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张辽岗上逐步走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赵邦振  2019 年 04 月 11 日

  

     农历三月初三,应朋友的盛情邀请,我到双峰的张辽村去参观“接龙王”庙会仪式。
 
     提起双峰的“梅龙王”,倒还有一番故事可讲。据张辽村八十多岁的退休教师张老师讲述,这“梅龙王”早在清朝中期就出现了。他说,当年张辽村的近山边住着一对开笋厂的老年夫妻,他们辛辛苦苦地靠山度日。有一年,盛夏的一个晚上,门外突然雷电大作,只打雷不下雨,情势异常吓人。老头子硬着头皮打开门扉去观察,这电光尽是缠着一棵梅树闪晃,老人怕得要死,以为大祸临头,于是连忙跪在地上叩拜说:“龙王、龙王,请你不要发威了。等过几天,我把梅树砍了,雕成你的金身。我再同张辽村的头人去商量,叫村子帮助造一座庙,把你的金身供奉进去。”话毕,霎时电歇云散。这位老人没有食言,不久就请人把砍下的梅树雕了尊龙王像,后来就把这尊龙王供到了张辽村造好的龙王庙里。
 
      这就是双峰梅龙王的来历。对于这种叫法,有人乍一听可能会一头雾水,以为这“梅”是“海”的口误,龙王理应叫海龙王或别的什么与水有关的称呼,咋会叫梅龙王的?不明就里,也难怪有人会提出异议。
 
      说来奇怪,自从这尊龙王现世后,这张辽村一直来都风调雨顺、百物丰茂。到过张辽村的人应该记得,整个村子依山坡而建,最高处几乎高与山齐,这水源按理说是欠缺的。但事实是,哪怕在最高处挖出的水井,那水也是满溢的。条条沟渠泉水淙淙,就连胡同里流出的水也清纯得逼你的眼,高岗山地硬是沁出甜甜的山水。张辽村人祖祖辈辈传说,这都是龙王的恩赐,他的神通相当广大,哪怕是大旱之年,可以把山的尽头白龙潭的水借调到张辽村来。梅龙王诞生后,保佑着张辽村一带的水土平安,因此,当地人非常尊崇这梅龙王。
 
      张辽的梅龙王灵验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大山的角角落落。有一年,张辽北边的有一个大村遇到了大旱,想着请梅龙王为其去祈雨,有好事者就趁着张辽人不注意,把梅龙王偷走了。张辽村人费尽心机,终于打听到了梅龙王的下落,于是就上门索要。可某村仗着村大,不愿奉还。张辽人急了,就说服近村逐步和里塘一起去讨还,并答应把讨还的龙王归三村共奉。在三村的共同努力下,某村终感压力,同意奉还,却想出一个近于刁难的办法,那就是请了一位高手雕了八尊同样的梅龙王赝品放在一起,让张辽人去挑选,只要挑中一尊就请走,是不是真品那就随缘了。这可难煞了张辽人,连续几天想不出可意的办法。有个晚上,张辽村的主事太公做了一个梦,梅龙王在梦中告诉他:“只要看到脸上有颗痣的,就是本神真身。”太公梦醒后大喜,到了天明,就与三村的主事人员一道去请梅龙王。到了那里,九尊龙王一字儿排开,一模一样,脸上又没有看到长痣的,哪能分得清?正在为难踌躇之际,有一只苍蝇飞到一尊像的脸上叮住了。张辽太公用手去掸,那苍蝇飞走了,可是不久又飞回原处。如此反复了好几遍,太公豁然省悟:"这苍蝇可不是正像一颗痣吗?"于是就把这尊龙王迎回了张辽村。
 
      从此以后,这尊龙王就成了张辽、逐步、里塘三村共奉的神灵,各村轮到时就供奉一年,另外两年就虚位以待,转奉的时间就定在每年的三月初三。每到这一天,迎送双方就举行隆重的仪式。据说从清后期开始,这“迎龙王”的习俗就按“张辽——里塘——逐步”这样的顺序周而复始地进行,当日里两村都搞得热热闹闹。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梅龙王”的尊号前面加了“三保”两字,全称为“三保梅龙王”,意为梅龙王保佑三座村庄。
 
     早上九时将近,我与几个亲人朋友一道,跟随张辽村的迎神队伍,向着逐步村进发。迎神队伍锣鼓喧天,几十面绣龙彩旗迎风猎猎,浩浩荡荡地行进在十步一弯的公路上。我们几个完全忘记了客人的身份,俨然成了张辽人。
 
     车上,一位张辽村女主人向我们侃侃谈起她所记忆中的迎神历史。
 
     她说,早先的迎神队伍都是步行的,大早就从张辽村出发,一路上吹吹打打,将近二十里的羊肠小路,逐步逐步地向着逐步村走去,到了那里,差不多已过午了。
 
     后来,迎神队伍换成了自行车,速度就快多了。再到后来,迎神队伍用上了电瓶车,这项仪式就更轻松了。“到了现在,你们看,路上跑的都是轿车了。”她是我内兄的同事,我这次偕夫人、朋友赴会,就是受她之邀。她爽朗健谈,满身洋溢着山里人的纯朴和热情,指着前方的车队说,“你们看前面,这车队多么壮观,这彩旗多么漂亮,过去哪有这么热闹过?”她异常兴奋,似乎是她有生以来遇到过的最高兴的一件事了。
 
     我驾着车不敢分心,极目前方,几十辆车子在大山深处时隐时现,错落高低的公路把长长的车队分成了几层,煞是好看。我暗想,张辽村主姓张,建村已有九百多年的历史,他们在漫长的岁月里,从自己的山岗出发,逐步逐步地向着大山的更深处走去,慢慢地来到逐步村,把这里的龙王迎回自己的村,他们迎的是神,而求的却是自己的幸福和快乐,这正是人性的朴实和本真。他们走过的路是艰辛的,却也是坚实的。在去逐步村的这条路上,当初走着的是双腿,手提肩挑;而如今,腿走肩挑的生活已成了昔日的回忆,被今日的现代化交通工具代替了。山里人的生活已渐趋城市化,唯有山里人的性格却还保持原本的率真,人性的美好在他们身上得到尽情地绽放。
 
     今天的阳光格外灿烂,是入春以来少有的好日子。听当地人说,印象中,过去迎神往往是下雨天气,像今天这样几乎还没有出现过。这是否蕴藏着一种征兆,张辽村,还有更多的山里人,他们今后的生活将要同今天的太阳一般红火?
 
    逐步村到了,迎接的人们同样热闹非凡,锣鼓齐鸣,鞭炮声轰然响起。
 
    说起逐步村,也可以聊一聊。它是“新昌飞地”,对于宁海来说,它高而远,于是起名为逐步,寓意是欲来此地犹如登天之难,须有耐性,一步一步地慢慢来。该村有二百多户人家,主姓何,可以算得上深山中的大村落了。村口的那棵红豆杉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是树中珍贵;这里的“台东会议纪念馆”,乃是浙东抗日游击纵队的重要纪念地。村中还有一个奇特的村俗文化,子女管娘叫阿姨,据说这种叫法原因有二:一是何姓人来自天台,认当地女人像姨妈一样亲,叫习惯了就把自己的母亲也叫混了;二是地方风俗,子女管娘叫阿姨,子女就能健康长大。逐步村处于宁海、新昌、天台三县交界,具有深厚的旅游资源,如果开发得法,极有可能成为旅游胜境。
 
     迎神队伍在逐步村吃过中饭,双方的当事人到村庙里做过佛事,到了下午二点半将龙王请上轿子,在村子里游行了一个小时,才回途张辽村,最后把龙王供到了龙王庙里,整个“迎龙王”仪式就算告罄了。
 
     趁着等待吃晚饭的空间,我们又一次欣赏了张辽村。我最感惊叹的是女主人所在的那一排木结构房屋,十六间住房外加一间中堂和四个半间弄堂一溜儿排列,屋前是一带狭窄的长长院子。我设想,当年集体化的时候,如果夏天各家都在院子里吃晚饭,那个壮观的景象,恐怕不亚于云南苗族的长桌宴了。瞧这架式,当时的人心是多么地挨近!
 
     我看到,这里有新建的安置房,供孤寡老人居住;这里有蜿蜒流动的清澈小溪,河边筑起长长的护栏;这里有颇具规模的垃圾清理场,为下游的白溪水库保持良好的水源;这里有许多休闲建筑:凉亭、长廊、活动场地,让村人自在逍遥……
 
     看到这些,我的心里突有所悟,张辽村又有一条龙王现世了,他给张辽村带来的不仅仅是温饱,而是高品位的生活质量。看来,张辽村的确是个好地方:这里的水芹鲜壮肥嫩;这里的蜂蜜清香甘甜;这里的竹笋胖实壮硕;这里的一味野菜俗称孟菜脆滑爽口,据说还是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吃过的圣品呢!
 
      啊,我心中的张辽村,只要你能脚踏山岗逐步逐步地走下去,新的、还有更多的龙王必将现世,张辽村人的生活必将越来越甜美。
 
 
2019年4月7日稿 2019年4月9日改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相关链接

张辽岗上逐步走       

 赵邦振文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