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百岁堂记 

霞客旅游网 作者 :袁伟望 2019 年 03 月 13 日

长寿村有百岁堂,自然的事,前几次到长寿村,百岁堂只是一走而过。这次随徐霞客研究会走进梅林,再到长寿村百岁堂,我却有了一番不一样的感受。

说到百岁堂,以前我会说,梅林有长寿村,长寿村有百岁堂,百岁堂在村中长寿博物馆里。现在我会说,你到长寿村,一定要到百岁堂去坐一坐,哪怕就在那里发一会呆,或者就那么在里面转个一二圈,看看那边那个“寿”字,都好。我会告诉你,静静的百岁堂,说不定会给你一种不一样的感受。因为当时,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感受,我希望你也有。是的,当时我就想着了一个事一个问题——当然,你不一定会像我一样想同样的事,也许你什么也没想,或许你想着了某个问题,忽又忘记了,游嘛,就是走走看看,开心开心,看着有兴趣的,随口与同行者说几句感觉到的话,也就过去了。我以前其实也完全像你一样。但这次的我,却确实有点不一样,在百岁堂。因为这次我是随徐霞客研究会的同仁一起走进百岁堂的,我一直又爱着山水自然,我又有着徐霞客情结,可以说,这次,我是随“徐霞客”一起走进梅林长寿村、走进百岁堂的,因而,突然的,我就有了突然的特别感觉。就在我,在百岁堂转着看着,凝视“百岁堂”三个字的时候,百岁堂的“百岁”两字似乎一下激灵了我的脑子,我的脑海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有一个想法跳了进来:如果上天再假天年给徐霞客,徐霞客又会怎么样呢?

人生难满百,古人一直很感叹的。而宁海梅林的长寿村人不仅有满百的,还真有长寿到接近古人说的中寿到上寿的年纪,达到了112岁,成为宁波市的第一寿星。这确实是难得,确实是不容易。“朱土花”列入宁海档案馆的名人录里,确实是件值得庆贺的事。谁又不想长寿呢?现在有“寿者居”的河洪村,打造一个长寿村,让人们的愿望有个具体可追寻感受的地方,多好啊。你看,在“寿者居”里,我们这一行人,也在体验着这种美好的愿望。当村内的长寿者给人挂红线祝福的时候,我们当中年轻、年长的都愿意低下头,争着让寿者给自己挂上满含祝福长寿意义的红线。寿者与挂上红线的,脸上都是笑开花的。“寿者居”里人多没挂上的,有人还在路口让村里别的高寿者把红线给挂上了。是啊,五福寿为先,谁不希望自己寿长呢?现在长寿村在这个原来的“明正第”内设立百岁堂,可能就有祝福长寿深意在呢。有这样美意在的“百岁堂”,是不是值得我们多呆会,多看看,多想想呢?不要忘了哟,为这个长寿博物馆——我看博物馆介绍——知道设计者是用了心思的。这座明正第,坐北朝南,是传统的清式二层砖木结构四合院,建于民国初年,占地面积6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800多平方米。馆内设了“山水养生、享寿河洪”“青山绿水长寿村”“河洪名人故事”等展厅。博物馆还展出从全国各地征集来的600多件有关长寿文化主题的藏品,从不同角度向参观者展示长寿文化的历史发展和深厚内涵。不要忘了,“河洪走一走,平添三年寿”,还有这个口号呢。还有,建筑的角花精美,有龙、有仙鹤、有奔鹿,里面还有石雕大极,还有细卵石铺成图案的道地,这些都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文化,我们不在蕴含长寿文化内涵的百岁堂中细看看,不细心地感受长寿文化的历史,就匆匆走过——像我以前一样一走而过——是不是有点对不起设计者、布展者的用心与善意呢?今天我是有愧疚之心的。现在,我们是否可让自己的长寿愿望与设计布展者的美意、善心同频共振一下呢? 就像在“寿者居”,让寿者挂上红线,来一番喜乐呢?

 “人生七十古来稀”,这是古代。现代人物质、医疗等条件都得到极大改善,活到七十、八十都不是难事。相比较于古人,我们都是有福之人。也许正因为想着了这一点,我忽然就有着要是上天借天年给徐霞客的问题来了。我接着想,如果徐霞客的生命能再延长十年,那又会怎么样呢?不要多,就十年,或者就退一步,五年吧,身为大旅游家的徐霞客又会作出怎样的新旅游考察计划?又会做出什么样新的旅游考察成果呢?他会把祖国大地上他所了解的三大龙脉全都去走个遍吗?他会不会去黄河源呢?他会不会把祖国大地上的水系都去一一考察记录清楚呢?他会否再北上一次考察未曾走到过的北方地区呢?他会否再次南下并走得更远到越南、缅甸考察呢?他会把各地的民族风情作为他的考察对象进行新的研究吗?他仍会把开篇地写给我们宁海吗?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也只能是如果。徐霞客那年走了,就已经不能再“走”山水了。而现代的徐霞客研究者呢?现代的徐霞客精神传承者呢?还有我们这些普通人呢?我不知道。我知道上海曾有个徒步行走的余纯顺,我知道半年行走并写有《行者无疆》的文化人余秋雨,我还知道年年有一批批徒步行走318317国道的,还有环球行走的,自行车、自驾车、飞机各地旅游的……但像徐霞客那样一生践行理想的纯粹的爱国旅游者,现在还有吗?坐在百岁堂前,想想,百岁堂,也只是个百岁堂而已。《董子繁露》云:“寿者,酬也。”不酬,寿又有何意义呢?朱土花老人,上天借以天年,她以天年报答了大家。徐霞客上天不借给他自然的天年,上天却把他的六十多万字《徐霞客游记》留下,这是不是就是上天给了徐霞客最最“长寿”的天年了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朱土花与徐霞客都是真正的寿者。

因了“徐霞客”走进梅林,我写下不像记的记——梅林长寿村百岁堂记。

相关链接

 百岁堂记   

远处的青山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