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花楼殿与田侯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7 月 13 日

(图为梅枝田 白鹤庙)

花楼殿,原称花楼庙。坐落在宁海东门一善巷和袁家墙弄之间。花楼殿前有广场,有戏台。宁海东门“袁王黄”三大姓,就居住在花楼殿古戏台周边。我母亲说起小时候花楼殿看戏的情景,就常常让我想起我小时候看戏的热闹。母亲说,那时没有电灯,两盏汽油灯挂在古戏台横梁上。汽油灯,把整个戏台与戏台周围照得如同白日。货郎担、香烟摊、水果摊、豆腐脑摊,聚集在戏台周围,卖番薯糖的,卖海蛳的,吆喝声,说话声,此起彼伏……后来,我读到有关描写古戏台演戏的文字,就特别会有共鸣。

可惜,花楼殿毁于上世纪70年代。等我关注到地方文化,想到花楼殿的时候,我已无缘见到我母亲心中念想着的花楼殿了。花楼殿建于何时,为何而建,为什么会给我母亲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一直不太明白。母亲印象深刻,或许是母亲年少时最深的生活记忆。后来我从乡下回到城关,到老东门,听到老一辈说起花楼殿,他们对花楼殿,好像都会有共同的深刻印象。他们说,宁海人只要一提起东门角“袁王黄”三大姓,就会想起花楼殿,说起花楼殿,就会说起花楼殿的古戏台。他们说,每年农历二月廿一庙会的热闹盛况,真的就像清代诗人王梦赉《竹枝词》中描绘的:“元宵演剧到春残,乘兴何妨日日看。”后来,我看到民国大事记,花楼殿还是宁海首次放映电影的地方,时间是在1936年,放映者是民国浙江省第六学区教育电影巡回放映队,放映的电影是无声科教卡通片。花楼殿古戏台,在东门袁王黄三姓人的心目中,似乎比城隍庙古戏台与杨柳村金家祠堂古戏台的名气还要大。母亲印象深刻自有其道理。等我知道一般的殿宇庙堂里的古戏台演戏多有娱神作用时,我就想,花楼殿那么热闹地演戏,且会“演剧到春残”,时间那么长,是为了娱乐那位神灵呢?这位神灵也真了得得不得了。心里存了这些问题有些年头了,但就是一直没能够找到一些有益资料得以解答,心里总有些不舒畅。前些天,偶然读到了《袁氏宗谱》里的一篇碑记,心里存疑的似乎一下就得到了解决。这篇碑记题为《花楼庙祀田碑记》。

花楼殿建于何时,为何而建,祭祀谁,碑记引用《赤城志》交代得非常清楚:“唐代宗广德间(763-764),建花楼庙以祀田侯”。碑记明确了唐代宗广德年间是花楼殿始建年代。碑记提到的“田侯”即是田什。田什对宁海有特殊贡献,跃龙山上的将军湖,就跟田什有关。花楼殿“祀田侯”即奉祀田什将军。田什,《宁海县志》有记载。

田什,原籍陕西凤翔。南朝梁武帝时,被授为殿前将军,并封为武冈侯。梁太清二年(548),侯景作乱,梁武帝派邵陵王萧纶督军讨伐,田什随萧部出战。不料国中临贺王萧正德又倒戈叛变,并接应侯景,联合进攻台城(今南京市附近)。萧纶不得已还军救援,大战于台城。田什偕田寅、田宅二子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两子俱亡阵中。太清三年三月,台城陷落,田什保护萧纶出奔浙江会稽。后叛军追击甚紧,又与贾、董二将掩护萧纶逃往宁海避难。及到西魏大统十六年(550)时,萧纶才得以还都。因感田什忠义,奏请后梁朝廷,封田什为靖边侯,镇守临海郡,设总部于宁海。梁亡后,田什多次拒召入京做官,自此不问国事,合家卜居广度里,为宁海县田氏之先祖。

碑记对田侯还有精彩描写,让我们记得其形象与韬略:田什“铁面长躯,双眸炯炯,智勇韬略,卓冠一时。”碑记还记载了对田侯“追封崇祀”的时间是在“钱王宝正元年(926)”。从这些记载情况来看,花楼殿始建至今(2019)已有1255年历史。钱王追加封号崇拜奉祀,也已接近1100年。花楼殿历史悠久,在这千年的花楼殿奉祀活动中,花楼殿与田什将军还有故事。碑记记载了跟“缑里花楼人”田什有关的一件事。某一年,太祖出征,兵士穷渴,田侯化羽衣道人指引甘泉,救活兵士;太祖战阵紧急,田侯又拿金盔铁鍪助阵。太祖感念田侯,问是哪里人。田侯回答说:“缑里花楼人。”就消失不见了。后来田侯被封为英助伯。他助阵的铁鍪铠甲藏在墓中。墓室坍塌,本地人都见过铁鍪铠甲。碑记记载了建于东隅花楼庙“灵濯赫奕,祈祷必应,捍灾降祥,济民康阜”的保境安民作用;记载了田侯“福田庇民”的原因与惠及久远的影响力:“盖其忠魂精气,上薄日月,下绵河岳”;碑记记载了百姓以“岁时伏腊,荐歆咏歌”的实际行动表达的景仰之心之情,且“历久祢隆”的历史。碑记作者袁孟栋说他记述田侯遗迹的目的,只是希望人人都能知道田侯,并都能知道“景仰”。作者表达的这份景仰心意纯粹而真诚,读着碑记,我有所感慨,我在想的是,这份真纯的景仰心意,能真纯地在现代得以延续吗?对像田侯那样在历史上作出过贡献的所有的人们,我们现在的文化振兴,需要这样的景仰心意。

竹林人王叙在《花楼庙感怀》诗中表达了对“神明”田什的景仰,并传递了“赐福藏于用,报功感在民”的思想诗意。王叙诗云:

花楼称古庙,保佑有神明。赐福藏于用,报功感在民。

况如天罔极,岂入地无灵。蓼蓼莪伊蔚,长怀涕泪吟。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袁伟望:花楼殿与田侯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