北开,院落小巧精致,清雅整洁。有正堂,有厢房,有厨间。院落道地与台阶铺砌石板石条。有桂树栽植。长街古村人自有松泉之好,与李梦阳、王守仁相互唱和的杭淮赞王汝学“知君自是静者流,苦心好松兼好泉”。现在看来,大觉堂仍然是我很喜欢的那种清静小庭院。我想,如果那个时候——我躺着乘风凉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里曾是个读书的书舍该有多好?如果那时我在小伙伴家的清明祭祖或是宗族修谱的时候——如果有的话,我就能听到或读过小伙伴祖先《大觉堂咏桂(桂为先祖手植)》诗,看到庭院的桂花树,那情形,现在再回味起来,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悠悠然的诗意感受呢?我是否会早点知道“蟾宫折桂”,感恩并承续“先人手泽”,而更勤奋更用心于那时的平淡乏味的“读书”生活了呢?书香绵远,悠悠然有先人折桂之怀想。

一树栽培大觉堂,先人手泽庆绵长。明明天上月中种,分得人间累叶香。

多谢西风着意吹,树头金粟正离离。何当借得吴刚斧,折取蟾宫第一枝。

如果那时候,我就知道写诗的人都是读书人,是“邑庠生”“国学生”,我是否会更有读书人自我身份的认同感而更理直气壮地读好多好多好书,而借飘香的“月桂”“分得人间累叶香”呢?我的心中是否会更有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瑰丽想象的美好心灵世界呢?

站在大觉堂庭院观景,古人有“纵眸观日出,身立最高峰”“长亭十里晓烟开”感觉,现在我站着这里,仍有这样一种“长亭十里晓烟开”的诗意情怀。长街先人谢联《题大觉书舍》有诗句描绘:“瓦屋三间起断崖,雨余空翠湿苔阶。不须更觅东山墅,晚对旗峰景最佳。”是的,现在晚对的旗峰,依然历历在望。我好几次站在这里,我都不愿移开我的脚步,这里很清净,很清净,清净得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清净得我只想呆着发呆。长街人对文昌帝君的敬重,长街人重视读书的教育之风,诗对“梵声争似书声好”的描述,“十载经营大觉堂”,“恁仗书香兆桂香”的经营感慨,都寄希望于子弟们读书出色,坚信着“曾见读书负几人”的信念。这是多么好的一种氛围啊。大觉堂,古为禅宫,曾一度辟为书舍,现在却成了佛堂。我不知这样的一种历史演变算不算是一种进步。“读书种子”之称的方孝孺,曾为长街村的宗谱写过序,书香的浸润,让长街村代出诚朴忠勇族人与村人,明清两代,王谢等姓氏中,单被后人记得留存诗名的就有数十人,包括写有《盐场歌》的王雄、任严州府训导的王汝学、太学生王士钊、王继棣以及众多的岁贡、恩贡、国学生等。村人口头称道的人物远至谢孝女,中至搏虎救人王利中,近至闻名东乡的谢得利堂主人“三老爷”谢铭甫等。长街民风诚朴忠勇,确有因由,大觉堂作为书舍是否在其中起到了重要的承续引领作用呢?

说到八景十景诗,各乡村宗谱里多有存录记载,现在是否都可以打开了,让我们的学子们读一读,让他们从小就识得家乡的八景十景,从小就感受到家乡的山水诗意美呢?“众擎易举”,“大觉晨钟”的钟声,能在现代的传统文化教育中自觉动人地响起吗?

 

附记:长街十景,我是在离开长街之后,才知道的,知道了长街十景,到具体知道大觉晨钟景点所在,其实又过去了好多年。我一直奇怪,那些年,我的父辈们在忙些什么呢?身边一直被古人写诗称道的美景,我的父辈们怎么一点都不去提及?我们怎么就没有眼光发现身边的美呢?在长街生活数十年,我一直未曾听闻十景的传说,也未曾看到过一点点文字资料,我的老师们也从来没有说起过八景十景,这又是为了什么呢?爱国在我们心中,一直是很真实很具体的,我们从小就知道天安门有红太阳,知道鲜艳的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知道献公粮支援亚非拉,知道一心为公我们还知道,当兵保家卫国,献身国家。爱家乡呢?我心中却是空空的,家乡的美,一直未曾有人引领我们去感受去发现!(20190811

 

附录一:大觉堂诗

登大觉堂

一径盘纡到上头,凌空四眺豁双眸。晨烟白锁前村树,晓日红迎隔浦舟。

墙矮真教岗翠扑,庭虚长爰佛香留。巍然斗室皆天趣,钟磬无音韵亦留。

(王继綅,1847-1873,长街王家人)

大觉堂晨钟

唤醒三千界,敲来百八钟。天光催欲晓,尘梦觉初慵。

古刹闻啼鸟,空山起卧龙。纵眸观日出,身立最高峰。

(王必选,1845-1897,长街王家人,郡庠生。)

大觉晨钟

山城清漏五更催,百八钟声远寺来。风散蒲牢残梦觉,长亭十里晓烟开。

大觉晨钟

晨光烟树影重重,侧听禅关报晓钟。响破千家惊睡起,声余几杵答村春。

梵宫鹤舞天香坠,紫陌鸡鸣曙色浓。大觉堂中开觉路,了凡从此访仙踪。

(王凤池,1877-?长街伍家屿人,邑庠生)

重过大觉堂书

旧地重游意怃然,山林无恙景俱迁。一堂讲席空陈迹,两世师门有夙缘。

同学半多成异物,吾生那不惜华年。自惭半百平头过,角逐文场让后贤。

(胡开化(1778-1844),长街大湖人,邑庠生)

大觉堂初冬即事

大觉古禅宫,登临路几重。四山飞落叶,一径语寒蛰。

地僻云常住,庭虚翳不容。柴门无个事,月出但闻钟。

(王学松,1792-1825号雪涛,长街麻园人。)

大觉堂秋夜独坐

山门深掩悄无俦,坐冷空堂一夜秋。明月满林花有露,虫丝坠下桂枝头。

(谢宣,1793-1866登仕郎,长街谢家人。)

《长街竹枝词》之大觉堂

大觉虚堂草满庭,朅来有客此横经。梵声争似书声好,侬亦停针一细听。

(叶得薪,1813-1871,力洋岭峧人,邑增禀生。著有《听香小筑草》)

题大觉堂

最好禅堂名大觉,巍然一座傍高峄。临门缥缈千层嶂,绕屋扶疏万股松。

樵径东西成壁立,僧居晨夕但云封。有时入耳清风至,隔岭潇潇度晓钟。

(谢与幸(1810-1836)字际相,号星墀,长街谢家人)

大觉堂初冬即事

禅关高拱白云隈,小住如登百尺台。海月涵波倒影上,野风低捲市声来。

地无俗韵原宜佛,人有闲情欲探梅。争奈小春连日雨,重门深掩未曾开。

(王骏,1835-1894,长街麻园人,光绪六年1880恩贡,著有《罘罳山房诗钞》。)

附录二:

重建大觉堂碑记

谢琢

香火院多矣,名不尽著。大觉堂载在邑乘,则其历年之久,未可知也。旧有佛堂三间,岁月推迁,湮于风雨,持住又不能随时补葺,遂致圯倾。是徒存堂之名,而象座莲台夷为瓦砾,登罳山者,过上方遗址,不胜慨然。先君子有志重建,不果。琢奉慈命,于乾隆五十四年己酉,鸠匠人经始中营,复旧规也。由是里中好善者,俱慨输多金,陆续送至。琢喜众擎易举,更于堂之左右建厢屋十间,庚戍告竣。噫,兴废无常,而未雨绸缪,不得不预为之计。琢力图斯举,上承先人之志,下令子弟肆业其中,夙愿已慰,若夫振丛林之法鼓,树文室之旃檀,此又在住持者之责矣。特将捐助姓名及田亩以镌铭石,以垂久远云。()

——录自《长街谢氏宗谱》

 

相关链接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