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徐霞客研究会

徐霞客旅游俱乐部

周氏文旅研究会

宁海史上最大规模的战争  

霞客旅游网 作者 :陈彬 2019 年 03 月 05 日

 

常听老人们说宁海是佛地,是福地。是的,宁海确实是佛地,也是福地。自古以来,宁海少有战争,特别是大规模的,长时间的战争。少有战争,并不是没有战争。有史以来,宁海最大规模的战争莫过于唐统治阶级和裘甫起义军之间的镇压与反镇压的战争。

 

             裘甫起义的轨迹

裘甫(?-860),剡县(今天嵊州)人,以贩卖私盐为生,常穿走于宁海、象山等产盐地区。身材魁梧,性格豪爽,乐于助人。因此,结交了不少有识之士。

大中十三年十二月,裘甫不堪官府的盘剥,在象山率众起义,攻陷县城。然后,他带领了一百多人,途经宁海,进入天台山。

当时的浙东观察使郑祗德派讨击副使刘勍,副将范居植率300官兵,与台州驻军一起进剿。

咸通元年正月乙卯(初四),裘甫于天台桐柏观前大败官兵,官兵范居植战死,刘勍勉强逃得一命。

正月乙丑(十四),起义军一千多人攻破剡县县城(今新昌)。然后,开府库,招募士兵。顿时,队伍扩大到数千人。郑祗德大为惊慌,一边上奏朝廷,一边调集兵力,围剿新昌。

起义军在三溪江上游筑坝蓄水,在三溪江下游的北侧屯兵,南侧设伏。二月辛卯(初十),双方在北侧大战。起义军边战边退,涉溪南撤。当官兵渡水到半溪时,已经决堤的大水汹涌而至,退军转身,伏兵冲出,把官兵杀得几乎全军覆没。官军的子将沈君纵、副将张公署和望海镇将李珪新全都丧命。

三溪大捷,声誉雀起,各方人员四面云集,队伍一下子扩大到三万多人。裘甫把它分成三十二队,自称为天下都知兵马使,改元为罗平,铸印曰天平。然后大聚钱粮,“购良工,治器械”,且“声震中原”。

接着,裘甫分兵攻打衢州、婺州(今金华)和明州(今宁波),遭到抵抗,未入城。又分兵打台州,攻破唐兴(今天台)。三月己巳(十九),裘甫亲自带领一万多人进攻上虞,烧毁县衙;癸酉(二十),杀入余姚,杀了县丞、县尉;破了慈溪,分兵象山,直入宁海。

六月甲申(初五),裘甫在宁海兵败,重新回到新昌。

七月庚子(十七)夜,裘甫被擒。壬寅,被押到越州(今绍兴)。后送到京师,于八月被斩于东市。

 

                  王式的运筹帷幄

王式,晚唐时期名将,太原人,生卒年不详。官至安南都护,浙东观察使、检校工部尚书、武宁节度使、左金吾大将军。

当浙江的告急文书不断送到京城,唐懿宗急了,连忙商量讨伐之策。宰相夏侯孜推荐说:“前安南都护王式,虽儒家子,在安南威服华夷,名闻远近。可任也。”懿宗点头,王式遂被封为浙东观察使,执掌浙东军政大权。

三月辛亥(初一),王式应召入对,经过一番舌战,皇帝同意调拨忠武、义成和淮南三路大军入浙。

四月乙未(十四),王式到达越州,着手干了几件大事。

一是开仓放粮,救济贫困。

二是修将令,整顿吏治。裘甫起义后,越州一带人心惶惶,各谋保命。《资治通鉴》(下称《通鉴》)载:“贼谍入越州,军吏匿而饮之。文武将吏往往潜与贼通,求破城之日免死或全妻、子,或引贼将来降,实窥虚实。城中密谋屏语,贼皆知之。”王式通过明察暗访,下令逮捕、刑罚或诛杀了通敌将吏;严格门禁。未经验证的,不得出入;加强警戒,昼夜巡逻。此后,“贼始不知我所为矣”。

三是建起了骑兵。王式奉旨后,一直想建一支能快速反应的骑兵。来浙江之前,他奏得了龙坡监马200匹,想招募一批精骑善射的吐蕃、回鹘人为骑兵。正愁无处招募时,他在越州户籍库的户籍册里发现了100多名吐蕃、回鹘人。原来这些人是数年前一次战争中的俘虏。战争尚未结束,杀不得,放不了,只好被按置到荒蛮之地的越州,自寻生机。因此,他们的生活十分困难。王式把这些人召集起来,不仅犒劳他们,还给他们家人发放了粮食。他们感激涕淋,“皆泣拜欢呼,愿效力。”王式把他们编为骑兵,交由骑将石宗本带领。

四是调兵遣将,排兵布阵。组织了以宣歙将白琮、浙西将凌茂贞、北来将韩宗正和石宗本的骑兵为东路军,始上虞、经奉化,解象山之围。以义成将白宗建、忠武将游君楚、淮南将万璘和台州唐兴军为南路军。同时,下了严令:“毋争险易,毋焚庐舍,毋杀平民以增首级!平民协从者,募降之。得贼金帛,官无所问。俘获者,皆越人,释之。”

王式仍觉得兵力不足,奏请获准再调来忠武、义成和昭义三路大军。令忠武将张茵率300人驻唐兴,断起义军南出之路;义成将高罗锐领300人和台州守军直扑宁海,攻击裘甫大本营;昭义将xie(“足夹”合并)跌400人和东路军切断通明州之道。

王式犹嫌兵力不足,仰天长叹:“贼无所逃矣!惟黄罕岭可入剡,恨无兵守之”。

王式还做了令人不解的三件事。

当王式下令开仓放粮时,有将领劝他,说:“贼未灭,军食方急,不可散也。”王式甩给他四个字,“非汝所知。”

有将领提出设烽火台,可以了解敌人的远近及人数多少。王式笑面不答。

选择体弱胆少的士兵为侦察兵,给他们配好马,但不准多带兵。众人不理解,也不敢问。

在战争结束的庆功宴上,王式才揭开谜底。

他解释说,起义军用粮食引诱饥饿的人去造反。我们给他们粮食,他们就不会去入伙了。浙江是全国的粮仓,各县没有守兵,有足够的粮食供士兵吃用。

设烽火台的目的是为了救援。如果某一烽火台点燃烽火,就要派兵去救援。这样一来,城内空虚,百姓惊慌,就会不战自乱。

保命是人的本性。如果侦察兵被发现,敌方肯定派出勇兵拦截。强健的侦察兵会自不量力地和他们对打。既延误了时间,也会让敌人摸到我军的情况。体弱胆少者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就会乘着快马飞逃。一旦非战不可,经不起打斗而战死,敌人也就无法知道我军的情况了。

背离常规,出人意料。王式不愧是晚唐的名将。

 

                在宁海的几处大战

五月辛亥(初二),东路军破起义军孙马骑部于宁海。

庚申(十一),南路军大破海游镇(今三门县城),起义军逃入甬溪洞。官军屯驻洞口。戊辰(十九),起义军冲出洞口,战了一场,败走,驻扎南陈馆。

甬溪洞在宁海西南100余里,与天台交界,在今三门高枧西边的山里。

己巳(二十),高罗锐破了起义军别帅刘天平寨。

别帅,即副帅。

刘天平寨的具体位置难以考证,但肯定在宁海。

首先,主帅裘甫原驻扎在海游镇,副帅另外扎营,成犄角之势,便于相互救援。因此,副帅刘天平营寨离海游镇不远。

其次,高罗锐是从台州打过来的,天台有张茵屯守。故刘天平寨不可能在临海,也不可能在天台,更不可能在宁海以北的奉化等地。

再次,刘天平寨是高罗锐在攻破海游的第9天破的。由于此可见,刘天平寨只能在海游的东北部。

至此,官兵与起义军在宁海进行了大小十九次交锋。

高罗锐奉命驻守海口,途中攻克宁海,“收其逃散之民,得七千余人”。 这里的“宁海”和“东路军破贼将孙马骑于宁海”的“宁海”相同。其含义不是宁海全县,而是指宁海的县城。《通鉴》里许多处的写法都是这样。“陷剡县”应该是剡县的县城。如果指全县的话,哪有新昌的三溪江之战?同样,“掠上虞,焚之”,不可能烧了全县,只能烧掉县衙。可见当时的宁海县城经历过两次战争。“逃散之民”应该是起义军的“逃散之兵”。

高罗锐到海口时,望海将云思益和浙西将王克容领水军经海上巡逻,已经到了海口。起义军将领刘从简没有料到云思益水军突然到来,无力抵抗,弃船逃进山里。官军把缴获的十七艘船全部烧毁。

海口在今天西店樟树旁的一个小村。起义军能把十七艘船停泊在海口,充分证明了唐时的海口已是一个不小的码头。

《宁海县交通志》载:“海口驿,宋初建,在县北60里海口的地方。南宋时废。”而西店驿是明洪武十三年(1386)建,比海口驿迟300多年。说明了那时的海口要比西店发达。可惜的是海口村几近堙没,《宁海县地名志》都没有它的名称,只能在该志的古图里找到它的标注。

辛未(二十二),东路军在上大败起义军的孙马骑部,副将王臯投降。

在今双峰上辽岗,《嘉定赤城志》的《宁海县境图》标的就是上

戊寅(二十九),东路军破南陈馆,斩首数千级。为了延缓追兵,起义军把缯帛等物品抛得满路皆是。(足夹)跌下了严令:“敢顾者,斩。”

南陈馆在县城西南六十里。甬溪洞在县西南一百里,故南陈馆应在今天的宁海境内;《通鉴》在“敢顾者,斩”的下一句就是“贼果从黄罕岭遁去”。黄罕岭是王爱岭之误,就是王爱山岗。可见南陈馆在王爱山岗近旁。《交通志》:“桑洲驿,建于宋,原在县西南六十里桑洲”,与南陈馆在西南六十里的方位和里程相同。故南陈馆在今桑洲一带。

上面列举的都是王式指挥的官兵和起义军之间的战争。实际上,宁海民间还与起义军打了几仗,但都发生在上述大规模战争的前与后。

当时的宁海县令是王爱山陈氏第十一代孙陈仲翁。裘甫起事于象山,经宁海,去天台时,陈仲翁意识到战争是不可避免了。在诸县无守兵的情况下,他动员了族人,招募了一些有识之士,组成了官兵,随时准备抗衡。咸通元年三月,起义军进入宁海,陈仲翁领兵抵抗,节节败退。最后在三门上叶一战中,陈仲翁命丧疆场。

陈仲翁死后,他的侄子陈军七和陈军八带着剩下的120位官兵退到王爱山岗,驻扎在一座山上。后人称该山为百廿官兵山。

裘甫兵败,从黄罕岭退回新昌时,陈军七率这120位官兵在老鼠横沿设伏,与起义军大战了一场。故有了战山这个地名。

南陈馆之战发生的五月(小)二十九日,裘甫六月初五第二次回到新昌,而战山地处桑洲经王爱山岗去新昌的三分之一距离。由于此推断,战山之战应发生在六月初一至初四这四天里,最大的可能是初二。

 

                宁海是主战场

在裘甫起义的过程中,新昌是他的根据地,宁海是他的大本营。

裘甫之所以选新昌为根据地是因为新昌是他的老家,群众基础好,选宁海为大本营是因为宁海西通天台山,东临大海,水陆兼备,进退可据。这是象山和新昌所无法具备的条件。可见裘甫是一个很有战略眼光的人。

在镇压和反镇压战争中,宁海是主战场。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地域、时间、史料、战争规模及结果诸方面分析,也可以通过与新昌比较来找出论据。

在宁海境域内,这场战争北自海口,南至甬溪洞,战线长达160多里,西至与新昌新接壤的上疁岗。除了宁海东的历洋和长街以外,其它地方都被战争波及到了。

战争是从咸通元年三月癸酉(二十)后几天开始,一直延续到六月甲申(初五),时间长达76天,还不算裘甫在象山起事后,奔天台而经过宁海的时间。

裘甫是在正月乙丑(十四)打下剡县,三月己巳(十九)出现在上虞,其间65天。在这65天里,除了攻剡县县城和三溪江之战外,他的大部份时间在“开府库、募壮士”、整编军队、“自称天下都知兵马使”、改元、铸印、“大聚钱粮,购良工,治器械”诸事,战事很少。六月甲申(初五)重回新昌,庚子(十七)被擒,待了12天。两者相加,共77天。

而在宁海的76天,几乎都在打仗,尤其是五月辛亥开始到六月甲申这一个多月里,没有一天不在打仗。

《通鉴》用了2917字记叙了裘甫起义的全过程。内中与新昌有关的史料只有271字,而写宁海的却有432字。写到宁海具体地方的有宁海、海口、上疁、海游、甬溪洞、南陈馆和黄罕岭七处,还有刘天平寨也在宁海,而新昌只有三溪江、沃州寨和新昌寨三处地名。

裘甫起义的声势大震主要是三溪之战,大败官兵。除此以外,起义军与官兵在新昌虽有大小83战,但都无具体的战争规模。在宁海,写到了“破贼将孙马骑于宁海”、“高罗锐克宁海”、“大破贼于海游镇”、“袭贼别帅刘天平寨”、“得其船十七,尽焚之”、“破贼孙马骑于上村,贼将王皋惧,请降”和“大破甫于南陈馆”等等。《通鉴》写宁海的要比写新昌的多得多,具体得多。

从结果来看,裘甫的败就败在宁海。裘甫在新昌已有三万兵丁。他亲自带一万余人经上虞入宁海的。在高罗锐攻克宁海后,收到逃散的起义军士兵就达7000余人。以战争死伤的情况而言,仅南陈馆一战,被“斩首数千级”,如果再加上伤残和被俘的,从甬溪洞带出的万余人几乎是全军覆没。如果再加上其它战斗中的死伤,起义军在宁海损失恐怕要接近二万人。尽管起义军的兵源有过补充,但都是未经训练的新兵。故《通鉴》用了“贼果自黄罕岭遁去”的“遁”字。“诸军失甫,不知所在”更说明了回到新昌时,裘甫所带的兵已经很少很少了。

从上面的史料和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宁海就是唐朝统治阶级与起义军之间镇压和反镇压的主战场。

裘甫起义的时间不到七个月,最多200天,在宁海逗留了76天,战争波及到宁海四分之三的辖地,大小战斗近30次。这是宁海有史以来时间最长,波及面最广,战斗次数最多的最大规模的战争。

相关链接

陈彬:宁海史上最大规模的战争 

分享至