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赤城栖霞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4 月 11 日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天台赤城山,我再也没有登上去过。虽然,后来我也曾多次观看石梁飞瀑,也曾多次礼佛国清寺,也还曾二次循着徐霞客脚步徒步拜访天封寺,登上华顶峰。天台赤城山,望之如霞,在那里,还在那里,我却再也没有上去过了。

今春,俱乐部说将组队去赤城山看紫荆花,我忽就有再次“登临揽胜天台赤城山”的愿望。久违的赤城山,一别三十多年了,我是得再去好好地看看她了。三十多年前的那次,我们,还青春年少,相约着饱览天台风光。天台山真是风光无限。那些个景点,我们走过,看过,就深深记得,一点不忘。寒拾亭,飞檐翘角,匾额“五峰胜境”“万松深处”,“和合二仙”寒山、拾得相亲相爱、情深义重故事;丰干桥,国清寺的迎宾桥,左走文官,右走武将,中间卵石铺成“中华龙”,接驾,就成专用御道;“一行至此水西流”,唐高僧一行著《大衍历》故事传颂千古;国清寺的清与净,隋梅千年记忆的久远,石梁,飞瀑,“珠帘春水”,古下方广寺,茂林修竹,还有天下奇观赤城山……就都那样不经意地一个一个地走进我的心里,让我的心里有了神奇天台山的不一样的“丘壑”。那时,我正中毒于《官场现形记》,“毕竟戴大理胸有丘壑,听了此言,恍然大悟道:‘是了,是了!’”不论丘壑如何,“丘壑”自然就跃动在我心里。赤城山,山上石色赤丹、屏列如城,引我强烈兴趣。崖岩望之如霞,山多洞窟,洞奇,且以“云”“霞”命名为多:紫云洞、白云洞、香云洞、法云(古称拂云)洞、栖霞洞、瑞霞洞、餐霞洞等有十八洞窟;有济公院,却又奇奇妙妙分成东西两院;山顶有塔,塔揽烟霞,云卷云舒,佛乎,仙乎,烟霞乎,人间烟火乎,赤城山似乎都有。赤城栖霞,天台八景之一,真独有风光建高标!最熟悉当为大诗人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句:“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虽赞的是天姥,却没“掩”去赤城风光。孙绰《游天台山赋》就有“赤城霞起而建标”,赤城风光怎掩得去呢?赤城山,诗意的赤城山;赤城山,丹霞的火烧山,让我更喜欢上了我本已喜欢的地理山水。后来,学校订阅《地理知识》,自然成了我那时的最爱。后来,我很自然地接受没有专业训练过的高中地理教学任务,心底也没有什么慌兮兮的。赤城,赤诚,山水自然真纯,似乎于我有某种特殊的情意相连。赤诚——赤城——赤诚,人生有时真没道理可讲。那时,我的地理,我还教得相当出色。

记起赤城山,赤城山上的塔、院、洞、霞,就常在心怀。元代曹文晦:“赤城霞起建高标,万丈红光映碧寥。美人不卷锦秀缎,仙翁泻下丹砂瓢”,也是三十多年前我对赤城山的诗意印象。那时的赤城山有没有紫荆花,我已经没有印象了,现在听说赤城山有满山的紫荆花,且烂漫成花海,看那图片,真有别样的栖霞。赤城山,是时候,我该再来看看你啦。

一路的热闹歌声,一路的春色动人,我却都不太在意。春天赏花,心情殊佳,我却悄悄一个人默想。歌,他们唱,话,他们说,我只是静静地欣赏。赤城山的紫荆花会是怎样的烂漫呢?车到了赤城山了,可车怎么绕到山后去了呢?“开错了。”调头回开,车却开到了一个小村。村名塔后。塔后?塔当是赤城山顶上的塔。在这里,我知道了,这塔原来叫梁妃塔。三十多年了,我一直没去注意过,注意过塔叫什么名。塔,就是塔,就像生活中的许多事,只是一种自然的存在,而没去深究。这小村是因了塔,还是塔因了小村呢?我说不清。现在,这里的人们正做着宣传自己村子的事,说这里是仙草生长的地方,说这里是“梁妃故里,牡丹家园”,说这里有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流传,说赤城塔是爱情之塔,说这里是天台首个中高端民宿集聚村落……这可都大大丰富了我对赤城山的认知。塔后村里有戏台,戏台联说:“塔后南门荟萃文人墨客,梁妃故里吟歌世事风云。”原来这赤城山就是台岳南门,我以前也一直没有留意到过。而台岳东门呢?我是知道的,就在我们宁海的王爱山岗上。在塔后村多留一会,我还是很有收获的。我知道了,这里,还是天台山国家级登山健身步道的起始站。当年,徐霞客在《游天台山日记》中记载:“初七,……(琼台)遂下山,从赤城后还国清,凡三十里。初八日,离国清,从山后五里登赤城”。从徐霞客行踪考察,这二天,徐霞客二过赤城山下的塔后村。塔后村与徐霞客也真有情缘相牵。天台国家登山健身步道建设也跟徐霞客有着密切联系,就像我们宁海的徐霞客古道。村里还有说古道、古桥、古汀步、古殿、和尚坟、道士坛、岭脚庵等遗址“尚存”的。因是随队行走,时间匆匆,我没时间再去寻找那些古迹。倒是在行走途中,我读到了几首诗。这行走途中的阅读,让我此次的行走多了份诗意。诗如李白的《天台晓望》,“彩画”在墙上,让人诗意顿起:

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门标赤城霞,楼栖沧岛月。

凭高登远览,直下见溟渤。云垂大鹏翻,波动巨鳌没。

风潮争汹涌,神怪何翕忽。观奇迹无倪,好道心不歇。

攀条摘朱实,服药炼金骨。安得生羽毛,千春卧蓬阙?

诗又如颜遇的《赤城》,做在漂亮的诗牌上,颜遇的诗,真关注起赤城山来了:

紫芝瑶草问春葩,台岳南门景未遐;古塔凌云妃子迹,层岩削玉羽人家。

泉飞峭壁疑寒雨,天放弧筇放晚霞;徐市不还勾漏远,何如到此觅丹砂。

路途中,我还读到了《苎布谣》,我感受到了一份特殊的亲切。因为宁海、天台,原本同属台州,乡风民风还有许多相似之处,苎布谣也是之一,就像我以前文章中提到过的“蜡烛放横倒,柴柱当棉袄,乌糯当糯稻”,是天台,也是宁海山乡人常说常念叨的。《苎布谣》这样说:

森林婆婆三个崽,大崽会捉麻,二崽会经纱,细崽会纱脚。

哥哥要勤快呀,快做苎麻。

妹妹要勤快啊,快来披纱。

那经商老板啊,对天纱满弦。

手拿瞎头丸呀,挽起摇篮先。

编去就好刷呀,刷起就好编。

编起就好缝,缝起就好穿。

编起就好缝,缝起就好穿,就好穿。

我们从登山步道上赤城山,看到零星的紫荆花,花多含苞待放,未见烂漫。到梁妃塔上,他们拍合照,我看《梁妃塔题记》。记得我那次来,塔周边还是“纯”自然的山岩沙坡,现在塔周铺砌平整,成广场。上下山道也是规整的台阶一道道一阶阶。台阶两边满是紫荆花树。紫荆花一枝枝,一枝枝,先叶而开,一嘟嘟一嘟嘟地开满枝头,紫艳紫艳的,展向空中,让人惊喜连连。俱乐部有摄影师,最会“布景”拍照片了,吆喝着让人顺着台阶排列起来,展臂放放声嗨起来,他咔嚓咔嚓就定格成一幅幅人花相乐相融的美景大片。上山道上没有全部都是生长盛开紫荆花的,有些路段有,有些路段没有,有些路段疏朗,有些路段繁密。让人可以看看歇歇,也顺道去看看山崖,看看洞窟,看看两边的道院。我是既看花,也看洞窟道院,也看题刻联语。餐霞洞“秋霜比洁”,法云洞“法眼遥看无际界,云头近览九重天”,玉京洞“玉岫香云开法界,珠林花雨参禅心”。看济公,看“求智生慧”“古峒钟声”,也看《天台山济公百态群雕碑记》。济公百态群雕,是我那次所未曾见识的。想起轰动一时的电视剧《济公》,耳畔似乎回想起“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后来知道,《济公》电视剧编剧里,就有我们宁海的薛家柱先生。我像是跳跃在凡界、仙界与佛界,最后还是被那阳光下紫荆花的热闹所吸引。摄影师呆在那儿走不开了,当是紫荆花开得最美最艳之处。紫荆花开,一树树,一枝枝,一匝匝,烂漫如霞如画,人争着在花丛前留影。单照,双人照,合照,拍个不停。这也是今天,我所见到的最美风景。

赤城栖霞,霞意三重四重的,人的赤诚“栖霞”,栖得又是什么样的霞光呢?明季僧灵睿有联语道赤城:“不与众山同一色,敢于平地拔千寻”,赤城栖霞景,引发我深思。只是奇怪得很。奇怪得很。回望赤城山,我想起的却是国清寺内那《寒山问拾得》:

寒山问拾得: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骗我,我,如何处之?

拾得笑曰: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我知道,我心中其实没有丘壑。我还是个凡俗之人。佛界,仙界,人间。赤城山,只是栖霞!

赤城栖霞。赤诚栖霞。

相关链接

赤城栖霞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