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寻宝郎官第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7 月 12 日

郎官第,在桥头胡镇区“西边路上”,方位似乎很明确。我停好车,就直接去镇西边路上寻宝。我一边走,一边寻思,郎官第,以前怎么一直没听说过呢?等问过一二个路人,都说不太清楚郎官第,我心里就更有点打鼓了。郎官第真像有人说的,没有多少人知道呢。

想想,问老人郎官第的方位可能会更明确些。一问,果真让我问对人了。老人指点着方向,说,往这条街进去,往左弯几弯,再问问人就到了。弯几弯呢?再问,觉得不好意思,就在这一带,先弯几个弯自己寻吧。寻宝,也自有其“寻”的乐趣在呢。看到“紫气巷”,心想“紫气东来”,有文化意味,郎官第,官第,周边有点文化气息,就应当这样。不远了,郎官第,就应该在这一带。但我却遍寻不到。看过介绍,郎官第,是有相当规模的建筑,看周边,虽有些房屋还像能住人的,却有相当是老得不行的房子,有倒的,有塌的,好多房子是搬空了的,门洞大开,屋内还一片狼藉。这一片像是就要拆迁的。周边没有高大有气派的老房屋,像原来长街的谢得利一样,让我见到。郎官第,在哪里呢?小巷里难得见到一个人。街巷,冷清清的。在我期盼着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人出现,走过来了。我忙上前问郎官第?他却摇摇头,说,不知道,你问问当地人看。我问错了人。继续转吧,却没转到见到有点规模的大院落。想再见个人问问,却没人可见,没人可问。一转,就又忘记转了几个弯了。等走到路稍开阔的地方,感觉走出老街区了,再往前走,肯定不会是郎官第所在。折回来走,又走到原来走过的地方。不对啊,应该在这里弯几弯的。再弯,又弯,转弯转了几个了,就是不见郎官第。想想郎官第就应该在这一带的。可又没人可问可证实。没办法,就打开寻宝网页,查看“我要打卡”中的详情介绍,细读“郎官第”详情。

“郎官第”坐落在桥头胡村西边路上,坐北朝南,分三进九明堂和二个偏房附属道地,总占地面积为2500多平方米;拥有各类房屋56间,均是砖木结构,为二层楼房;庭院中的四处及角落,均铺设着优质的红板石材。“郎官第”如今只留下唯一的大阊门,设置在府第的东南角,飞檐斗拱,屋顶是双龙戏珠造型;门槛高达60公分;阊门内两侧铺设着60分高的红石板石凳。如此高大的阊门在江南一带也属罕见。

“西边路上”,这位置介绍也太笼统了,没个具体参照物可比对,或路巷可明确。郎官第也确实是“罕见”的,隐藏着,让我遍寻而不肯露出她的真面目。细读过,我怪自己粗心,郎官第,现在是没有辉煌的“三进九明堂”规模建筑的。现在的郎官第,只剩“大阊门”——“唯一”的一个“大阊门”。寻郎官第的宝,只要寻大阊门就是了。我原来只在脑袋里画“三进九明堂”大院落府第图像,犯了“印象主义”“经验主义”的错误。错!错!错!郎官第寻宝,就寻大阊门!详情说得明确,马上就去寻大阊门。我走着,寻着,心里说着,只要见到阊门就看。眼前却没有大阊门出来让我见一见。这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天冷着,还下着点小雨,我心里有点急了。想找人。人呢,这冷落的小巷里,哪里有人走动啊。我停下来,转着圈细看,确定着要朝哪个方向再去走再去寻。终于有一个人出现了,她提着一个大竹篮。我忙上前问郎官第。她却没直接回答我,问我,你找郎官第做什么?或许她老早就看见我了,怀疑我是民间的不法寻宝客了。我忙说,县里搞文化寻宝活动,我想找郎官第拍张照片。倒落老屋,有什么宝好寻啊。老屋老早就被火着了,剩个老车门,寻什么宝啊。噢,这样啊。那个没着了的车门在哪呢?你转弯走几步,就到了。朝前走几步就到了?我感谢着:喔,谢谢,谢谢!回头看看,原来我走来走去走过的小巷除紫气巷,还有一条是“金谷井”,有路牌挂在水泥墙上。转弯进去的小巷,我也弯进去走过,可我没看见“郎官第”啊。

照指点,转弯,往前走几步,车门果真有,我见到了。“如此高大的阊门在江南一带也属罕见”,我眼前的车门不高大,也不属罕见的那种啊。我刚才走过去,就没曾特别留意过这个大阊门。这就是郎官第大阊门?阊门外,没有“郎官第”匾挂着。她说是,一定是吧。走进阊门,抬头看,“郎官第”匾却正静静地对着我笑。郎官第,你笑我傻,是吧?不过,你也实在“隐藏”得太深了。不走近你,你还不让我见你。“郎官第”匾像是新制的,上面挂着积了尘土的红绸。匾左侧竖写“大明万历山西经略”(换行)“胡公大鲸”。自左往右“郎官第”三大字右侧,竖写年代有“二00    月某某立”等字样,“二00”后因匾开裂,看不出是哪一个数字。匾下棱花门簪原应四个,现只剩两个。“门槛高达60公分;阊门内两侧铺设着60公分高的红石板石凳”,倒是真的,阊门内“60公分高的红石板石凳”,这确实是很“罕见”的。

走出来,看阊门屋顶,真有飞檐,真有双龙戏珠。

补记:寻宝回来,我注意了“郎官”,有人说“郎官”相当于现在副部长一级的中央官员。这样职别的人物,地方志类应该有记录吧?宁波也有郎官第(郎官巷),有两位郎官很有名,其中一位张家骧,为清代两朝帝师,“像不像人样,看看张家骧”,民间对他评价很高。桥头胡郎官第的郎官是谁,在哪任什么郎官,也应该是有名有姓有故事有传说的吧?网上资料有说:“(桥头胡)郎官第是明代具有皇宫格局的三进九明堂的郎官府第,还御赐了盖有皇印的金字‘郎官第’匾额。”这说法有依据吗?依据在哪呢?“郎官第”匾为御赐,且有金字皇印,这应该是非常荣耀的大事件。这样荣耀的大事,记录在哪里能见到呢?匾上又有官为“明大历山西经略”的“胡公大鲸”。胡大鲸,是郎官吗?史书上有其列传载录吗?……寻找郎官第,我寻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宁海第二季文化寻宝活动又开始了,我希望有人能把郎官第的真宝“贡献”出来,让我们寻宝的,寻到真正的宝。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寻宝郎官第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